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社論》誠心面對我們共同生存的土地

2017-05-04 06:00
國民黨立委完全沒有意識到非黑即白、不藍即綠的二元對立思考,早就已經落伍過時。(資料照)國民黨立委完全沒有意識到非黑即白、不藍即綠的二元對立思考,早就已經落伍過時。(資料照)

立法院這兩天為了前瞻基礎建設特別條例的審查,繼續杯葛拖延鬧烘烘,國民黨立委完全沒有意識到非黑即白、不藍即綠的二元對立思考,早就已經落伍過時,這個世代的公民針對公共政策的討論,要的是專業,不是立場。

立場,是意識形態階段的基本態度,台灣在歷經三度政黨輪替之後,那個階段已經過去,迎面而來的,已是公共政策階段的較量。換句話說,過去是國家方向的爭執,今後則是國家治理的辯論,朝野政黨如果沒能認清國家需要已然轉換,台灣的公民就會說:這樣的政黨不再為這個國家所需要。

國民黨若是稱職的在野黨,就該有效發揮民主制度下的監督制衡功能,現在國民黨之所以不被認為具有存在的價值,癥結在於他們老是自我掌嘴,鮮少精準針砭到執政黨的盲點。例如質疑蔡英文政府八年八八二五億是「錢坑」,結果被回敬:馬英九政府八年一兆五六六六億才是;再如抗議「分配不公」,然新北市與花東縣卻都在前瞻計畫項下。

理性的反對,並非以金額與分配為判準,而是一個先後優劣的選擇問題。兩大黨都執政過,必須共同面對台灣的交通建設一向缺乏高度專業,每每向政治妥協的事實。舉例來說,世界各國的高速公路,應該很難找到像台灣開設那麼多交流道的,政治人物為了選票,總是要求高速公路必須開進我家,從而帶來嚴重回堵,卻從不考慮下交流道後的平面車道有幾個配套到位?台灣要進步,就必須一起告別過往的決策格局,用心面對我們共同生存的土地。

所有的軌道建設都應由中央就國土計畫的整體思維,來進行規劃並執行,然因與各縣市的都市發展有關,因此必須聽取地方意見,完成充分的協調與整合,應是合理檢視四二四一億特別預算的原則,其中,捷運與輕軌是否可排除在外,值得進行更宏觀的檢討。固然依據現行法規,地方政府得設立工程建設機構,並負責設計與施工,這些年來才有台北捷運局、高雄捷運局,乃至桃園捷運處(包括公司化)的陸續成立,負責後續營運。

對於這些既成的事實,這次由於有這麼多縣市一致提出捷運、輕軌計畫,才讓大家驚覺這個模式若要在各縣市大量複製的必要性是否允當?每個城市的地形地貌、甚至城市文化不同,何者屬最適規劃或妥適性,確實具有因地制宜的屬性,無人可以否認,但是這可以透過尊重地方建議的途徑來達成;捷運為高度專業的技術,統籌由中央設置,才具有一定的經濟規模,並有助於資源的整合、人才與經驗的累積,這些優勢,都是分散於各縣市各吹各的調,比較難以企及的。

不僅捷運如此,鐵路亦同。針對鐵路的興建,現制是地方政府可以提出需求,交通部接受後,會先撥補助款做可行性研究。可想而知,地方委託的顧問公司做出來的可行性評估,結論當然都是可行。送交通部審查後,認為不可行,束之高閣者比比皆是,不但浪費公帑,只圖利顧問公司,而且無助於國家發展。例如北宜直鐵,宜蘭稍早也是主張已過可行性評估,可以開始規劃設計。但實際上,該可行性早就被環評否決,認為不可開發,箇中的曲直究竟如何。這次屏東爭取高鐵延伸至屏東,前瞻計畫准列八○○萬元的規劃作業費,如何排除政治正確,確保專業評估,避免重蹈覆轍,中央政府從頭開始就必須負起責任來。

地方諸侯在選舉時猛開交通支票,這是不分藍綠的共同行為,其所爭取的是個人與地方的短期利益,並無可厚非;但這個短期利益可否通得過地方的長期利益,乃至國家的整體利益,就必須由中央政府真正以前瞻、也就是非眼前的視力,來進行長遠、全盤的關照與管控。

這種前瞻,當然要超越二○一八,超越二○二○,誠心敬意的建構台灣的永續發展。不要以為那是以後的事,民主政治一律是現世報,前政府才下台一年,不就已經讓人民對其蓋棺論定了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