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一例一休」真的要錯到底?

2017-03-20 06:00

美國聯準會如預期升息一碼,且今年可能再升息二到三次,顯示美國經濟已經走上強勁復甦的道路。全球經濟火車頭的引擎發動了,對資本市場發出一個正向的訊息。而台灣景氣顯然也由谷底回升,力道不弱,最近甚至可能亮出景氣轉趨熱絡的黃紅燈。全球經濟出現自金融海嘯以來難得一見的榮景。

世界經濟向上提升對台灣這個貿易國顯然是個好消息,不過,我們的經濟前景卻仍存在隱憂。我國近年的經濟成長主要來自外部需求,內部需求一直疲軟,如今在景氣上揚途中,又突然出現一例一休的變數,可能削弱內需成長力道。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直言,今年民間消費力道不如去年,原因之一就是一例一休的衝擊,且一例一休的效應才剛開始,後續效應若持續擴散,可能減少民間消費及投資,進一步拉低今年的經濟成長率。誠然,牽絆經濟成長的因素很多,但一例一休的負面衝擊,無論在產業運作或勞資感受與民調,在在印證現行的一例一休乃是台灣經濟再起的一大阻力。

前國發會主委管中閔直言,今年民間消費力道不如去年,原因之一就是一例一休的衝擊,且一例一休的效應才剛開始,後續效應若持續擴散,可能減少民間消費及投資,進一步拉低今年的經濟成長率。(資料照,記者陳志曲攝)

事實上,在管中閔提出此一觀點同時,全國地方首長正掀起一股要求檢討一例一休的風潮。首先楬櫫大旗的是台北市長柯文哲連日來批判一例一休「管太多」,搞到「天怒人怨」。而南投縣長林明溱更拋出「研議能否不實施」的震撼彈,直接槓上行政院。南投縣以觀光產業為主,淡旺季差別很大,淡季人力閒置,就是等著旺季時充分調配運用,但毫無彈性調整空間的一例一休與加班費計算標準過高,對於微利且偏重人力的觀光產業形成重創,因此林縣長坦言「忍了三、四個月」,才發難質疑中央。而各地首長因多數係執政黨籍,故而仍表達遵守法令的立場,卻對一例一休多所保留,紛紛提出修法或彈性解釋的建言。由此可見,對一例一休的反彈,必須著眼於勞資需求與經濟發展,不可有藍綠之分。遺憾的是,政府的回應卻充滿政治防衛心態,黨政高層透露必須挺住修法壓力,否則會「開花」,勢必引發勞團大反彈,反映民進黨仍未切實了解一例一休窒礙難行的困境,及其對台灣產業帶來的可怕衝擊。

其實,修訂勞基法落實全面週休二日的大方向,絕非勞資共同反彈的主因,在一個國民平均所得超過二萬美元的國家,勞工若還不能週休二日,必須以血汗撐起經濟,那不僅是國家之恥,更會造成社會的對立與矛盾。然而,此次勞基法修訂固然帶有照顧勞工的進步性,卻因主事官員缺乏對產業實況的理解,忽視各行各業的不同生態,加上在野黨以更嚴苛的兩例咄咄逼人,以及勞團的激烈抗爭,執政黨為了求執政績效,遂以繁瑣嚴格的「一例一休」作為綁住勞資的手銬腳鐐,種下如今勞資消費者三輸的惡果。易言之,一例一休不是錯在週休二日,而是在於它的僵固、缺乏彈性。

台灣社會在失去經濟上的打拚動能後,制度變革與對弱勢者的保障,成為政治進行曲的主旋律。坦言之,台灣勞工意識普遍缺乏,不是失之過激,由少數職業抗爭者帶頭,就是全然溫馴,淪為象徵樣板,非左即右,無法反映多數勞工的聲音與權益,因此一部進步的勞動立法是必要的。可惜,此次勞基法修訂雖然體現了週休二日的精神,卻將法令規定無限上綱,舉凡「一例」的規定造成七天必須休假一天,加班時數的限縮導致企業在旺季時無法以合意方式加班,提升企業的營運績效與勞工實質所得;而加班費計算標準,簡直到了以人力成本為唯一成本的不合理狀態,因此企業寧可休假亦不願加班,超高標準的加班費因而看得到吃不到,對勞工所得提高毫無助益。

一例一休引發的負面效應,已經顯而易見,因此修法之聲再起,但政府仍以政策穩定為主調,一再表明短期內並無修法考量。坦白說,修法並非要降低勞工權益,只是要求賦予產業與勞工更多工作的彈性,如此而已;但政府明知政策錯誤卻仍堅持到底,一旦到了無法挽回的地步,損及政府威信事小,拖累台灣經濟再出發,這種罪過執政者承擔得起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