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投書

《自由廣場》我的草東初體驗

2017-07-02 06:00

◎ 鄧敏宏

今年金曲獎,「草東沒有派對」一口氣拿下了最佳樂團、最佳年度歌曲及最佳新人獎,引發了與天團「五月天」的世代交替(或世代對決)之爭。連評審團總召都難敵粉絲質疑撻伐,當場淚崩。

草東沒有派對。(記者胡舜翔攝)

我的草東的初體驗,是在開車上下班的途中,收音機傳來的DJ介紹,當下確實感受到震撼,原本低迷的嗓音,喃喃唱著「哭呀/喊呀…那東西我們早就不屑啦/哈哈哈」,來到整首歌曲末段的嘶吼,心想這個孩子怎麼了,童年的陰影讓他長大成了怪獸,狂爆吶喊完之後,短促簡單的吉他Solo,彷彿又恢復了平靜。

這真的世代之聲呀!草東的詞與曲(或編曲)確實戳中這個世代的氛圍,二十至三十歲青年被稱為魯蛇世代的集體無力感,就不用再贅述了。而我聽到的是來自個人更深的層面,「一樣又醉了/一樣又掉眼淚/一樣的屈辱/一樣的感覺」,一個孩子的成長過程中,遭受校園暴力—同儕之間的叫「霸凌」,老師對學生的叫「體罰」,會不會那樣的剝奪感,讓他長大後成了一頭沉睡的獸,在夜黑風高時咬人一口。

我不知道,草東的創作是否真的試圖指控暴力的黑暗之心。但相較於「五月天」的正能量,「草東沒有派對」給了音樂正反並陳的機會,因為這個世界本就是光與暗並存。草東的得獎,確實為流行音樂再開一扇門窗,當我們看著被稱為「非主流」的草東,別忘了,十年前的蘇打綠,也是非主流一掛的。

決定了,今晚就用草東的《大風吹》做為孩子的催眠曲吧,我要用哼的,你也可以試試看,很好聽的。

(作者為宜蘭社區大學「九一八演社」社團講師)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