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北京不是台灣的圓心

2017-05-17 06:00

小英不接受一中勒索,中國對台灣持續壓力測試,最近的傑作是杯葛我國參與世衛大會。世衛官員之意,先前存有兩岸諒解,所以台灣得在一中框架下以觀察員參與。國共則異口同聲,小英拒不承認所謂的九二共識,破壞了兩岸關係的基礎。種種跡象指向,馬英九執政期間與北京暗盤交易的傳聞果然為真。這就說明了,馬英九、國民黨引以為傲的兩岸關係,乃是以投降為條件換來的。認賊作父還沾沾自喜,叫罵別人不一起當乖兒子,真是夠了。

數年前,聯合國前秘書長潘基文表示,依據聯合國大會第二七五八號決議,台灣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立即引起美國為首多國的反對,迫使潘基文認錯收回。而後,中國香港籍的世衛幹事長陳馮富珍,卻在北京操弄下將一中原則偷渡世衛,把國共諒解作為「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 實為中國台北)觀察員」出席世衛大會的條件。於是乎,小英拒絕概括承受國共一中共識,世衛便在北京操弄下淪為「中國附隨組織」。世衛能否恢復為世界的組織,而非中國的組織,且看下一屆幹事長的表現。當然,中國正在崛起,雖然內部矛盾重重,仍有足夠力量打壓台灣,國人不可沒有危機意識。

中國香港籍的世衛幹事長陳馮富珍,卻在北京操弄下將一中原則偷渡世衛,把國共諒解作為「中華台北(Chinese Taipei 實為中國台北)觀察員」出席世衛大會的條件。(資料照,記者簡榮豐攝)

中國國家暴力,連在國內都是家常便飯,其霸凌、企圖佔有台灣,從來不分藍綠統獨,統派只是統一戰線下的次要敵人,本質上依舊是最終要消滅的「呆胞」。然而,他們當中不乏政治房思琪,以類似說服自己愛上誘姦犯的方式,當作逃避對方奪走自己存在價值的心理慰藉。如此愛上中國的人,想被統又不願到中國居住,形同政治人格分裂。而那些人所自以為愛上的中國,則利用他們充當霸凌台灣的內應,在台灣被當內賊、到中國被當傭兵,「中華人民共和國房思琪」簡直比小說中的房思琪還坎坷。

另外,台灣在二次戰後脫離日本,一九五二年舊金山和約並未規定台灣歸屬中華民國,一九四九年被毛澤東逐出中國的蔣氏政權,在冷戰夾縫中以中華民國體制佔有台灣。是以國家正常化,如果自限於「維持中華民國現狀」,便難以跳出國共內戰格局,在國際上遭北京一中原則綑綁。假使當前的維持現狀,缺乏李扁當年彰顯台灣自成一國之象徵與行動,凡事皆以北京不可預期的善意為圓心,那麼,儘管有完全執政的優勢,「中華民國房思琪」困境將使自己一籌莫展,而北京在國際的一中包抄則將得寸進尺。

馬英九執政期間,「中華台北觀察員」被當作外交休兵的勝果。現在水落石出,大家才驚覺後患無窮,小英當然不能維持這種台灣走向自殺的現狀。台灣醫療衛生水準,遠超過中國等國家,乃是世界醫療衛生的正面能量,卻在醫療衛生落後國的霸凌下,無法參與世衛貢獻己力。這樣的扭曲結構,幾乎成為台灣的日常,滲透到民主運作與經濟行為,國人當可藉世衛一例進一步思索,國際現實下台灣的挑戰與機會。而我們的抉擇更為關鍵:大家願意向扭曲結構徹底屈服,淪為中國內地的邊疆島嶼?還是以正常國家為標竿,向世界展示此一扭曲結構之於普世價值的腐蝕作用,包括民主秩序與自由經濟?

台灣的主人不分先來後到,大多是不同時代為了逃離中國噩夢渡海來台,新世代更有超越族群的國家認同,黏合了上個世代無可奈何的傷口。二○一四,二○一六,台灣政治板塊大移動,天然獨的台灣新人類,即將成為主導力量。中國有其大國夢,但台灣人民有自己的文明夢,這是歷史給予我們的國家處境,多難興邦,福禍相倚,在挑戰中追求正常國家願景,也造就了今天台灣的民主風貌。此刻,縱使中國加緊霸凌台灣,但台灣已經不是馬英九各表的台灣。擺脫暗黑的一中魅影,更能清楚「看見台灣」;而引領台灣走一條不一樣的路,小英也才能走出自己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