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稱職三軍統帥的啟示

2017-03-23 06:00
圖為蔡英文總統21日南下高雄左營海軍基地,參加敦睦遠航訓練支隊啟航,主持潛艦國造簽約儀式並登上磐石軍艦與潛艦參觀。(資料照,記者張忠義攝) 圖為蔡英文總統21日南下高雄左營海軍基地,參加敦睦遠航訓練支隊啟航,主持潛艦國造簽約儀式並登上磐石軍艦與潛艦參觀。(資料照,記者張忠義攝)

如果詢問台灣公民,蔡英文總統上任後最一板一眼的國家發展政策是什麼?普遍意見恐怕會認為非「國防自主」莫屬。軍事領域,並不是蔡總統過去養成教育、工作經驗、社會歷練的強項,甚至可能是最陌生的一塊,為什麼反而可以比較讓外界不願多所置喙?這應該是滿有趣的思考話題。

台灣的民選總統有兩個角色,一是國家元首,二是三軍統帥。前者受限於憲政體制,既非總統制、也非內閣制,權責問題始終未能透過憲政改革徹底釐清;這種制度性缺陷,造成每位原本在野時大力詬病現任者的政治菁英,一旦進入此一雙頭馬車的政府體制,幾乎都會幹出他們過去眼中最睥睨的相同行為,這是權力邏輯使然,從而也嚴重影響施政的效能。但後者則不然,這是軍令如山的一元領導,如臂使指之下,幹得好不好,自己負責,無從推諉,沒有模糊空間;以台灣的國家處境,更有不可失敗的壓力。

體制因素影響之下,每位三軍統帥的治軍方式與國防政策,必然個人色彩清楚鮮明。以前任馬英九為例,他一向主張兩岸和平是建立在政治和解之上,軍人與軍事,從來就不是自認為很懂的他之優先順位。現在的蔡總統則不同,在軍中跌到谷底的士氣下,接掌重擔,只要確立提振軍心的信念,有關國防戰略的擬定,必然就會虛心廣聽各級將領的建議,放手讓各軍種呈報願景;再基於領頭錨定、抓大放小的治理原則使然,帶動的是整個系統的復興,不是幾個人在台上唱獨腳戲,或是綑綁於既有組織不得伸展,於是不僅氣象不一樣,甚至幹得比前任統帥更稱職。

相對來說,文人系統的弱勢又該如何解決?前面提到有關憲政體制的問題,除非修憲、制憲,已是現狀,在這種情況下,我國的政府治理必須從時空背景、領袖特質、政策節奏、團隊成分等幾個關鍵要素加以分析,再來慎重選擇出最適切的治國途徑,才有助於達成福國利民的目標。

從這個角度,我們必須誠懇提醒政府當局,台灣當前的政經環境,並不是一九三○年代美國華爾街爆發股災,引發全球性經濟大衰退,美國失業率竄升到二十五%,因此亟需「救世主」的時代;當年的美國民眾容忍部分獨裁,同意政府階段性地採取更多的管制和干預,以期把國家從失速的墜落中給拯救出來,這種需要,在今天的全球政經局面中,早不復見。

即使在那個背景下,能夠操作如此施政模式的,也必得要仰賴強勢的領導風格。這種人通常是極為高明的演說家,樂於不厭其煩地對外說服,勇於化解歧見,例如羅斯福總統被統計任上開過九九八次記者會,他在三月四日上任,三月八日就與新聞界見面,面對一百多名白宮記者,全場不看文稿,即問即答,他向全美放送的「爐邊談話」,也無不以堅定的言談,表現出完全的自信。連當時的英國駐美大使都打報告給他們的外交大臣說:這個人充滿活力,能果斷處理國家的問題,恢復了美國人的信心。

這種領袖特質,不是只有口才而已,還得表現在明快的政策節奏上。再以羅斯福為例,他上任才第七天,就提出重建政府信用法案,以取得縮減老兵撫卹,降低政府工資十五%的授權。兩天後,更出面向全美民眾闡述政府針對銀行危機準備採取的處理措施。短短百日之間,他所提出橫跨金融、財政、公共工程、農業等一系列的法案,竟然得到國會幾近全部買單,可見他的手腕與威力。至於其執政團隊,當然要迅即動員,不能延宕決策,一名副部長只因與其政策路線相左,有所遲疑,不久就請他走路。在這樣的力度下,才得以構成「新政」實施的配套,那麼,台灣今天有沒有類似的條件?

德國總理梅克爾是當代卓越的領袖,其「新社會市場經濟」諸多概念引人共鳴。她認為,政府需要爭取更大的自由,讓大家都能放手去做該做的事。要創造就業、成長,就必須打開窗戶,讓空氣自由流通。國家,要確保全體有機會參加競賽,而不是用保護主義的心態,限制大家的機會。她也一針見血指出,企業的營收,有六%要花在應付種種官僚規定上,政府應該把錢用在培養年輕人身上,而不是發展出更多新的管理規定。這些務實的見識,既理性且溫暖,更加值得奮發圖強中的台灣參考。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