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談》司法官請勿做扼殺改革的罪人

2017-02-14 06:00

台灣進行的各項艱辛改革,正遭遇到仍困於一隅的部分軍公教退休人員的頑抗,尤其這些頑抗者準備以「黨國遺緒」的司法官為後盾時,改革的成功與否,台灣司法界的動向才是真正的關鍵。

在國民黨掌控一切的時代,我們相信「法院是國民黨開的」這句話,因為法官也是人,會有七情六慾,會想著升官發財,會不時想著如何利用職權消滅異己,他們寧願給別人的生活增添恐懼,才不會招致上級的打擊壓迫,也不會把自己的生活帶入恐懼之中。
在國民黨掌控一切的時代,我們相信「法院是國民黨開的」。(資料照,記者方賓照攝)

就這樣,很簡單,只要上級的一個口令,他們絕不會有兩個動作,乖乖聽命於黨中央,是他們工作上的唯一準則。

司法官的這種文化和他們在工作上所展現的種種作為,對照台灣人民高達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不信任度,只是剛剛好而已。

我們也相信,司法官因政治背景而造成的封閉與墮落,已隨著台灣的民主改革而強度遞減,但是,到了馬英九執政時代,那些死抱黨指揮司法的司法官,則是不知「司法迫害」已進入了回光返照的階段,更加無所顧忌地在檢察官、法官的位置上共同參與多起的政治鬥爭。

台灣政黨輪替已第三次,所有的重大改革絕不能一而再地半途而廢,尤其人民對司法改革的期盼甚殷,在政治控制不復從前的背景下,司法官理當重新評估政治情勢,呼應大多數台灣人民的要求,自己進行心態與作為的調整,你們在工作上的表現,將決定未來司法改革的力度。

以國民黨黨產案為例,台北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隨意曲解憲法來維護「不當黨產」,予人「黨國遺緒」、「政治考量」的批判。

即將進行的年金改革,高度既得利益的反對者亦準備搬出「司法武器」來對抗,這是小英政府必須未雨綢繆,司法官們也應有所覺悟的重大關鍵時刻。

現在拋出的是「司法改革」,若司法官們繼續扮演令人民厭惡失望的角色,將來人民必定會出重手重新「改造司法」!(鄧蔚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