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社論》兩強相鬥下的台灣

2016-12-26 06:00

川普的執政人選幾乎全部浮上檯面,有人形容是「老白男」(老人、白人、男人),大抵呈現美國傳統右派的臉譜。這些人既受益於反全球化而躍上權力舞台,卻也是全球化獲利的少數菁英,共通的價值觀是結合自由市場、鬆綁管制、優勝劣敗的社會達爾文主義,以及將白人至上與美國榮耀交纏的新種族主義與愛國主義。因此隊伍中有華爾街大亨、禿鷹與石油業鉅子,也有狂熱的國防軍事建制派,這支隊伍揮舞「讓美國再強大」(MAKE AMERICA GREAT AGAIN)的旗幟即將上路。

川普尚未上任,地緣政治已然大震盪,聯俄制中,重建責任共同分擔的軍事同盟關係,對恐怖主義及其衍生的難民問題採取強硬不妥協立場。相對於歐巴馬任內在軍事上愈陷愈深,無力阻擋恐怖主義的蔓延,造成原本相對平靜的法德都成為恐怖活動的標靶。而阿富汗、伊拉克戰事歷經小布希、歐巴馬任期,仍然烽火遍野;敘利亞又淪為列強代理人戰爭的煉獄。美國境內的恐攻與校園槍擊事件頻傳,全球似乎已被暴力殺戮的病毒傳染,沒有一個安全的庇護所。而被戰爭驅趕的難民,也被極右派視為戰爭、恐怖主義的帶原者,拒之於各國國門之外。對難民的恐懼與仇恨,成為歐洲極右政黨運動快速崛起的大背景,顛覆了既存的政治版圖。英國脫歐、菲律賓杜特蒂與美國川普等政治狂人的出線、義大利公投的失敗,在在顯現極右浪潮的蠢蠢欲動。尤其,川普拿下全球最大強國的政權,更是極右民粹的大勝利。

川普勝出,意味全球大國權力競逐的新戲碼出爐,這是一條美國「聯合俄羅斯、歐盟、日本」圍堵中國的路線,翻轉了冷戰後期聯中制俄的美國全球戰略棋局。在川普主導的制中軸線上,長期被國際社會邊緣化的台灣,意外因川蔡通話躍上國際舞台,台灣的民主、人權與經濟成就,成為國際社會不得不重新正視的存在。然而,川普的反中其實是以經濟為主軸,軍事外交只是手段籌碼。這場美中貿易大戰一旦開打,將是一場超級大地震。一個是全球第一大經濟體,最先進的研發創新中心;一個是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最大的生產基地。第一和第二之間原本的產業分工架構,乃是美國掌握創新研發高附加價值端,中國則以低廉成本見長,建構完整的生產供應鏈聚落。如今,美國內部的分配不均已衍生嚴重社會經濟問題,而創新所產生的利潤過於集中少數,不足以改善基層生活,因此必須重振可以創造眾多就業人口的製造業,作為世界工廠的中國自然成為主要對手。

然而,在貿易戰激烈對峙的表象下,美中經貿關係其實相當錯綜複雜。一,美國一年雖然貿易逆差約四、五千億美元,但隱藏其中的智財權收入難以估計,所以貿易赤字真相如何,有待深入探討。其二,中國雖然擁有超額的貿易順差,三兆美元的外匯存底,但同時也是美債的第一大買主(最近第一債主的位子才讓給了日本),提供了美國人廉價的資金。如果川普想要推動五千億美元的基礎建設,擴大財政支出,卻與中國交惡,恐將影響廉價資金的來源。再者,既然減稅,則基礎建設的資金勢必舉債,但聯準會未來可能多次升息,又會增加財政負擔,造成爆表的國債更形飆高。最後,川普批判中國操控匯率,但是美國走上強勢美元之路,人民幣勢必貶值,未來貿易傾斜的形態只會加深,難以改善。儘管如此,中國高築的不公平貿易壁壘不除,美中貿易戰仍一觸即發。

中央銀行統計,台灣在全球價值鏈的參與度六十七.六%,為世界第一,對中國經貿依賴度亦達四成,出口中間財的比率也達到二十四.一%。易言之,美中貿易戰爭一旦爆發,勝負未定,但全球經濟恐怕已陷入蕭條與混亂,對於經貿高度全球化的台灣更是大災難。所以,川普的言行、政策與人事佈局,看似好戲連台,高潮迭起,但是台灣卻不能「站高山看馬相踢」,必須以嚴肅的心情研擬因應對策。更重要的是,增加企業投資、擴大公共建設、推動經貿多元化,分散風險,以提升內在成長動能,方可有效對抗外在的風暴。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本文相關: 社論 川普 美國 中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