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為「一例一休」補破網

2017-02-17 06:00

蝶戀花旅行社的武陵賞櫻團發生重大車禍,震撼社會。儘管車禍確切原因尚待調查,包括疲勞駕駛、血汗出勤、遊覽車拼裝、進口大客車課稅、車輛維修、道路設計不良、低價高風險旅遊產品等諸多問題,都備受關注、廣受探討。去年七月高速公路剛發生觀光巴士火燒車,本週一又有遊覽車釀出大禍,合計將近六十人罹難。坐大車集體遊覽本是樂事一樁,如今卻變得極度危險,實非國人所能坐視。如此攸關行車基本安全的事故一再發生,相關各方須亡羊補牢,否則出事極度悲情,事後有如水過無痕,讓悲劇一再發生,人命平白喪失,台灣不應是這樣的社會。

蝶戀花旅行社的武陵賞櫻團發生重大車禍,震撼社會。(資料照,記者劉信德攝)

檢討現今觀光旅遊業,業界常以「俗又大碗」產品廣為競爭,業者採壓低成本維持經營,這其實也是台灣許多產業「低價格、低成本、低獲利」的一貫模式。姑且不論疲勞駕駛是否這次真正肇禍主因,從出勤及作息紀錄看來,司機的確很操勞,勞保等基本權益保障也不足,像蝶戀花這種中小型旅遊業的員工福祉尤值得特別關照;如勞動法令靈活符合現實,勞僱雙方不必以變相僱傭關係規避法令限制,業者營運不致建立在員工血汗之上,員工福祉也相對有保障。有如檢方調查這次車禍重點之一,在業者是否明知安排工時以及行程遠超過司機體力負荷,仍執意提供「不安全的服務」。從這一角度看,執行並落實週休二日,使包括司機在內的勞工不致過勞,確屬必要。

實施週休二日,讓勞工有較多休閒,對勞資雙方及整體經濟產業都有利,本係美事一樁。不過,這一公共議題從去年下半年以來紛紛擾擾,最終雖以「一例一休」定案,至今爭議並未落幕,主其事的勞動部長還因此換人做。有如國人所見,「一例一休」導致公司行號排班複雜繁瑣,用人彈性變小,臨時工增加,正職員工收入未必提升,不少業者減少服務或漲價,社會承擔後果,造成所謂「三輸」,是沒有贏家的政策,乃有「爛蘋果」之譏。

事實上,「一例一休」並不是推動週休二日最糟的版本︰相較於修法過程中國民黨所主張的「兩例」,即週休二日,不得加班;或如時代力量所倡議的「週休二例假」,假日上班領加班費再補休一天。後兩者對經濟產業傷害更大,從而,「一例一休」這一蘋果雖爛,顯然還不是最爛的。儘管如此,「一例一休」仍須轉輸為贏,要讓贏家出現,自應回歸勞動法令的基本要領,亦即彈性、靈活、務實。

其中,「一例一休」可考慮的權變之計,主要是放寬彈性工時,尤其加班時間上限。這一建議,見諸工商大老及學者的呼籲;剛好日本最近在研議修訂勞動法令時,也重視這一議題,值得借鏡。

日本政府本月十四日宣布,打算改變勞工加班時間上限,其重點包括︰把每月加班上限由現今的四十五小時提高為六十小時,一年上限為七百二十小時;加班時限一體適用,業者可根據業務淡旺季調整員工加班時間,但超時違反者受罰;政府還將針對企業旺季研議提高上限,但以不超過有「過勞死」之虞的每月加班一百小時紅線為原則。程序上,政府要與勞資雙方代表團體協商,達成共識後,預計今年內提交國會審議,二○一九年實施。

必須強調,日本一方面「過勞死」案例頻傳,反映其工作狂的社會傳統,最大廣告公司電通去年十一月就因一名員工過勞自殺而遭強制搜查。另一方面,為了發展創新服務、吸引人才、增進女性就業,日本也亟思改變工作方式,包括彈性工時、在家工作、短時期工作。上月的調查顯示,全日本有八%企業實施週休三日,在總工時每週四十小時不變的情況下,彈性調整上班時間。

舉日本為例,既因它是先進國家,研擬修訂勞動法令不僅重溝通協調不冒進,也特別講求彈性,且顧及中小企業及國際競爭力。以加班時限為例,如提高為六十小時,將較我國的四十六小時為高;時間多少是一回事,彈性才更重要。

各項指標顯示,今年台灣經濟成長雖不宜高估,但回春之勢日漸明顯。週休二日雖是大勢所趨,以彈性、靈活、務實讓修法及實施的爭議及早塵埃落定,勞資一起為振興經濟通力合作,這是主政者當前的經濟要務。

本文相關: 社論 一例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