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健全初選制度 取代派系政治

2017-04-18 06:00

國民黨是擁有國會三十五席席位的中型政黨,更是在台灣長期執政、因而累積雄厚社會結構的優勢團體,這樣的政治力量,當然是台灣政治櫥窗裡很關鍵的一個組成,是外界評價台灣的主要項目之一。從而,繼黑影幢幢之後,國民黨黨主席選舉竟爆發金錢介入的指控,儼然成了黑金領黨,如此的墮落,倘使不積極糾正,勢必拖垮台灣的民主。

國民黨黨主席選舉爆發金錢介入的指控,儼然成了黑金領黨,如此的墮落,倘使不積極糾正,勢必拖垮台灣的民主。(資料照,記者朱沛雄攝)

台灣的民主蓬勃年輕,民主內涵則尚待進步成熟。因此民主發展的方向與歷程,每一步都要小心,不能誤入歧途,否則未必有再回頭的機會。這種「回不去了」的殷鑑,在世界民主歷史上,班班可考。其次,民主發展中的國家,政黨之間監督制衡的理性不足,也往往會出現「比爛」困境,削弱了執政黨的改革動能,這才是核心的影響。

因此,我們要從國民黨眼前的衰敗談起。去年一月大選揭曉後,國民黨從八年的一黨獨大,翻轉為行政與立法雙輸的徹底在野,這是國民黨在台有史以來的第一次。面對失去政權與失去民意,國民黨有六位政治菁英出馬爭取黨權,並且當仁不讓、廝殺激烈,可見這些人充分感受國民黨傾頹的嚴重危機。

但是幾個月下來,先是該黨中央將殺警主嫌等幫派人士的申請書曝光,而後是黨工自揭同志在一戶內搞了三百多人的人頭黨員亂象,近日則是參選者公開指控某縣市有黨代表給六萬元、青工十萬元、議員二十萬元的價碼。各方殺紅眼之後,只見眾人紛紛撇清,究竟應制度阻絕,或移送法辦,居然無人提出具體對策因應。

甚至,一個企圖起死回生的政黨,不惜把候選人辯論給「和諧」掉,只準備以政見發表虛應,說穿了,只熱中派系與組織,迴避方向與政策,怎麼看,都是難挽敗象。最大反對黨的地位與功能若此,無疑是台灣政黨政治的重大考驗。

從而,我們更要檢視首度一黨獨大的民進黨。下個月,蔡英文政府才將執政屆滿週年,明年底地方「九合一」選舉卻已等待登場。在所謂「綠色執政」的既有版圖下,外界近來不斷聽聞地方接班傾軋,或者期待黨中央介入徵召,或者選舉對策委員會也不排除從中運作的傳言紛起;在此同時,卻遲遲未見民進黨有什麼開大門走大路的公平競爭機制,被其政治菁英所標榜或強調。

換言之,在稀有政治資源的搶奪過程,上台後的民進黨,似乎也沒有驚覺到選民對於台灣的民主政治需要再升級的迫切感。如果要走出山頭林立、派系瓜分的傳統形象,民進黨未來勢必要以更大的力度,節制「喬」與「指定」的黑箱文化,改以更加公開透明、側重治理、健康競爭、能者出頭的初選設計,來公平拔擢,培養黨內的新一代菁英,以加速人才的新陳代謝;進而透過從政者政治素質的提高,改善台灣的政治風貌。

看到民主政治的瓶頸,有些人開始崇尚中國的菁英政治,以為經由嚴密的拔擢審核體系,可以產生不二的治國人選;事實上,中國既脫不了「派系政治」,例如毛時代對部屬的分而治之;更有「世代政治」的嚴重矛盾,例如習派對江派的清剿等等。同時由於他們缺乏民主反應的機制,往往在強調政策效率之際,對於政策良窳,經常無法事前得到及時回饋,以致決策風險升高,乃不爭的事實。

對照之下,台灣能夠走上民主道路,實是亞洲文明的重要標誌。台灣的民主如果不完善,問題不在民主選擇,而是政治人物的素質,普遍不足以回應台灣的整體需要,那麼如何活絡從政途徑、避免寡占分封,劣幣逐良幣,以吸引更多的人願意改良政治,在朝在野看來是無一豁免,皆責無旁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