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談》林子偉登場 呼喚那瑪夏

2017-07-06 06:00

詩聖杜甫曾以「一舞劍器動四方」形容唐朝公孫大娘的舞劍英姿,昨天觀看林子偉第一分打點的閃電揮棒,杜詩中的那一句「來如雷霆收震怒」頓時有了當代印證。

賽中有兩個眼神最為迷人:投不到五局的「遊騎兵隊」日本投手達比修有的眼神「如山色沮喪」;反觀林子偉的銳利眼神,總是冷冷直視投手,靜默中帶有殺氣,單場三安打的猛打賞表現,就像作家劉大任在《強悍而美麗》中描寫桌球拚鬥的《江嘉良臨陣》文中所述:「江嘉良臨陣,氣壓立刻上升。站在對面的,無論是誰,立刻感覺一線懸命。因為迎你而來的,是叢莽裡貼地潛伏伺機猛撲的食肉獸,直瞪著你的,是俯衝鷹鷲的兩隻眼睛。」

差別在於林子偉喜怒不驚,扭打出好球,快步盜壘…他用身體和律動享受棒球,球迷也同樣享受著他的美技。

運動競技騙不了人,投手投不進好球帶,打者打不中球,神仙也幫不上忙,就算偶有狗屎運,好運也難過三,沒有真本事,難有出頭天。正因為一切硬碰硬,來真的,運動員寫就的肉身神話,格外動人,也格外吸聚國人關注。戴資穎如此,林子偉亦然,台灣國際處境鬱悶,幸虧有他們,人心才不致虛浮氣躁。

過去,媒體為林書豪發明了「林來瘋(Linsanity)」新字,如今球迷也替林子偉新創了「林海嘯(Tzunami Lin)」一詞,源自日文的「tsunami」,只因為子偉的「子」字,讀音為tzu,替換而生出新詞,這份「命名」狂熱,同樣說明了運動的迷人。

台灣代有傑出運動員,卻少有作家以文學筆觸來書寫運動風華,出身那瑪夏深山的林子偉,藏有多少拚鬥故事,等待挖掘?在波士頓芬威球場奮戰的林子偉,還有多少能量,等待釋放?或許正是呼喚文學參與體育的契機了。(藍祖蔚)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