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鏗鏘集》世代失落

2017-04-19 06:00

第一次世界大戰(一九一四-一九一八)期間走向青春期的人們,在美國作家海明威的小說《旭日東昇》中,因一句話(Lost Generation),而廣為人知,以「迷失的一代」、「失落的一代」成為世界性語詞。許多海明威一代作家都在列。這個原出於旅居巴黎、美國女作家斯泰因小說裡的用詞,創造了某種世代形象。失落的一代創造了文學的榮光。

世代會在時代際遇中面對同樣的課題,包括政治、經濟、文化的情境,失落感是以文化現象呈顯,反映在政治作為。以台灣為例,二戰後的國民黨中國接收入據進占統治,日治時期養成的台灣人精英語言斷裂的跨越課題、二二八事件,白色恐怖;一九四九年,從中國隨亡國政權流亡來台的新移入群落的離鄉背井。外來的失落者與本土的失落者,在差異中共同形成某種世代現象。

作為美國前線、在冷戰長時期以加工出口締造繁榮,但特許權及保護主義,以及產業升級的失策,經濟構造並不紮實,導致無法因應出生、成長、成熟、衰落的循環再生。經濟力水平地流向最有敵意的國家:中國,導致台灣成長困頓,卻又惡化的貧富不均。出生二戰後的戰後世代,在戒嚴時期歷經政治困阨,但有經濟利得;戒嚴後出生的世代相反,在自由、民主條件開展中成長,卻面對遲滯的經濟發展。

徐重仁以專業經理人,在流通事業從統一超商、全聯福利中心的人生際遇與被他一番評論年輕人,正好是某種世代對比或反差。徐重仁或許多同世代或許私下振振有辭;而不滿的年輕世代也會慷慨激昂。在不一樣的時代,不一樣的世代有不同的際遇和情境,形成衝突。看看老世代軍公教為自己特殊權益的反年金改革,年輕世代要怎麼為自己發聲呢?

歷史,畢竟在世代失落與世代崛起循環。看看二戰後戰敗國的德國、日本,怎樣在戰爭的廢墟,特別是意義的廢墟振興。不只經濟、不只政治、不只文化,國家重建和社會改造是結構性的。台灣仍然不是真正的正常的國家。前行代的台灣人並沒有真正交給年輕人一個真正、正常的國家,新新世代台灣人的政治覺醒開創了一些新局面。世代失落現象要從經濟和文化面向全面反思、振興。(作者李敏勇,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