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一片真心換瞎搞,農民無語問蒼天

回顧過去兩年多的時間,我們不但可以很清楚看到新農業創新推動方案的預期效沒有辦法達成,而死抱著糧食自給率的大農糧主義學者,自然也沒有甚麼新格局可言,最後,蔡政府的農委會不但沒有開創新局,更留下了許多爛攤子,其中之一就是綠色對地補貼。

Lin bay 好油

九合一大選結果出爐,農民選票全面反撲。上一次雲林縣市長選舉,西螺、二崙、崙背這幾個知名葉菜區,民進黨的李進勇大勝了13,600票,而四年之後竟然倒輸1,700票,民進黨的鐵票區就這樣翻盤。

回顧過去,在2008年、2010年民進黨最低潮之際,上述葉菜區的選民不離不棄一樣支持民進黨,而雲林縣長期以來也是民進黨的執政縣市,為什麼民進黨全面執政短短兩年後,農民卻反過來拋棄了民進黨呢?

過去農民的聲音在媒體缺乏發聲的空間,但如今透過各種社群軟體,農民有機會能以自媒體的形式來闡述意見,甚至能透過電視節目表達看法,如今的農民要的已經不是像社會福利般的補貼,而是訂單、通路跟輔導。在全球化的影響下,光靠舊思維的補助已無法應對挑戰,就算只鎖在國內,也只能面對這個不斷被攻擊和萎縮的市場,台灣這種補貼型的農業政策,長期飲鴆止渴之下,已經讓農業產業漸漸崩壞了。

雲林縣市長選舉,西螺、二崙、崙背這幾個知名葉菜區,上一次選舉民進黨的李進勇大勝了13,600票,而四年之後竟然倒輸1,700票,民進黨的鐵票區就這樣翻盤。(圖:擷自中選會網站)

補貼型的農業政策

2011年,當時任教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的陳吉仲教授說:執政者若不解決「結構性問題」,動輒喊出補貼價格,反而導致政府跟消費者都在付更多錢,卻無法真正造福農民。陳吉仲教授這番話真的太有道理了,補貼的確無法解決台灣農業結構性的問題,可惜當陳吉仲教授搖身一變成為陳副主委之後,就自己打了自己響亮的一巴掌。

眾所周知,荷蘭是農業強國,因為荷蘭人知道為了競爭而團結,全球各個國家也多著力在輔導農民組織的強化,以團結農民力量,共同形成私法人組織,共同經營,但台灣卻仍然將資源大量使用在個人式的補貼,而不是思考如何提升團體競爭力。

陳吉仲副主委在2016年12月8號提出《新農業創新推動方案》,成效臭蓋了一大堆,但實際的結果呢?當年他能推導出這種數字,我也很懷疑,但或許這就是他能從眾多學者中脫穎而出進入農委會的關鍵,先吹再說。如今幹話主委林聰賢也下台了,剩下陳吉仲代主委看守農委會,回顧過去兩年多的時間,我們不但可以很清楚看到新農業創新推動方案的預期成效沒辦法達成,而死抱著糧食自給率的大農糧主義學者,自然也沒有甚麼新格局可言,最後,蔡政府的農委會不但沒有開創新局,更留下了許多爛攤子,其中之一就是綠色對地補貼。

《新農業創新推動方案》中的預期效益。

綠色對地補貼

過去台日韓都有公糧收購的政策,如今日韓兩國都已經停止公糧收購,目前只剩下台灣還在執行。當年為了因應加入WTO之後對台灣農業帶來的衝擊,農政單位先後編列了「農業發展基金」與「農產品受進口損害救助基金」,共2,500億元。當初編列這些預算是希望能夠提升產業,讓產業有機會轉型,但最後這2,500億元卻變成濫發農業補助,畢竟產業規劃太麻煩了,還是直接發錢最直接,只是錢發完了什麼都沒有留下,問題一樣在。

在這個背景下,民進黨希望推動綠色對地補貼的模式來取代公糧收購,《新農業創新推動方案》中也講得很清楚:扭轉過去消極補貼的舊思維,建立強本革新的新農業。

講起來都很會,但做起來就亂七八糟了。

如果要推動綠色對地補貼,鼓勵農民種植可以賣的米,而不是交公糧的米,那就不應推行雙軌制,結果今年豐產導致糧價低,本來應該交給糧商的米又轉交公糧,導致第三季公糧留存幾乎達到90萬噸。

90萬噸是什麼概念?台灣一年的米總消耗量是120萬噸,存90萬噸公糧早已不是以過去戰備的意義來思考,單純就是補貼,政府每年花納稅人七八十億收購公糧,放三年之後再便宜打成飼料,意義何在?也難怪前農糧署長陳建斌曾公開表示,農糧署每收購一公頃的公糧,大概要付出10萬元。

在綠色對地補貼實施之前,農糧業界許多人都已預測到今年會發生的問題,因為綠色對地補貼導致的過量生產,最終還是削減了農民的收益。果不其然,今年一期稻作比往年每台斤低了1.5元,每公斤低了2.5元,如果以一期作約110萬公噸的數量來算,全台農民至少少了27.5億的收入,穀賤傷農,也難怪農民不滿,今年二期作一開盤甚至還開出8.6的低價,雖然慢慢回穩到了10元,但農民怎麼會沒有怨言。

今年豐產導致糧價低,本來應該交給糧商的米又轉交公糧,導致第三季公糧留存幾乎達到90萬噸。

我國稻米向來供過於求,只能靠公糧收購來創造需求,這一直是一個問題,公糧收購讓部分農民不管品質好壞,一股腦的將收成的稻穀讓政府來收購,產銷自然無法平衡。綠色對地補貼原意是希望解決供需失衡的狀況,但反而弄出爛攤子,讓產銷失衡更嚴重,如今連公糧倉都接近滿倉,如果明年又是豐收年,哪還有多餘的空間裝公糧?

農業是產業

農業是產業的一種,農委會早該認清自己產業輔導的角色,而不是只負責發補助的社福機關,雖然對地生產給付的觀念,其他國家都有類似的作為,但台灣卻把對地給付和稻米生產掛勾,導致稻米供需平衡的傾斜更加嚴重。

《國土計畫法》限制了農業區域只能做為農業發展使用,如果今天從事農業發展可以賺到錢,農民可以靠農業過穩定的生活,誰又會有意見?但現在光靠農業生產根本沒辦法過活,農閒之餘還要去打零工賺錢來貼補收入,這樣的農業發展區不是更顯得諷刺,也難怪農業發展區用選票做出如此大的反應。

台灣過去利用人口紅利轉向內需型農業,安穩地度過了一些日子,但在全球化的競爭下,停滯不前的產業已經越來越弱勢,使得舞弊勾結叢生、生產運銷結構僵化以及生產成本過高等各種問題,越來越不利於農業經營者經營。但民進黨過去兩年多並沒有面對農業所面臨的困難與挑戰,沒有適合的專業及政治任命,林聰賢在一年十個月的任期中成功證明他非常不適任,不論是農藥爭議、巴拉刈爭議、禽流感議題、蔬果產銷失衡等,只知逞口舌之快與缺乏同理心的發言,和吳敦義又有甚麼不同。

現在光靠農業生產根本沒辦法過活,農閒之餘還要去打零工賺錢來貼補收入,這樣的農業發展區不是更顯得諷刺,也難怪農業發展區用選票做出如此大的反應。(本報資料照)

副主委李退之的任命,更嚴重的破壞副主委由事務官接任的專業機制,一個沒有農業經歷與背景的市議員可以直接來當副主委,不務正業卻搞起東廠,還多次說謊,成功示範了一個沒有專業的政客的說謊嘴臉。

一個對農糧體系完全不了解、完全沒有相關經驗的農經教授,卻空降來領導農糧體系,政策倒行逆施,惹得農民怨聲載道也不令人意外。

對農民而言,過去寄予厚望的民進黨,用了兩年時間徹底讓他們心碎,而選票是他們唯一的武器給予民進黨政府迎頭痛擊,民進黨是否能記取教訓?但看來民進黨的反應是把一切推給:農民都讓國民黨給收買、農民都聽信假消息,農民都是下層...的緣故,對於曾經不離不棄的農民,情何以堪?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