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談》兩種民粹

2017-04-01 06:00

兩種民粹在台灣形成風潮︰一種是工運、環保、小文青之類的情懷,訴求落實各類正義,例如居住正義、環境正義等,充滿理想性,不可妥協;另一種是威權體制及其利益分贓共犯結構的殘餘,他們雖為既得利益階級,卻以弱勢者的姿態出現街頭,以曾為黨國賣命為由,要求既得利益一毛都不能少。

其實,理念派民粹若能就事論事,凡事先了解來龍去脈,看清局勢,不為有心人所利用,則抗爭之路的終點,會是一個進步的社會。但是,若只剩下拋頭顱灑熱血的激情,腦子裡卻一片空白,便容易受到誤導,無畏的抗爭最後將淪為貪得無厭者的籌碼。

例如少數都更中的釘子戶,未必如他們所宣稱的,對老房子有感情,實際上只是想要更多利益分配,卻很會演戲,理念派民粹若一再被這種人所利用,將會耗盡運動的能量與正當性。抗爭不能只有理念的無限上綱,卻無視事實真相。

至於那些為了維護既得利益而走上抗爭之路的民粹,因為與多數人站在對立面,得到的支持與認同很少,卻因與切身利益息息相關,虛張聲勢的能力超過理念派。這些人很清楚自己真正的訴求上不了檯面,只好搬出他們最熟悉的黨國思想,好像一日為國家效命,就有一種所謂的信賴原則,規定國家供養他們衣食無虞,還要供其出國旅遊、吃喝玩樂,甚至繳房貸,否則便是對不起他們。

民粹的存在是很正常現象,但台灣的悲哀在於改革也分黨派、意識形態。年金改革本質上是追求國家財政健全與世代正義,跟黨派無關,但有些人卻因認為抗爭者是同一國的,因此便無條件聲援,堅持年金不能改,否則同溫層便會崩潰。從這個角度,才能了解有些腦筋不清楚的媒體人為何反對年金改革,與日薄西山的「八百壯士」長相左右。(蘇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