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廣場》公立教授是寶 私立教授是草

2017-07-14 06:00

◎ 唐國銘

日前媒體報導,在年金改革上路後,公立大學教授退休以三十五年年資最高薪點(七七○薪點)計算,月領退休金將降為六萬元左右。對此,國立交通大學校長張懋中與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前校長李家同均表示憂心,並指出優秀人才將外流,因而引起行政院長林全重視,並責成行政院相關部會專案處理,準備相關配套,拉高所得,以便照顧公立大學教授,留住人才。

在年金改革上路後,公立大學教授退休以三十五年年資最高薪點(七七○薪點)計算,月領退休金將降為六萬元左右。對此,國立暨南國際大學前校長李家同均表示憂心。(記者廖振輝攝)

筆者在私立大學工作二十幾年,看到這一則新聞,頗為感慨!原來同樣是台灣的高等教育工作者,公私立之月退待遇是一國兩制,天差地別。

筆者試算,同樣到頂的私校正教授,僅能領月退四萬元左右,這還是私大的少數,且要在學校沒倒閉的情況之下,又未被中途解僱資遣,在個人條件最優之下的月退。如此的待遇,儘管台灣私立學校教育產業工會一再呼籲政府改善私校老師待遇,卻未獲聞問,同樣身為高教工作者,看到林院長指示為年改後的國立大學教授改善待遇,真情何以堪?

筆者試問,曾就讀私立天主教輔仁大學的林全院長,培養您的輔仁大學老師們,受到如此的差別照顧與待遇,又做何感想?

私大老師同樣要從事教學與研究,也有升等壓力。由於少子化,私大面臨競爭壓力,老師必須忙於招生。學生進校之後,導師工作不得輕鬆,還要擬寫產學合作計畫,找企業安排實習,且需帶領學生參與競賽,甚至國際化業務參與,還有各式各樣的評鑑與績效考核,這些恐非國立大學老師們可以想像。私大老師們為了生存,十八般武藝均需俱全。當然,前提還須服務的學校是在溺水線以上(私大前中段)。筆者朋友在溺水線以下,老師面臨校方的要求與壓力加倍,待遇不是打折,加基本鐘點,擴增上課人數,甚至縮編裁併科系,最後資遣。

政府若不亟思興辦全國高教國是會議,邀請基層高教老師對話溝通,興利除弊,積極作為,則台灣高教未來堪憂。

(作者為樹德科技大學資訊管理系副教授)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