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星期專論》性幻想犯罪的失控!

2017-08-06 06:00

◎南方朔

在古希臘神話裡,有個美少年納希索斯(Narcissus),他長得極美,甚至自己都以為是仙女下凡塵,因此他遂愛上自己在水中的投影,最後他死了,人們只看到水中的一束水仙花。從他的名字裡,就產生了「自戀主義」(Narcissism)這個抽象名詞,用來指人對自己身體迷戀至極這種病態現象。

古希臘神話裡的美少年納希索斯(Narcissus)(右)。(維基共享)

一九七九年,美國近代思想史及文化史家克里斯多福拉薛(Christopher Lasch)出版了一本《自戀主義文化》,這是本綜合的文化批判著作,出版後即受到英美學術界高度的評價,認為它以一種令人震驚的方式讓人們看到了當今腐朽頹敗的文化走勢。該書指出一九六○年代,西方的個人主義激烈的上升,人們追求生活世界的解放,它最初尚有一定的進步性,女性也追求智性力量的理想,所以「性別解放」或「性解放」仍有相當的進步性,那個時代,諸如哈佛大學或柏克萊加州大學,女生們都追求智力的成就,而不追求身體之美,所以人們的口頭禪遂有「哈佛無美女」、「柏克萊皆醜女」這種說法。但接下來的社會發展,卻是個人主義愈走愈偏,而世俗的商業主義卻加速發展,佔領了所有的智性空間,於是個人主義遂被商業拜物主義所佔領。

個人主義走向拜物主義

個人主義所強調的個人主體很快的就被個人身體所取代,崇拜女性身體成了商業廣告的最大主題,幾乎多數商業廣告都在影射女性身體的性聯想和性暗示,女性身體的上下兩個半球已成了人們戀物的主要對象,這種性暴露的快樂主義是如此的普遍,它已成了當代認為理所當然的事,最近有關「事業線」問題會鬧得很大,就是例證。由於對年輕的性身體是如此重視,因此如何維持身體永遠年輕已成了當代的主要產業。

在近代國家裡,日本的俗文化最為發達,日本自古在浮世繪裡就有「春畫」(shunga)的傳統,到了廿世紀末,這種「春畫」更走向強調少女性身體的方向,到了網路時代,少女的性自拍以及網路遊戲都更加強調少女的性身體,所謂的「童顏巨乳」已成了常態,它壯大了日本的「援交」文化,也影響到了日本的周邊國家。迷戀少女的性身體已成了當代大眾文化的一支。近代作家納博科夫(Vladimir Nabokov)曾寫過《蘿莉泰》(Lolita),那是敘述戀童癖的作品,它已替愛慕少女的性身體開了幻想的先河。人們以前對性幻想多少都有神學或道德學上的自我設限,不可「猥褻」或「褻瀆」,但到了自戀時代,這種自我限制已自我瓦解,男子找女童,女人找未成年的「小鮮肉」已逐漸成了常態。日前發生準台大醫療器材與醫學影像研究所研究生誘騙恐嚇少女自拍裸體及猥褻影照,除了滿足他自己的性幻想外,也和其他「蘿莉控」同好分享,受害少女多達一二一人,年紀最小的只有小二。除了這起準台大研究生誘拍少女裸照案外,刑事局另外也查獲一起五十二名少女自拍裸照外流案,對於這些案件,大家彷彿也覺得不怎麼樣,在這個自戀主義的時代,愛慕身體的性幻想已極嚴重,前述的拉薛教授指出,這種自戀主義鼓舞出了近代的性放縱,真是洞見。

日前發生準台大醫療器材與醫學影像研究所研究生誘騙恐嚇少女自拍裸體及猥褻影照。(記者林正堃攝)

現在的自我主義日形發達,當它走到了極端,整個人類的物質發展和心理發展也開始亦步亦趨。例如手機的普遍,就等於人有了許多偷窺的眼睛。最近台灣就有前國立中山大學助理教授蔡維楓到新加坡,他竟然在鞋子暗藏針孔相機一共偷拍了七十一名女子的裙底,最後被人發現,他也被新加坡法院判處十八週徒刑。一個有名的物理系學者乃是高等知識份子,這種人應有較強的道德自制力,但他卻自稱有窺淫症,這顯示社會的崇拜身體、男子的性幻想、科技造成的方便,已瓦解了社會的性秩序和性道德,並助長了人們的放縱。

前中山大學物理系助理教授蔡維楓,在新加坡涉嫌偷拍女子裙底,受害者多達71人,遭判坐牢18週。(中央社截自新加坡《聯合早報》)

以前的社會,個人主義並未走到極端,所以人們的自由度仍受侷限,它是神學價值或社會規範,人的不自由使人們受到壓抑,但反而逼出了人們在心理上有了「超我」這種不能明言的高尚東西,但現在自我主義愈加發達,並走向自戀主義的崇拜身體,於是性幻想的更加放縱,廣告術的推波助瀾,新的廣告商業也使人察覺到身體原來是可以當成商品的,近年來出賣「童顏巨乳」、出賣「事業線」的,以及出賣身體的「網紅」及「小模」日益盛行,大學讀到專業科系,將來就業的報酬遠遠不及出賣身體的代價,身體的代價可以換到名利,運氣好一點可以釣到大凱子,在台灣這個講究「小確幸」的社會,最重要的確幸其實乃是身體。外國有個女大生要當女主播,寧願大賣事業線,使她的北半球呼之欲出,果然一夕爆紅。拉薛教授沉痛的指出,在一個講究身體交換價值的時代,自戀的結果是人們更加自私,對社會更大的未來趨於麻木,台灣有個女主播被人爆料,以洩裸照來勾引政壇三名男子,這是真或是假?但已顯示出裸露的身體的確好用。以前好萊塢影帝李察波頓相當放蕩,他就說男子的有錢有勢乃是最有用的「春藥」,而廿一世紀,最好的春藥乃是裸露的身體。

因此最近女主播裸照鬧出的新聞,以及博士教授在新加坡用針孔相機拍裙底被判刑,另外則是有台大準研究生誘騙未成年少女拍裸照,這些事情看起來好像不怎麼樣,但都共同指向性幻想的失控,以及社會價值的崩壞,這實在是個值得人們深思的課題!

(作者為文化評論者)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