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當川普「開始喜歡習近平」

2017-04-17 06:00

美國財政部匯率報告出爐,果如美國總統川普事先宣稱,中國並未被列入匯率操縱國名單,但是仍然停留在觀察名單內,不過這與川普競選時「上任第一天就要把中國打入匯率操縱國」的承諾,顯現一八○度的政策大轉彎。值得注意的是,川普對中國的態度,由選舉時的慷慨激昂、聲嘶力竭,到最近公開表白「我開始喜歡習近平」,轉變如此之快速,且無任何轉折跡象,未免令人錯愕。

川普對中國的態度,由選舉時的慷慨激昂、聲嘶力竭,到最近公開表白「我開始喜歡習近平」,轉變如此之快速,且無任何轉折跡象,未免令人錯愕。(路透檔案照)

川普選舉時批評中國操控匯率,偷走美國人的工作機會,從「美國優先」與「再強大」的角度來看,中國無非就是阻擋美國走上光明大道的大壞蛋,所以外界多憂慮川普一旦當選,其保護主義勢將引發全球貿易大戰;另外,川普強烈質疑美國扮演維護全球秩序與和平的角色,直言友邦必須分擔財務與防衛責任,因此外界莫不認為川普將退回孤立主義路線。如今的演變,顯見大多數人都看走眼了。從空襲敘利亞、航母卡爾文森號駛向東北亞海域警告北韓、以「炸彈之母」轟炸阿富汗的伊斯蘭國基地,及因企盼中國合作處理北韓問題,竟然馬上與中國習近平麻吉起來,展現執政後不同面向的川普,當前似乎以地緣政治優先於經貿議題。

經貿爭議的解決,本宜透過協商溝通管道,方可獲得雙贏結局,美中由貿易戰一觸即發的激烈對抗,轉為在談判桌上解決問題,對於與雙方利益牽絆甚深的台灣,未必不是好事。然而,眼前所知中國對美退讓的是開放美牛、增加對美農產品的採購、放寬美金融業進入中國市場,這些相對於每年高達三、四千億美元的貿易失衡,可說微不足道,以之作為交易條件,並不符合比例原則。何況,人民幣仍呈現貶值,而三月份中國對美出超再度暴增,川普誓言解決的經貿失衡根本沒有緩和跡象,因此美國就伸出和解之手,主動替中國的匯率操縱國解套,實在太過草率。

癥結在於初上台的川普於內政議題上並未得分,不但在健保、移民禁令上遭到挫折,且美國人殷切期待的基礎建設、降稅與吸引製造業回流,均未有實際的進展,其選戰團隊更捲入與俄羅斯介入美國大選的疑雲之中,因此地緣政治議題可能成為轉移焦點、提振威望的策略。即使如此,北韓問題仍然不具有迫切性。北韓固然是東北亞的麻煩製造者,核子試爆、導彈試射及其獨裁體制,確實是區域安全的隱憂,但目前金正恩的動作也僅止於恫嚇層次,這或許是其鞏固政權的一種手段,也沒有得到中國背書支持,因此開動戰爭機器的可能性仍極其微小。它不像敘利亞毀滅性內戰的解決迫在眉睫,將之當成無論付出任何代價都要馬上解決的議題,判斷是否得當,值得商榷。尤有甚者,川普甚至透露在川習會中對習直接表示,他的政府不會接受美國對中國貿易繼續維持龐大逆差,「但是你想要做筆很棒的生意嗎?解決北韓問題,那就值得有貿易逆差。 」換言之,為了解決北韓這個麻煩製造者,川普甚至願意接受美中貿易嚴重失衡的現狀。

由此可見,當前川普的政策思維係寧以地緣政治利益換取經貿利益。而中國是美國解決北韓問題不可或缺的幫手,即使它不合作,但願意旁觀,美國就可以無後顧之憂,甚至對北韓採取軍事行動,因此,川普為了解決北韓問題而與習近平化敵為友,結成麻吉;相反的,在敘利亞內戰議題,即使他一再表明欣賞普廷的領導風格,卻因地緣政治摩擦,仍選擇與俄羅斯為敵。顯然在地緣政治之前,國際上沒有永遠的朋友,也沒有永遠的敵人。而由川普對中國態度的戲劇化轉變來看,其施政風格充滿不確定性;或謂唯一可以確定的,就是不確定。川普不確定的政策取向,將塑造何種形態的國際關係,對台灣的影響又如何,值得關注;政府必須及早面對,做好因應,才是正途。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