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TOP

自由廣場》台灣不只一位瓊瑤

2017-04-16 06:00

◎ 伊佳奇

瓊瑤女士寫下:「我的丈夫失智了!請求你,最後一個忘記我!」如果社會能早日建立社區失智症照護網,教導家屬如何照護失智症患者,瓊瑤女士的心願有可能實現,更能減少許多失智症家庭的壓力與困境,長照二.○不能還停留在口號階段。

失智症的照護需要根據患者疾病類型、病程階段、退化狀況、現存能力、營養狀況、生命史、興趣等,設定階段性的照護目標,及規劃出階段性的照護計畫,並隨著患者生理與心理等功能變化做調整。醫療與生活照護並重,要能將復健活動,根據患者現存能力,將能激發他興趣的活動融入規律化日常生活中,不再是平淡無趣的制式化、醫療式復健活動。

如果無法建立如此的復健生活方式,血管性失智症患者會依腦血管病變而定,一般呈現階梯式退化現象,常見症狀有:情緒及人格改變、動作緩慢、反應遲緩、失禁、吞嚥困難、步態不穩、易跌倒等。

今天是政府該做未做,才會讓許多家屬感到什麼都不能做!如果政府長照二.○能早日建立社區失智症照護網,提供家屬疾病的知識、照護的技巧、以生活自立的復健活動方式、及能支持家屬照護的喘息服務與支持團體服務,面對失智症疾病是有方法可以減緩退化。

在她的例子,用認知活動的訓練,無論是瓊瑤女士本人、照片、姓名圖卡、影片等方式,加上他們夫妻過去共同記憶中的活動,譬如瓊瑤女士第一部小說、電影「窗外」,做為認知活動的素材與記憶連結,雖無法阻擋失智症的退化,卻有助於達到「最後一個忘記我!」的心願,就算已失語,但從眼神中,仍可表達出熟悉與有感情的神情。

今天政府長照失智症政策,忽視人才的培育,忽略對家庭照顧者的培力,導致社區失智症照護網無法建立,甚至衛福部宣布去年十二月推動「失智症安全看視」試辦計畫,今年初宣布各縣市成立失智症共同照護中心,至今均見不到蹤影,政府倘無同理心面對台灣二十六萬的失智症家庭,類似瓊瑤的家屬眼淚將不斷流出,家庭悲歌會持續出現。 (作者為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顧問)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
本文相關: 失智症 長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