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社論》崇蔣、去蔣與社會和解

2018-03-10 06:00

二二八當天,獨派青年潑漆慈湖蔣氏靈柩。為此,統促黨成員企圖闖入蔡總統父親墓園,但被警方攔阻。接著,立法院旁的「公投護台灣聯盟」攤位,遭到「藍色力量」破壞並朝內潑漆。之後,又發生統促黨成員因日本驅離違規在先的台灣漁船,到日本台灣交流協會潑漆。昨天,獨派社團舉辦記者會,統派團體成員又前往鬧場並噴灑液體。一連串的激進行為,為刻正進行的轉型正義投下陰影。台灣的當務之急,乃是內部和解、團結對外。朝野都有責任,各自冷卻少數支持者的激情,切莫鼓勵類似的激烈挑釁,以撈取政治資本。

老實說,蔣氏陵寢、中正紀念堂、蔣氏銅像等符號之爭,已經搞到正反雙方都進退維谷。黨國遺緒,至今崇拜蔣氏,有的是出自政治人物的意識形態,有的是博取支持者的情感投射。而崇蔣行為,尤其是為其二二八屠殺責任護短,對內或可相濡以沫,對外卻往往引起更多的不滿。國民黨由一黨獨大,淪落到今天的完全在野,支持板塊一塊接一塊崩落,跟台灣社會崇蔣、去蔣的消長不無關係。從二○一四到二○一六,匯聚到現在的轉型正義,已然成為黨國遺緒不得不面對的問題。

民進黨推動轉型正義,即使已經完全執政,仍有其困難。許多改革議題,最後總是會連結到政治象徵符號,於是歷史的、現實的問題糾纏不清。上次阿扁執政的正名運動,徒增朝野對立的情緒,任期結束,大部分恢復原狀。或許,當年可以歸咎朝小野大的因素,但目前民進黨完全執政了,同樣的問題依舊是投鼠忌器。可見,圍繞兩蔣的政治象徵符號,可能不是政黨輪替就可以乾淨俐落解決得了。二二八潑漆事件,從中央到桃園市語帶保留的反應,都足以看出,拆解這個政治象徵符號,不是激進主張者所想的那麼簡單。

蔣氏陵寢、中正紀念堂、蔣氏銅像等符號之爭,已經搞到正反雙方都進退維谷。黨國遺緒,至今崇拜蔣氏,有的是出自政治人物的意識形態,有的是博取支持者的情感投射。(記者李容萍攝)

值得樂觀的是,隨著台灣的民主深化,正反雙方的激進派,都呈現萎縮而非擴張的趨勢。二二八潑漆事件,連蔣氏後代也相當自制,恰好反襯激進派的浮躁,也是一個值得注意的指標。著眼於尋求台灣共識,不同立場的政治人物更應以身作則,合力拆解困擾了台灣七十年的不定時炸彈,讓兩蔣早日入土為安,以維護起碼的尊嚴,至於功過則交給真相來評斷。真正崇蔣的人,尤其應該讓他們恢復人的身分,停止造神運動遺留下來的儀式,這樣也才能讓更多人願意以「犯錯是人性」的視角,設身處地衡量兩蔣究竟犯了甚麼性質的錯?以及,他們還有哪些瑕不掩瑜的事蹟?

平心而論,慈湖的兩蔣文化園區,收納各地的「黨國公仔」,不失為一個妥協性的做法。尤其是,其中來自高雄市文化中心的最大蔣氏塑像的解構主義展演,把主題公園的暗黑恐怖化為雲淡風輕,引人自然省思苦難年代的傷痕與再生。不過,蔣氏靈柩、中正紀念堂等黨國遺址,如果暫時無法決定存廢遷移,為了避免淪為意識形態的角力場,至少可以先行封存、不對外開放,讓社會爭議獲得冷卻的空間,對家屬也不失慎終追遠的肅穆。從長計議,則不妨成立跨黨派特別小組溝通協調。換言之,轉型正義不妨先設一個緩衝區,讓兩個極端以解決而不是製造問題的方式釋放能量,否則,崇蔣者定期行最敬禮,要不刺激去蔣者也難,反之亦然。

「轉型正義不應該窄化為去蔣」,言之固然不無道理,但也不能忽視另一個面向:崇蔣與去蔣,已經成為作用與反作用力的關係,必須「崇」與「去」同時煞住,惡性循環才能停止。現在,正反雙方的激進派都日益邊緣化了,朝野更有機會在主流共識下拆解引信。特別是,蔣氏第四代更貼近民間,如果站上新的認識高度促進社會和解,對蔣氏家族與台灣社會都是負債變資本。一九九三,蔣氏第三代章孝慈以校長身分,在東吳大學內舉辦「二二八追思音樂會」,改變了許多人對蔣氏家族的刻板印象。四分之一個世紀過去,兩蔣尚未蓋棺論定,但就社會和解而言,蔣氏後代仍不能缺席。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228 社論 轉型正義 去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