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自由共和國》唐聖捷/如果連公平公正都沒有的話,要台灣的選手期待什麼?

2018-03-05 06:00

唐聖捷/退役游泳選手

我是唐聖捷,是個游泳國手。我跟許多台灣頂尖的運動選手一樣,在很小的時候,因為某些因緣際會下接觸到這些運動項目,進而踏上了運動員之路。我在三歲就被丟下水,五歲的時候就學會四個泳姿,幼兒園大班的時候就參加了第一場游泳比賽,當時我報名了三個項目,結果都因為游太慢而被罰錢,一個項目是三百元,所以我人生中第一個游泳比賽就繳了九百元的罰金。當時我只有五歲,覺得比賽被罰錢好難過。我媽當時只告訴我,以後游快一點,就不用多付錢了。後來,成為頂尖選手後,我才漸漸體悟到,我們要鼓勵選手都來不及了,為什麼還用罰款讓剛有心參與的小朋友受挫,大大減少小朋友對游泳的熱情。

日前唐聖捷參選泳協的文宣。(翻攝自泳敢唐聖捷臉書)

小學三年級加入體育班,正式開始了正規游泳選手的訓練生活。清晨和下午,一天兩場的練習,還有陸上體能訓練,全年無休,當然我們還必須兼顧學業。在選手生涯的過程裡,我代表過台灣出戰亞運、世界盃、亞洲盃等許多國際賽事,原本以為可以再更往上一階,站上所有運動員夢想的最高殿堂—奧運。以我當時的成績和表現:十六歲入選杜哈亞運國家代表隊、全國紀錄保持人、台灣第一位四百尺自由式游進四分鐘內的選手,沒人會懷疑我不能參加二○○八年的北京奧運。可惜,因為一場泳協輕忽、低級的疏失,毀了我的奧運夢。

在前一年的亞洲分齡游泳錦標賽,我拿到三面金牌、三破大會紀錄。賽後亞洲泳協對我的藥檢報告提出疑慮,但我在合法申訴期間完全沒有收到任何通知,唯一一次來自台灣泳協的通知,就是直接被亞洲泳協裁定我禁賽,因為他們一直沒有收到來自台灣有關我藥檢的回覆說明。我天生睪固酮偏高,第一次藥檢若有誤判,第二次檢驗都可以釐清疑問。這對我的選手生涯造成致命的傷害,我人生中最大的夢想,奧運夢,就這樣破滅了。最後也沒有任何正式公文,告知我這次事件的始末,不到半年時間,我又恢復可以比賽的選手身分。泳協和泳界好像沒發生這件事,我就這樣被貼上這個莫須有的罪名,連累我的家人、教練、隊友、同學,最後就這樣帶著遺憾結束我的選手生涯。

雖然我已經退役,但我的心還是沒有離開,一直掛念台灣游泳的動向和發展。其實,泳界大家都知道泳壇存在許多問題,但是,選手不敢發聲,教練跟家長只能私下不斷抱怨。選訓制度不公平、不公開、不透明,有些選手選上國家隊,不是靠成績,而是靠跟協會關係良好…,我以前還是選手的時候,這些選訓問題就已存在,到現在都沒改變,去年才會爆出丁妹「世大運為何沒有我」的選訓黑箱事件。為何大家長久都敢怒不敢言,只因為我們都太愛游泳了,一旦站出來就會被貼標籤,可能就無法再游泳了,所以,大家都一直忍著、撐著,這樣的痛苦,外界很難想像吧?

現在想想,我算是很幸運,在藥檢事件前,我算這個畸形制度下的倖存者,可以游出代表性的成績,經常代表台灣出國比賽,真的是很幸運。去年我以游泳選手的身分加入了「體育改革聯會」,投入體育改革。過程中,泳協過去長期被家族把持等許多令人瞠目結舌的問題一一被報導出來,令外界終於看到泳協長期無法無天的做事方式。在這些問題曝光後,沒人會懷疑泳協是不需要被改革的。去年八月卅一日,台北世大運風光落幕之際,國體法終於修法通過,各單項協會依法進行改選,沒想到全民期盼的體育改革,卻變成一個失控集體舞弊的改革。

法是通過了,卻也還是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所制定的規範,還是跟不上那些邪惡狡猾的旁門左道。所有協會改選的選務和遊戲規則,竟然還是被協會一手操控。

退役游泳選手唐聖捷。(翻攝自泳敢唐聖捷臉書)

泳協可以無視理監事會的存在、強行通過他們的決議、可以隨意更改繳費時間的公告、可以無故剔除有心改革的舊會員、分工蒐集身分證、讓從來不知道自己有報名的人成為會員…,用各種方式,只為了讓他們可以繼續掌握這些權力。看見協會舊勢力還是利用各種手段、破壞改革的初衷,實在是真的讓人心寒。選手真正在意的公平公正,他們毫不在意。可是,手無寸鐵、毫無對等權力的選手能做什麼?只能繼續低聲下氣地忍耐著。

都已經是二○一八年了,民主的台灣,居然還有這種黑箱作業的選舉,大量個資重複、錯誤離譜的人頭會員,而且是正在進行著,之前大家預測協會舊勢力,在改選時可能出現的奧步黑箱,果然都一一上演。

台灣的運動選手,從小就被教育要聽前輩、教練的話,被教育要乖乖服從,才能進步,也願意犧牲自己的童年、犧牲學生時光,犧牲青春、犧牲與家人相處的時間、賭上自己的未來,就只是為了在短暫的選手生涯裡可以有更好的成績、為了拚一個在國際上替台灣發光發熱的機會。台灣有天分肯努力值得栽培的游泳選手不少,但是,台灣卻浪費了他們的青春,台灣的游泳成績絕不止於目前情況,連新加坡、香港的游泳成績都已經超越台灣,台灣已經輸掉太多了。

不只游泳項目,台灣還有非常多有潛力的選手,我們只是卑微地企盼,有一個公平公正公開的制度,可以真正的幫助到選手進步,幫助選手發光發熱。單項協會不應該是選手懼怕的對象、不應該是阿諛諂媚的對象、不應該是扯選手後腿的對象,應該是當選手最堅固的靠山,讓選手無憂無慮地拚出更好的成績。

選手們對比賽最基本的認知,就是要一個公平、公正,如果連公平公正都做不到的話,台灣的選手還能期待什麼?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自由共和國 唐聖捷 體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