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星期專論》 古典也是一種力!

2017-10-01 06:00

◎南方朔

近代政治理論家,在評論和分析國家的綜合實力時,都會用「硬實力」和「軟實力」做為分析的重要指標。「硬實力」是指各國的軍力,「軟實力」則是指各國的學術力、文化力,特別是指它在大眾消費上的力量。

伊莉莎白一世 古典力經典

但近年來由於分析概念的深化,已出現另一種「力」,那就是所謂的「古典力」。它是指每個國家也是個文化體,它在過去都有很多奇才異能之士,在哲學和文化藝術學,以及政治思想上寫過許多經典著作。這些經典的總合就是「古典力」,而當人們談到「古典力」,就都會想到英國古代的聖君伊莉莎白一世的傑出表現。

伊莉莎白一世乃是英王亨利八世及王妃安妮.波林(Anne Boleyn)的獨生女,但後來波林被處死,因此伊莉莎白一世曾被認為是不合法的女兒,幼年時一度被關進倫敦塔監獄,幸而死裡逃生,因為身世坎坷,所以伊莉莎白一世從小就非常好學,熟讀拉丁文及羅馬經典。到了後來她的同父異母弟妹都已做了王並早逝,她才出而為王,她加冕時已廿六歲,但她終身未婚,身體健康,女王做了四十四年一二七天。

伊莉莎白一世加冕時已廿六歲,但她終身未婚,身體健康,女王做了四十四年一二七天。(維基共享)

伊莉莎白一世由於古典學造詣非凡,十六世紀時羅馬帝國雖已消失,但拉丁文的影響仍在,英國的劍橋大學古典系乃是學術重鎮,伊莉莎白一世的老師就是劍橋大學古典學的著名學者羅傑.艾斯強(Roger Ascham),她和老師每天都用法文、義大利文、希臘文及拉丁文交談,所以她登基後外交上都可以直接與外國代表交談,她一生中有許多黃金演說,都是用拉丁文說的,劍橋的古典學家都是當然聽眾。到了老年她甚至還能親自動筆翻譯了羅馬哲學家波愛修斯(Boethius)的經典著作《哲學的慰藉》(The Consolation of philosophy)。伊莉莎白一世任內的文治武功都世界一流!

(一)由於她對希羅的古典教養極深,所以她任內,推動英國的文藝復興,她當政時,英國一流等級的詩人賢臣極多,例如英國古代文學史的重要詩人菲利普.希德尼(Philip Sidney)、瓦特.拉雷(Walter Raleigh)都是重要的詩臣;重要詩人戲劇家班強森(Ben Johnson),以及莎士比亞等都前後相望,開創了重要莎士比亞時代。英國的戲劇和古希臘的悲喜劇,都是將戲劇拉高到了人性哲學的層次,今天世界上的許多通俗文化都不可能望其項背。

女王用知識治國 知己知彼

(二)由於伊莉莎白一世創造了「古典力」的成功樣板,所以縱使到了今日,像英國的牛津劍橋、美國的哈佛普林斯頓等頂級學府,古典科系都還有泰山北斗的地位,許多人文社會科系到了現在還必須攻讀拉丁文,始能去讀古代的經典。近代英國史,十八世紀的改革政治家庇特(William Pitt)父子兩代,都是古典教養極深的才智之士,尤其是小庇特從小就進了劍橋大學攻讀古典學,所以他的施政極有教養和水準;再例如美國在開國元勳那一代,富蘭克林從小就離家創業,他的學問全是自學,他曾經開過出版社,就出了許多羅馬經典,至於美國第二任總統亞當斯,更是個古典世家,他是全世界第一個提出「文化立國」的元首,美國白宮前那一大塊史密斯松尼文化博物館專區,就是亞當斯家族出力最多。亞當斯家族在開國初期接連出了兩任總統。

由於伊莉莎白一世創造了「古典力」的成功樣板,所以縱使到了今日,像英國的牛津劍橋、美國的哈佛普林斯頓等頂級學府,古典科系都還有泰山北斗的地位。(維基共享)

(三)伊莉莎白一世由於生平坎坷而專心求學,所以她和劍橋大學的老師相熟,她的劍橋古典學老師有個朋友是約翰迪(John Dee),約翰迪也是劍橋老師,專長天文學、占星學,也研究煉金術及數學,所以伊莉莎白一世對科學也不陌生,由於當時英國和西班牙、法國關係緊張,必須隨時掌握外國動向,所以伊莉莎白一世就找了約翰迪幫她收集外國情報,因為伊莉莎白一世對於學術界相當熟悉,劍橋的學者去外國可以很容易活動,見到各國政要,所以約翰迪乃是歷史上第一個高等間諜,約翰迪有情報要回傳,他都用「○○七」為代號,伊莉莎白一世精通古典,所以熟悉知識,並用知識治國,通古典,進而通現在,伊莉莎白一世所以功業彪炳,她真的把古典力發揮到極限。

說話像話 對罵用字見功夫

在十六世紀時,羅馬帝國已經結束,拉丁文也沒有再說,而且拉丁文與英國無關,廢了拉丁文其實並沒有後遺症,但伊莉莎白一世卻仍研究希臘文及拉丁文,古代社會有好人及壞人,但她相信古代的秀異人士所留下的經典是有大用的,古代的經典會呼喚出後代的智慧,所以伊莉莎白一世女王遂用古典治國,她的潛力在古典中發揮,靠著這些古典力,她真的替英國創造出了不一樣的英國。她沒有把當時的俗英文極大化,而是用希臘文及拉丁文當作母體,去豐富當時的俗英文,在她的努力下,古英文被豐富化。希臘文、拉丁文、古英文共同創造出更好的語文。前幾年美國西雅圖華盛頓大學語言學教授珊德拉.希爾伯斯坦(Sandra Silberstein)寫了一本《戰爭的語言:語言、政治及九一一》,珊德拉在書中指出,以前的美國總統說話就像話,但九一一後美國總統的語言加速敗壞,粗話狠話甚至下流的話不斷,美國前副總統錢尼甚至Fuck這個髒字眼也奪口而出,最近幾個月,川普和金正恩對罵,川普都是白話文的粗話及狠話,但最近金正恩卻發表了英文聲明,金正恩用的是十三世紀的古英文「老番癲」(dotard),我敢肯定川普不學無術,看到dotard這個字,一定要去查字典,dotard這個古英文,已使川普丟臉。金正恩用文言文罵川普,這個金三胖真不簡單!

川普和金正恩對罵,川普都是白話文的粗話及狠話,但最近金正恩卻用了十三世紀的古英文「老番癲」(dotard)回罵,金三胖真不簡單!(歐新社)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