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廣場》老刑警要吐槽

2017-07-17 06:00

◎ 蘇天從

刑警奇缺,決定趕快把警專刑事科的畢業生派補…哀哉!出師未捷身先死!個人超過二十年刑警生涯,就從刑警到底要不要編排深夜談起。

到現在,刑警到底要不要排深夜勤的巡邏勤務,已經爭議多年,認為不需要的理由是:刑警不穿制服深夜在外遇有可疑,連攔個車都有困難,更何況少數幾個刑警,要臨檢龐大的娛樂場所,似乎也無能為力。

刑警不穿制服深夜在外遇有可疑,連攔個車都有困難,更何況少數幾個刑警,要臨檢龐大的娛樂場所,似乎也無能為力。(情境照,記者吳岳修攝)

主張為要排深夜勤的理由是:刑警也要處理突發事故。這個理由,又把刑警當保安機動警力看待。

憶及三十年前與老刑警「丁哥」(張新丁)共事的那段時光,之前我只待過楊梅、大園分局刑事組,以當時的環境,可說是桃園的山之巔、海之角,最精華的桃園、中壢都沒有待過,要知道只有富庶之區始能養得起角頭兄弟。在刑警隊代理少年組長兩年期間,我把全縣大大小小的道上人物、娛樂場所的現場管理人員、幕後黨政軍警特調的股東、活躍在政壇的民代、圍勢的幫派角頭、駐店的大班、陪酒小姐,以及包養這些小姐背後的殷商巨賈、官員民代、角頭兄弟,統統都掌握了。

為什麼我有這麼大的本事?刑警隊的勤務每四天就有一個零點到四點的深夜巡邏勤務,每次都在丁哥的建議下(應該是帶領下),我們遊走在深夜仍燈紅酒綠、歌舞昇平的各家夜店。通常是我們先到各家店的辦公室稍坐,然後問明今天開幾番?是那些兄弟、民代、商人在開番?他們宴客的對象?那些公務人員?南北二路兄弟?為什麼宴客?在喬什麼事情?席間誰是主賓?那些陪客?甚至於要派頭站崗倒酒的隨身小弟帶幾個來?帶了誰?這些都是我們蒐集的重點。

如此一來,街上的動態均在掌握之中,誰最近發了橫財?誰到台北「紅豆」的場子輸了多少?誰最近苦到足不出戶?那家新店要開張?誰跟誰有長短準備要火拚?又有那件禍端被誰喬下去了?這些狀似芝麻蒜皮小事,卻是會醞釀成大事,就算釀成開槍大事,我們也掌握了第一手情資。

這時店內的服務人員,通常都會故意放消息給酒客,現在正有那幾個刑警在辦公室泡茶;如此一來,除了使不入流的兄弟不要撒野、記得付帳外,更讓有頭有臉的商人、社會人士主動到辦公室來打招呼,我們再趁機詢問我們想知道的事情,如想進一步套話,則再跟他們另外續攤。

但是之後大環境改變了,上級成立「維新小組」,雷厲風行抓員警涉足不當場所,後來更規定與社會人士交往的種種規範。如果以現在的管理模式來看「丁哥」,他巡邏不帶槍先記一個過、巡邏不依表排路線再記申誡、出入不當場所記過二次,外加改調制服、與不當人士交往頻繁記過二次,一天就掛了!根本不可能會有厲害的刑警人才!

看看現今的刑警,除了認識街道名稱、那家餐廳、娛樂場所開在那裡知道外,裡面的一切,包括誰來消費?駐店有那些小姐?有誰被誰包養?誰在圍事?一問三不知,還帶著嗷嗷待哺的無辜臉龐等待你幫他找答案,難怪我們對惡質民代一點本事都沒有,對角頭兄弟也如斷線的風箏。

刑警不同於各種制服警察,他們有他們的活動生存空間,如果都是用甚麼維新、靖紀這套管理模式,那乾脆廢刑警制度,叫督察室去破刑案就好。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打獵總得瞭解野獸出沒的時間地點以及獸徑,所以刑警當然要給他們的活動空間,給他們到夜生活的各個處所蒐集資料吧!

(作者現任保一總隊大隊長,著有《百官行述》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
本文相關: 刑警 自由廣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