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鏗鏘集》台灣人的風骨與軟骨

2017-03-13 06:00

拿白先生與彭明敏相比,實在太抬舉他,也對彭教授不敬,但他們兩人見識與風格的反差,正好突出威權統治下形成的兩種台灣人:骨質疏鬆的投機小政客,和高風亮節的台灣人知識份子。

拿白先生與彭明敏相比,實在太抬舉他,也對彭教授不敬,但他們兩人見識與風格的反差,正好突出威權統治下形成的兩種台灣人。(資料照,記者羅沛德攝)

白先生被蔣經國列為吹台青,幾十年後,為選黨主席,還對小蔣感激涕零,令人起雞皮疙瘩。這種從小就患軟骨症,只知仰人鼻息,期待外來統治者恩賜的小政客太多,阻礙台灣民主政治的發展。

彭明敏在還沒有「吹台青」之名以前,已經是學術上卓然有成的台灣青年,蔣介石要拿他當樣板,讓他成為台大政治系最年輕系主任、委以出席聯合國大會代表團「顧問」,要他對付「台獨」。

如果彭明敏只是白先生那般見識,「感恩圖報」,依國民黨劇本演出,那白先生之流算老幾?但他選擇知識份子的良知,發表「台灣人民自救宣言」,主張確認台灣與中國一邊一國的事實,及重新申請加入聯合國,十大傑出青年竟因此入獄。

國民黨的戒嚴統治是另類「文攻武嚇」:文攻靠教育、控制媒體進行洗腦;武嚇靠軍警、特務、黑道、司法打壓;罪名依「籍貫」區分為「共匪」或「台獨」。

兩蔣也許認為彭明敏一介書生,沒什麼路用,不如多養幾個軟骨政客,但對面攤的周恩來知道「台獨」與中共並非同路,也更了解知識份子的厲害。他與尼克森、季辛吉的密談,沒把蔣介石放在眼裡,怕的卻是彭明敏代表的「台獨」。

幾十年後,兩蔣去矣,白先生飽受同志奚落,還要靠軟骨哭靈爭鋒;彭明敏風骨剛毅,一路走來,為台灣這塊土地、這個國家忠誠奉獻,未居廟堂,卻引領風騷,催生了台灣新世代的「天然獨」!

(作者王景弘,資深新聞工作者)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成為好友,謝謝!
本文相關: 彭明敏 鏗鏘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