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言論

社論》「一個中國沒有實現的自己」

2017-12-02 06:00
一度是「老外網紅」的德國人雷克,在中國因故遭禁造訪台灣後表示:「我看到了一個中國沒有實現的自己。」(取自雷克個人臉書)一度是「老外網紅」的德國人雷克,在中國因故遭禁造訪台灣後表示:「我看到了一個中國沒有實現的自己。」(取自雷克個人臉書)

一度是「老外網紅」的德國人雷克,在中國因故遭禁造訪台灣後表示:「我看到了一個中國沒有實現的自己。」他自言對中國有種恨鐵不成鋼的感情,但那個國家最近越來越奇怪。這是一個西方人深入體驗中國的感慨。另一方面,西方主流媒體則以報導、專論烘托「中國贏了」、「強國崛起」、「醒來的巨人」,連中國都有人提醒不要掉入捧殺的陷阱。

其實,中國的掌權者,至今仍對中國崛起缺乏自信,總將自己急於秀肌肉之舉引起其他國家的預防性因應,視為反華勢力的先發制人。如此倒果為因,最典型的是南海,北京不理周邊國家的主權聲索,填海造陸、化礁為島、軍事進駐,從而引起美國為主國家以行動維護公海航行自由,而這樣的再平衡卻招致北京作賊喊捉賊的高調抨擊。對日本,對台灣,亦復如是。影響所及,從「重返亞洲」到「自由印太」,新一波的圍堵中國,竟成了北京惡夢的自我實現。至於,中國高層權力鬥爭,黨政軍商要人被自殺、被認罪時有所聞,不計代價維穩到清除低端人口,無不印證中國掌權者在內部也因缺乏自信而過度防衛。

以往有一種論述,民主台灣與專制中國是制度之爭。而兩岸關係與全球化發展,越來越凸顯其本質是征服者與被征服的較勁。台灣主權不屬於中國,這個事實與法理成了次要因素,主要因素轉為中國擁有經濟與軍事的優勢,它想隨自己的意志去定義歷史、想像未來,包括東海、台灣海峽、南海、西太平洋、印度洋等,都是帝國的最新想像空間。而這種新天朝觀,正對國際秩序帶來嚴厲挑戰。帝國心態,對外不講王道,對內只講霸道。以故,中國崛起,首先要付出代價的不是別人,而是中國人;首先要受害的國家不是別國,而是中國。於是,所謂的中國夢,如果是值得世人尊敬羨慕的願景,那個夢永遠無法在中國實現。會被實現的中國夢,只可能是一場惡夢,一如中國封建王朝不斷自噬的歷史規律。

中國掌權者對國家的終極藍圖為何,外人不得而知。但對於軍艦軍機繞台擾台,連日本也已高度警戒,中國則是一副為惡不怕人知,揚言沒有什麼鎖鏈能鎖住中國。在這方面,北京似乎又表現出另一種極端,那就是過度放縱自信,一如北韓的金氏政權。毛澤東時代,一窮二白,搞人海戰術;現在時來運轉,搞錢海戰術。而這種表面優勢,一旦經濟形勢逆轉,便可能快速歸零,不能當作不變的國力。就像中國的科技與貿易,與外界是相互倚賴關係,一旦投資退潮、貿易戰爭,中國的市場與工廠還有多大威力?中國強,其實是有制約因素的。

偏偏中國有一種冒進思想,認為別的不行,但至少可以吃定台灣。殊不知,台灣對於美國、日本戰略利益不可或缺,中國的武嚇到最後都還需自我節制,不是因為忌憚台灣的民主自由人權,而是美日相關國家的必然干預,這是利益與命運共同體關係的體現。一如台灣首度總統直選的台海危機,隨時會有國際力量提醒北京,中國夢的夢境邊緣最遠在哪裡。話說回來,國家是由人民組成的,國家來自人性,必須有足夠的內在合理性,才能夠國運昌隆,中國人也絕非天生的奴才。許多中國人已從小康走向富裕,但一黨專政隨時可能讓一切化為烏有。雷克遭禁之後,在中國「好像從未存在」,便是一例。對照世界文明已經進步到人權、動物權、環境權,勢必會有越來越多的中國人體認到,中國夢不是統治集團壟斷利益的同義詞。

現代中國,從辛亥革命到國共內戰到今日的崛起,一直還沒有找到中國人心目中理想的國家。可怕的是,倒了一個黨國,又來了一個黨國,而且,新的黨國對政權的獨佔、對人民的專政,早已使這個國家失去正常的矯正機制。中國在全球化機遇下的繁榮,多數人享受到的往往是認分當黨國臣民的幸福,民運、維權、上訪等有礙和諧社會觀瞻之舉,隨時會受到雷霆萬鈞的國家暴力伺候。如今,世界正面臨一個這樣的中國:如果它繼續霸權崛起,對國際和平發展不利;如果它出現政治經濟混亂,對全球市場也有負面衝擊。西方國家對中國的愛憎情結,刻劃出這個國家是何等的一個「難題」。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