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金恒煒專欄》拿年輕的血澆灌僵死的中國魂

2017-09-12 06:00

文言文已是死文字了,而且死透透活不過來了;既沒有人寫,又沒有人用,更沒有人讀,不然坊間為什麼要出版各種各類經史子集的白話譯本?其實這些白話譯本不見得可靠。胡適稱讚他的學生傅斯年文言文比他讀得多、讀得好,但是傅斯年早說:經典是不能讀的!他說教師拿自己半懂不懂的東西教學生,又不能實話實說「不懂」或「尚無人真正懂得」,自欺欺人或亂作解釋,豈不是形同以學校為行詐的練習所。

文言文不是不能學,但那是專家之學;學了一家,皓首能不能懂?還未可知。更何況《左傳》專家不見得懂《尚書》,老子、莊子等的子學專家不見得懂《尚書》、《禮記》等經學,甚至唐詩、宋詞,也不是一學就通。中學生再多讀十篇、二十篇甚至百篇文言文,連古漢文的門檻都不一定跨得過去。支持文言文的七位中研院院士,敢捫心自問自己懂多少文言文?

問題是,明明死文字,「教團」為何非要力推不可?最赤裸裸的表白,出於中山女中某位退休老師毫不掩飾的話:「少了文言文就不是中華民族!」另一位學生家長更直白:「學生文言文能力一代不如一代,如何宣揚中華文化!」而忝列中研院院士的曾永義也表示,文言文是「民族文化」的基石。另一位院士王德威則認為,反文言文的是意識形態作祟;更叫人拍案的話是下面一段,他認為一旦文言文比例下降,就會造成中產階級家長把子女往補習班送,使非菁英家庭學生無力競爭而受害。那麼解決階級不平等的最好辦法,不就是取消文言文!把階級問題張冠李戴地亂比一番,用文言文說:「不知其可也。」

中國國民黨新任主席吳敦義──據說是學歷史的──舉出一○七字的《禮記》禮運大同篇做為文言優越的證明;不過,另一位國民黨黨人黃大洲則說是一○八字。區區幾字,兩人都有出入,還敢多嘴?好罷,約兩千年前的一○七字好懂,那麼不到百年的十四個字,請吳敦義解一解。上古史學家夏曾佑送梁啟超的詩中有兩句:「帝殺黑龍才士隱,書飛赤鳥太平遲。」比白話文簡潔、好懂?連魯迅都不解。

文白之爭,白話文全勝,一九二○年代勝負就判定了。不過,過去是語文之爭,最多涉及文化霸權;今天不止,還更上層樓,擔負起中華文化存亡的責任。說得更直接一點,就是用年輕人的青春之血澆灌僵死的中國幽魂。誰意識形態?誰為學生?可憐的是,中華文化竟要靠欺壓中學生來救!老實說,死定了。

文言派大勝,是利用課審制度的漏洞,把中學生往死裡打。立委管碧玲認定是違法議決,不但弱化決議的正當性,也傷害了民進黨的執政價值。那麼不只行政院長賴清德要出面處置,立法院更不能坐視。

(作者金恒煒為政治評論者;http://wenichin.blogspot.tw/)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