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期待執政漸入佳境、在野脫胎換骨

2017-05-20 06:00

今天,是小英二年的新起點,恰逢國民黨主席選舉日。朝野的交會,折射出我國政黨政治的新常態。國民黨長期的優勢,在去年大選畫下休止符,而且行政權與立法權一併喪失。先前民進黨首度執政,陷入朝小野大的困境,最終在國共分進合擊下,政治版圖瞬間縮小。但歷史何其反諷,馬英九風光八年,民進黨突獲天上掉下來一個大禮。稱之為天上掉下來,相信大多數人都能體會,因為小英致勝的政治能量,乃是綿延二○一四、二○一六兩場選舉的公民力量。而扁馬蔡三位總統之開高走低,更凸顯台灣人民的主人意識愈來愈強了。

完全在野,堪稱國民黨的初體驗。雖然轉型正義、追討黨產等,在主流民意高度期待下積極展開,對國民黨構成前所未有的挑戰,但台灣畢竟已經進入民主時代,國民黨沒有亡黨之虞。相反的,一如二○○○年至二○○八年,儘管國民黨兵敗如山倒,但民意如流水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假使執政者表現令人大失所望,而挑戰者可為失望者提供心理彌補,選民往往會給予機會。遺憾的是,這次國民黨主席選舉,並未醞釀重拾民心的氣氛,主軸還是失敗路線內的權力爭奪。有候選人稱,「忘不了黨員渴望改變又無奈的神情」,相當足以形容這場選舉的「非典型民主」:黨員、民意都不是主角。

一年來,國民黨處於低潮,信仰、價值、願景仍乖離主流民意。不過,斷言泡沫化仍言之過早。猶記二○○○年,國民黨慘敗;二○○四年,連戰連敗,許多人不免懷疑該黨幾近窮途末路。然而,民進黨初次執政,內有經驗不足問題,復加國共裡應外合,最終因清廉備受質疑而覆沒。誠然,當前台灣的民主深化、公民意識、國家認同,都遠遠超越二○○八年;國民黨若缺乏徹底改革、貼近民意,未必能夠重複一次馬英九經驗。不過,民進黨完全執政,在過去一年出現不少破綻,小英的民意支持度為之跌多漲少。至少可以說,小英政權的危機是存在的,甚至可以說是危機重重。而這,不能不說是國民黨的曙光,除非是時勢造就別的黑馬足以擄獲民心。國民黨的新主席,如果志在重新執政,務必要把修補民意斷層當作首務。民進黨的失敗,就是國民黨的成功,老公式將來未必適用。

眼前,決定台灣政治動向的關鍵,依舊在小英身上。小英元年,改革不是沒有進展,只可惜治絲益棼、零零落落,期待改革者不無落空之憾。而反改革者,徒然獲得表演舞台而呼群保利,人數雖少卻發出高分貝雜音。甚而,國民黨在立法院焦土作戰,重大政策因而擱淺。戰場太多,戰線太長,講究社會對話、溝通協商,小英的溫吞政治身段,正缺改革需要的力道。至於改革的對象,畢竟是社會上的少數,改革影響民調不是全部的事實。或許,小英應該正視,改革進步與活絡產經,乃是小英號列車的兩個輪子,國計民生有感政績最能激發民眾的改革熱情,冷冰冰的經濟復甦數據絕對不能取代真實生活感受,類如一例一休脫離實際好事竟變壞事尤不可取。五加二也好,前瞻也好,皆應踏實指向就業、所得、促進社會流動,否則只是紙上作業,民間依舊無感。

五二○,是小英的里程碑,也是國民黨的里程碑,而我們的結論很平庸:著眼於國家未來與人民福祉,我們希望小英二年漸入佳境,我們也希望國民黨脫胎換骨。小英政權表現好,國民黨貼近民意,兩大黨良性競爭,才是台灣之福。萬一雙方習於比爛,這樣的政黨格局,一定會民心思變。政黨好感度居次的時代力量,刻正尋求成長壯大,大可調整路線、政策以涵蓋更多數人的利益,無須自我設限於吸引特定群落的基進政見,就像法國馬克宏跨越政治光譜所啟示,風雲際會便有承接大任的機會。如此,台灣的民主內聚力愈強,則敵對外力愈沒有乘隙而入的空間,台灣也會逐步完成正常國家的內部工程。

本文相關: 社論 執政 在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