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談》通靈之後呢?

2017-05-04 06:00

藍祖蔚

《通靈少女》完結篇收視奪冠,讓百萬觀眾揪心飆淚,證明只要有好戲可看,觀眾自然回流。

《通靈少女》高奏凱歌的現實意義有三:

首先,公視屬於全民,透過親民題材,曲高和眾並不難。

其次,電視開機率低,不是觀眾流失,而是厭倦一成不變的窠臼。宮廟加少女成長,夠本土卻不俗爛,就能開出一朵花,再加上公視開發了plus7的科技新機制,首播七天內都可以隨時隨地透過各式平台收看,光是一齣《通靈少女》就讓公視增加了十萬會員,善用科技,果然靈力無窮。

《通靈少女》證明台劇大有可為,接下來全看文化部能否說服立法委員,讓台灣的智慧文創能夠再上層樓。

第三,HBO願意協拍《通靈少女》,看中的是台灣說故事的人才與多元議題,星馬泰菲等東南亞市場同步收視破一,就已說明了台劇市場的潛力,光靠台灣市場就已能自給自足,甚至還可南向外銷,品牌一亮,本土團隊就能創造更多工作機會。

公視爭氣,至關重要。英國的BBC、日本的NHK和韓國MBC都是影視產業的火車頭,公視每年從國庫取得九億預算,理應扮演引領風潮角色,公視開台以來從《人間四月天》、《痞子英雄》到前兩年撐起台劇大旗的《麻醉風暴》與《一把青》,都做了點的突破,直到《通靈少女》才一舉攀上高峰。但是十五年來,九億不變,物價倍增,再扣除同樣逐年成長的人事費用,公視早已捉襟見肘,趁著通靈熱潮,全面檢討公視預算與政策,確有必要。

NCC正力推電視自製率要達七成,目標是先衝量,再拚質,更能增加就業機會,《通靈少女》證明台劇大有可為,接下來全看文化部能否說服立法委員,讓台灣的智慧文創能夠再上層樓。

本文相關: 公視 自由談 通靈少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