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與國際脫軌的「中生承諾書」

2017-03-07 06:00

最近台灣高等教育爆發了兩岸學術交流所衍生的嚴重問題,自二○一○年以來,包括台大在內的國內公私立大學為了順利招募中國研修生,居然以各種方式與對岸簽下了「課程不涉政治」的承諾書或聲明書。這個「一中原則」具體化的暗度陳倉,在馬英九任內違法私通了多年,真是繼「九二共識」之後,國共猥瑣交往的又一實踐。

最近台灣高等教育爆發了兩岸學術交流所衍生的嚴重問題,包括台大在內的國內公私立大學為了順利招募中國研修生,居然以各種方式與對岸簽下了「課程不涉政治」的承諾書或聲明書。(記者洪美秀攝及翻攝)

稱其猥瑣,係因一個由台灣全體公民投票產生的民主政府,卻瞞著自己的學生、家長、社會,甚至連國立大學都放行出具保證:在中國學生面前,一定會鎖喉閹割、自戕承歡。如此的交流樣態,還有什麼更貼切的形容詞?

所謂的中生承諾書,是台灣的大學校院若要引進中生就讀,必須在諸如「課程內容不涉及任何政治敏感等活動,不得從事任何有關一中一台、兩個中國、台灣獨立等方面活動」、「學習內容不會刻意引導學生涉及兩岸等爭議性政治議題」等書面上畫押;此等獨步全球的學術交流模式,片面遂行了六七年之久,各校的管理階層如入鮑魚之肆,竟已毫不在意,看來我們的高教結構恐怕真的出了很大的問題。

首先,全國大專校院五大協進會在事後發表的共同聲明,是以與全世界競爭、全球高等教育環境接軌為由,進行辯解;甚至宣稱:陸生與外籍生一致,課堂上以專業學習為重,不涉及政治敏感議題。在民主國家,政治就是公民的日常生活,哪裡敏感?而其思想、哲學、理論,也是社會科學領域的一門專業,豈能排除?何況國際間何有類似承諾書?這些校長們的人文素養、教學自主意識,令人難以置信。

其次,有關全球競爭與高教接軌的目標,望之儼然,但根據教育部的統計,一○五年度,台灣招收了十一萬六千餘名的境外學生,單獨中生就有近四萬二千人,全球比例明顯失衡;若再進一步分析生源類型,不少因少子化衝擊、飽受經營所苦的私校,是以「團客」的方式,一人一學期十萬費用,整班大量引入,這究竟是接著什麼軌?其真實目的,與馬政府時代招攬中國觀光客,當時國共合謀的偏差心態有何不同?

再者,中國學生來台就讀屬於兩岸人民往來事項,「兩岸人民關係條例」第三十三條之三規定,我國學校與中國學校的書面約定,應先向教育部申報,內容不得違反法令規定或涉有政治性內容,否則罰款一萬至五十萬元,且要限期改善。過去國民黨政府刻意放任不管,任令每所大學各自為政,讓情況脫序,現在陸委會與教育部皆已判定此舉有失對等、尊嚴意旨,恐有牴觸之嫌,一旦兩岸學術交流的規範準則確立,過去混亂的交流秩序必須重新整理。

值得一提的是,中國總理李克強才在全國人大會議的工作報告強調:今後將持續推進兩岸經濟社會融合發展,「為台灣同胞,尤其是青年,在大陸學習、就業、創業、生活提供更多便利」。國台辦主任張志軍也說,要大力推動兩岸民間交流合作,扎實推進兩岸和平統一。換句話說,民進黨上台後,中國為避免雙方漸行漸遠,加大民間交流的力度,仍是其和統政策的主旋律。既然如此,對岸何須反以政治設柵,陷青年交流於複雜化?

事實上,國內不乏拒絕簽署、交流照行的案例,倘若由於國內各大學的堅持,中國即不放行中生來台,如此以前提條件、侵害教學自由,不要也罷!同時,這麼做未嘗不能刺激各大學認真看待:加速國際化的治校腳步,已不容再有稍慢。至於無法經營出辦學特色的大學,若因此提早退場,也有助於高教資源配置的有效調整。

藉著對中生承諾書的全面清查,理順兩岸開大門走大路的相處之道,其實對雙方長期的和平發展前景,才具有促進理解的正面意義。這是台灣難得可以主動作為的政策檢討,大可放手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