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共和國》林憲同/「汪道涵字條」的阿扁密使事件

2017-04-17 06:00

林憲同/律師

阿扁忽於近日向媒體秀出一張「汪道涵字條」,大談兩岸秘辛;實則,這是筆者於二○○○年五月北京行所引發的一件兩岸密使事件。筆者在十七年後應該把這件密使事件,話說從頭。

話說二○○○年的台灣大選,國民黨分裂成「連宋」兩陣營;又因李登輝惡意操弄「興票事件」,致令宋楚瑜以三十多萬票敗給「民進黨的『扁連配』」。這樣的大選結果,完全出乎北京意料之外;兩岸即將面臨「『台獨』民進黨」執政的不可知變局。北京一片譁然,北京軍方甚至對江澤民施壓指稱,如果陳水扁的「五二○就職演說」語涉不當,軍方就要對台動手…。眼見兩岸忽起波濤;就連江澤民也要壓不住軍方陣腳了。於是,北京有人建議,不妨透過人傳話給阿扁,叫他小心講話等。問題是:誰可當傳話人?

一九九九年底的台灣大選前,忽然由大陸跑來一位自稱具有人體工程學特異功能的李建軍,且來到了台北;他藉著替連戰看祖塋和家運,引發台灣政壇喧騰一時。最後,連戰真的一如李建軍預斷的落選了;李建軍在台灣則娶得一位影藝界明星,並於二○○○年大選前,即住居到美國西雅圖。我在台北與李建軍曾有數面之緣;他是為那位美嬌娘的法律事務而來請教我。我於選後的二○○○年四月清明節到加拿大溫哥華探視兒女,遂與李建軍通上電話,並獲李氏夫婦邀請前往西雅圖聚敘。就在西雅圖又經李建軍介紹一位來自台北的吳福全先生,四人共同進餐。席間,吳福全談起,他於一九九三年的APEC曾在西雅圖出面接待過江澤民;因此,他將於二○○○年四月中旬獲邀前往北京云云(以下關於「吳福全『北京行』」部分,另涉其他政治議題,在此不述)。

二○○○年四月十六日,我在台北市松江路的律師樓,忽接吳福全由北京來電說,他將於近日由北京專程飛來台北找我「談一件『大事』」。果然,四月二十日前後,吳福全就出現在台北當面告知,北京要我去找陳水扁談「五二○就職演講稿」;吳氏並攜來一紙由北京陳姓教授具名的親筆信函,並附來一大一小的兩片古玉(街頭隨處可見的不起眼物件);信函與古玉,我都有拍照存證。信上要旨厥在:兩岸應該化干戈為玉帛;絕對不要演生戰禍云云…。我認為茲事體大,當場打電話給台南後壁家鄉的黃崑虎(時任李登輝之友會總會長暨深綠獨派的「挺扁大咖」),我對黃崑虎說明上情;他說,他已訂期前往日本,目前也不便另對李扁二人說甚麼;甚至因為茲事體大而又說不清楚來龍去脈,反而會造成更大風波…。我遂此打住;但是,至少我已就這件事向綠營備過案了!!

另者,當時的中國國民黨中央秘書長馬樹禮先生於一九八五年自日本返台接任以來,為了工作方便而租用我的仁愛路一段六號十二樓做為寓所;我因此機緣而與馬秘書長建立親如父子的深厚情誼。二○○○年四月馬秘書長第一次返回祖籍江蘇祭祖掃墓;我本想隨行而未果。關於上開「五二○就職講稿」一事,我則不方便逕對馬秘書長告知。因此,我決定就在四月下旬即與吳福全結伴飛往北京。抑且,在此另應附具一段故事:我是「一九九○年北京世界法學會的『台灣律師團長』」,我因此行而與北京台辦、台研所及統戰部等涉台單位早已熟識並有互信基礎,對我而言,「北京行」應屬熟門熟路;何況這件切關兩岸重大關係的大事,我更有要把它辦好的使命感。於是,我在四月下旬與吳福全二人結伴飛赴北京,(住在「釣魚台賓館」,直接面見相關人士暨確認有此政治任務存在。我答應返台就會立刻去見呂秀蓮暨完成這件事。我於五月一日先飛南京,陪同馬秘書長面見江蘇省書記(晚宴)暨陪同遊訪秦淮河等歷史古蹟…。五月三日再飛雲南昆明去搭救一位陷入法網的台南鄉親(詹龍欄)。五月五日返回台北,五月六日下午先到桃園去找呂秀蓮的大哥呂傳勝律師,告知全部背景情由。呂律師也認為,這件事深具歷史性意義。呂律師二話不說,他立即開車送我去見呂秀蓮。

二○○○年五月六日下午三時左右,在桃園市區的呂秀蓮寓所大廳內,三人見面。我當面拿出北京信函正本及兩塊古玉,詳細告知本案前後緣由暨說明我在北京的一切行止(見過那些人)。呂秀蓮非常冷靜又誠摯的說,這件事深具意義,她願意幫忙促成。但是,她明言並未參加研議就職演講稿。她又說,當天晚上(五月六日)陳水扁就要在桃園謝票;她會對陳水扁轉交物件暨轉告這件事。我即與呂傳勝律師致謝,並引退離去。

我在五月十日從媒體報導得知,中研院院士清 大校長沈君山已於二○○○年五月十日動身到達香港;他將代表陳水扁去一趟上海及北京云云。但是,結果則是沈君山在上海見到了汪道涵先生;北京則沒讓他去。於是,沈君山就在上海直接從汪道涵的口中聽到今日陳水扁唸唸有詞的那段名言(汪道涵說,兩岸都是中國人。大家應該發揮中國人的智慧,共同解決未來一個中國的問題);陳水扁的二○○○年五二○就職稿中,也就濃縮寫了這段話,藉此緩和了兩岸的緊張關係。但是,陳水扁今日手中那張記錄汪老說詞的紙片,果否確是汪老親手寫成的手稿?抑或僅是沈君山的當面記錄?關於這一項歷史證物,由於汪沈二人均已不堪求證;兩岸則只能從陳水扁今日手中存稿去核驗筆跡斷定了。

此外,另應敘明一件事,二○○四年大選中,由於當時中研院李遠哲院長挺身挺扁;即因此故,大陸方面絕對不會讓李遠哲踏進大陸一步。即因此故,沈君山院士遂有這件歷史性的「大陸密使行」。但是,探本溯源的說,我應該才是促成這件「沈君山密使行」暨汪道涵先生留下智慧名言的「幕後密使」。陳水扁、呂秀蓮、呂傳勝和筆者這四位台大法律人,就很有機智的共同抽掉了「兩岸危機的『引信』」。但是,陳水扁根本沒有見過汪道涵本人;卻不知今日阿扁,為何直到二○一七年的四月,竟要展示「汪道涵字條」?若問:對於這件穿梭兩岸促成的密使事件,有何感想?我則曰:這只是歷史的偶然罷了。是為誌。

《自由共和國》強力徵稿

《自由共和國》來稿請附:真實姓名、身分證字號、職業、通訊地址及戶籍地址(包括區里鄰)、夜間聯絡電話、銀行帳號(註明分行行名)及E-mail帳號。

刊出後次月,稿費將直接匯入作者銀行帳戶,並以E-mail通知。
文長1200字以內為宜,本報有刪改權,不願刪改者請註明;請自留底稿,不退稿;若不用,恕不另行通知;請勿一稿多投。

《自由共和國》所刊文章、漫畫,將於 「自由電子報」選用,不另外奉酬。
Email:republic@libertytimes.com.tw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