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自由廣場》潘文忠這個文言文部長

2017-09-12 06:00

◎ 王伯仁

十二年國教普通高中國語文領域課綱文白比例,經過冗長爭議,最後通過「研修小組」草案,文言文比例調整為四十五至五十五%,其他四案再調降修正案盡墨。但據在場課綱委員表示,明明現場贊同再調低的意見占絕大多數,表決結果卻是維持研修小組的修正案,不做變動。老實說,這是賴清德接閣揆以來,第一件事關重大而被「洗臉」的事。

現場絕大多數人贊同再降低文言文比例,結果卻紋風不動?仔細探究,居然是中了類似「鳥籠公投法」或過去「選罷法」相關的「陷阱」,那就是「不表示意見就等於反對」,公投法不去投票即反對公投命題,選罷法之罷免案不去投票,等於反對罷免。日昨課綱大會採「絕對多數」決,再降低文言文比例需在場過半數同意才能通過,否則即否決,通通否決後,卻維持研修小組的修正案,不必表決,成為「霸王案」而決定。

但如再針對研修小組的修正案「表決」或「反表決」呢?也不見得通過,問題就在主持大會的教育部長潘文忠的「議事技巧」,他顯然有意維護研修小組的修正草案,所以「護航」霸王修正案過關;其二,教育部相關代表在表決時多「棄權」,等同代表教育部長的「意向」傾向中立,而中立即表示反對文言文再降低,所以造成日昨結論。

文白之爭,暴露保守反動思想的根深蒂固,潘文忠不察,怎麼領導教育改革現代化?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 紀安秀

教育部十日召開課程審議會,教育部長潘文忠致詞時呼籲與會代表回歸專業、審慎思考、結成共識,最後決議「高中國文文言比例訂為四十五至五十五%」,與國家教育研究院課程研究發展會草案一致。許多高中教師給予肯定,認為對現階段教學干擾最小、活化教學相較文白比例更重要,媒體則報導「文言文派大獲全勝」。

國語文應該承先啟後、繼往開來,兼顧白話文及文言文學習,當然有其必要,但文言文早已不符合現代化的文學表現,更非社會上通用的語言表達模式,實在不宜與白話文等同比例。文言文比例占半數,顯然違反「比例」原則,亦缺乏實質的公平正義。

其次,國語文教師雖強調活化教學,但仍脫離不了用白話文解釋文言文的窠臼,若是如此,何不與時俱進增加現代文學的教學,同樣可以達到文言文所欲表述的意涵,配合生活實用性,也不至於只為了應付考試。

課審會成員的專業,有無偏袒之虞,應該也有疑義,因為輿論及學生針對文白的攻防相當激烈,如果沒有學生與會或大規模調查學生的意見,就讓學生派大輸,恐非教育之福。

(作者為家管)

◎ 曾家珍

課審會通過調為四十五至五十五%,十二年國教普通高中國語文領域課綱文白比例需否大降,引發爭議,支持與反對學者爭論戰火不休。其實,學生頭痛文言文的是,將來大學指考國文的成績,會影響人生前途;如果把學校的教學與指考分開考慮,在學校授予全貌文白比例的國文教育,而指考時命題則降低文言文比例,或依科系別而有不同國文試卷,文科系組文言文比例高一些、理科系組文言文比例少一些,則可兼顧學生學習與實用問題。

(作者為藥師)

◎ 高泉益

減少古文比例已是社會共識,但教育部召開的會議,竟作成維持原比例的決議,令人覺得不可思議。這個重大的語文教學政策,就由這幾個人決定,是否恰當?

我們的教育界顯然還是食古不化,才會拘泥於古文教學。討論事情往往必須先從定義開始,若不先限定語文教學的目的,就會天馬行空,得不到具體而有效的結論。

只要我們環顧周遭環境,就會發現,在語文的表達能力上,問題很大。比如說,我們的警察在案件發生後,面對媒體鏡頭,普遍都詞不達意,不能簡明扼要陳述,能在公開場合流暢表達的人很少,面對這種現象,我們還能墨守成規,對語文的教學不思改進嗎?

語文的教學可以分成兩個層面,一個是公的層面,一個是私的層面。所謂公的層面就是國民表達能力的培養或訓練,這是國家教學的目的與責任;而私的層面,就是指個人的文學修養,要達到什麼程度,是個人的事。

如果事先能定義語文教學的目的及政府教育政策的宗旨,再來規劃教學的內容,相信會比較實際。政黨輪替後的教育部,應在教育政策上有新的思維。

(作者為台北市民)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