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鏗鏘集》醫生性格與政治

2017-07-03 06:00

曾在一個醫生診所看到一幅名家手跡「仁術仁心」,有此醫德與抱負,當然令人敬佩,但另一幅「上醫治人於未病之時,中醫治人於將病之時,下醫治人於已病之時」,卻令人心驚,好像醫生看到活人就想動手整治。

這種習性就是沒事找事,一切照標準作業程序走,相信問題都可以解決,要到步數出盡,無藥可救才死心。

當然這種性格不只限於醫生,耶路撒冷市長便對李遠哲抱怨過:你們搞科學的老是想解決問題,我們耶路撒冷的種族宗教衝突已存在千年,我們學會了與問題共存。

這種性格的人去搞政治,可以是福,因為有許多問題確實可以合理解決;但也可能是禍,因為涉外、主權的問題並不是一廂情願可以解決,硬要去整治,惹來的是更大禍害。

台灣地小人多,擁擠的空間,人容易有焦慮感,加以惡鄰難處,「兩岸」一有風吹草動,自認聰明的人便急於提出「解決」的辦法。但事涉主權的爭執,除非有一方宣告放棄,否則僵局是常態。

耶路撒冷的法律地位,百年來未解決;日本北國四島仍是日、俄紛爭;南海諸島分別被各國佔領,主權問題未決;台灣主權也因為中國意圖併吞而未解決。

對中國而言,台灣既不在它控制下,而且它對台灣主權的主張並無法律憑據,能詐取最好,弄不到手對它也無所失,但它對台灣的威脅、分化、打壓很容易在台灣引發焦慮症,醫生背景的政治人物更坐立不安,想要「解決」。

歷史教授出身的季辛吉,為官時出賣台灣利益,但他曾說過一句對台灣算是友善的話:「台灣是歷史遺留的問題,只有留待時間解決。」他沒有醫生的焦躁性格!(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