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自由廣場》北一女的第八節課

2017-09-08 06:00

◎ 陳志遠

升學壓力造成許多扭曲,這其中相當普遍的狀況,就是強迫學生上第八節課(正式名稱是課業輔導)。

認為孩子非上第八節課不可的人,通常有一種幻想,就是學習要被監督著,而且壓力是必需的。這些人通常同時還有另外一個幻想:能考上北一女的孩子最自動自發,唯獨這樣的孩子不需要強迫與監督。

這樣說起來,至少北一女的孩子總能自由選擇要不要參加第八節課了吧?
至少北一女的孩子總能自由選擇要不要參加第八節課了吧?(資料照,記者梁珮綺攝)

那我來講第一個事實:北一女剛結束不久的暑期課業輔導,內容有排入新進度,且不只一位老師,也不只一個班級。那些新進度被排在暑期輔導進度表上,大家都在上新進度。

看到這裡,或許有人會覺得,明明說要講強迫上第八節課,為什麼又談到上新進度?那是因為,上新進度也是強迫的手段之一。顯然,大多數孩子會因害怕跟不上進度而去上課。

孩子想要跟上進度的進取心,難道不是好事嗎?孩子對學習有動力,當然是好事。但是,孩子有在正常上課時間,學習到這些進度的受教育權,以及孩子可以選擇要不要參加第八節課的自由權,這兩個權利是同時存在的。既然兩者都存在,學校自然逼孩子要選擇拋棄其中一個權利。

但這畢竟是暑假的事情,那平常上課總該正常一點吧?

我來講第二個事實:北一女新學期第一天發的課業輔導通知書,連不同意參加第八節課的選項都不給,而且發通知書的當天就開始上第八節課,完全沒有要讓孩子選擇的意思。

孩子要不要參加課業輔導的自由權,從中央的教育部到地方的教育局處,都有訂下白紙黑字的規定。即使有明文規定,北一女尚且都這樣逼小孩,那其他眾多學校的狀況,大家可想而知。實際上,在升學的大旗之下,孩子的權利,確實是被許多學校視如草芥的。

如果是草芥倒還好,至少不會無聊到為了要草長高,每一株都死命地往上拉。如果揠苗助長是個可笑的行為,那為什麼學校們寧可違反法規,還要把壓力放在每一個孩子身上?

強迫孩子參加課輔,是由升學壓力造成的一種「教學不正常」。這樣的事情每年都被提,但每年又發生,確實可以看出,其實還是要考試的「免試入學」,以及因此持續著的「考試領導教學」仍是諸多亂象的主因,而這些政府不願意真正面對的諸多亂象,每一項都足以把孩子壓得喘不過氣。

最慘的是,即使這些亂象人人都知道,但校長不管,教育局只會函詢學校,教育部只會發文宣導。如果事情要繼續這樣進行,那我們要怎麼還給孩子一個正常的學校?

(作者為教育工作者)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北一女 自由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