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太平洋戰爭和東條內閣興衰史(三):曠日廢時的戰爭和東條內閣崩壞

東條解決權力困境的方法,就是爭取更大的權力。他自己不只是兼任陸相,還兼任了參謀總長,而他的跟班島田海相,也兼任了海軍軍令部長職務。這個戰政合一的體制,給予東條無上的權力和決策效率,但是卻讓東條暗中得罪了許多人,尤其是那些當過首相,現在被晾在一邊涼快的重臣們。

李拓梓

續上篇

不過,好日子不會那麼久。日軍攻擊珍珠港的目的,本就不是為了跟美國全面開戰,而是要和美國儘快達成談判。但日方顯然低估了美國人想當「美國隊長」領導世界的意志。美軍雖然一時敗北,但很快就開始啟動反攻;此外,在歐洲戰場上,德軍始終無法渡海攻擊英國,東線戰場對蘇聯又被嚴苛的天氣所拖累。

而日軍自己在中國戰場上疲於奔命,幾個作戰雖然都取得勝利,卻因為中國廣大的土地而無法集中守備兵力,因此屢遭偷襲。想要採行無人區隔離的「三光政策」,不只招致中國百姓的怨恨,也無法處理日軍前腳一走,游擊隊後腳就進的難題。此外,依賴的天險的重慶政府,除了空襲難防之外防衛高枕無憂,又得到了美國支持,讓日軍不得不在中國戰場投入大量部隊。

戰局一持久,對於補給線過長、兵源不夠、生產力不足的日本來說,當然是重大的考驗。後方強大的美軍可以容忍多次戰敗,後方薄弱的日軍卻禁不起一次打擊。在中途島,日軍因為錯估美軍的攻勢,慘遭敗北,一次損失了四艘航空母艦,讓整個太平洋戰局逆轉。接著是美軍在所羅門群島瓜達康納爾的反攻,讓錯判美軍反攻時機的日軍連吃敗仗,補給不足的狀況下,瓜達康納爾變成「餓島」,重創日軍的士氣。

美軍開始反攻之後,日軍連戰連敗,麥克阿瑟將軍的「跳島攻勢」讓日軍猜不出頭緒,不得不將兵力分散在各地。這樣的做法無異於讓前方將士陷於補給的困境,一但美軍跳過了防線,留在島嶼上的守備部隊就成為前進不得、後退不能的孤軍。這樣的戰況讓東條大大的不安,儘管新聞不自由,但前方的慘況還是會透過返鄉軍人陸續傳回後方,也讓民心士氣大為動搖。

1943年油畫家藤田嗣治所繪製的《阿圖島玉碎》。(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藏)

又由於缺兵,徵召的標準也變寬,過去不能服兵役的男子也要被迫入伍,無論是學生兵的「學徒出陣」,或者是智能、體力不佳的男子入伍,軍官管不住老兵,士兵的年紀比軍官大,一半的兵力根本只負責吃飯不能打仗,還有軍隊內部的私刑問題,都讓充員兵制度不僅沒有強化戰力的效果,反而讓軍紀更為渙散。

而在民間,各種管制更加嚴重。不只開始從朝鮮、台灣等殖民地徵召男子充當軍伕,國內的糧食供應也採取配給制度。未婚女性被徵召到軍需工廠,星期天的休息制度也被取消,工廠生產線全開,一週七天都要為前線將士生產各種軍需品。此外,透過町村制度、愛國組織,整個日本都被動員進戰爭體制當中。

可是戰事依然不利於日軍,馬里亞納海溝一役戰敗,塞班島失陷後,美軍轟炸機已經可以直接從塞班島起飛,轟炸日本任何一座城市,而日軍僅能用軟弱的防空砲火防禦。這個「絕對國防圈」的陷落,讓日軍士氣極為低落,軍方要求士兵打不贏就「玉碎」的做法,也遭到前線士兵嚴重的反彈和抵抗。

漫畫家水木茂的《全員玉碎》漫畫,就是漫畫家所描繪當兵時的記憶,其中的批判力道,也是當時基層士兵和家屬的心聲。不過在戰爭同時,「玉碎」依然是政府鼓勵民心士氣的宣傳武器,爭議畫家藤田嗣治一幅《阿圖島玉碎》的巨幅戰爭畫展出,畫家本人甚至穿上軍裝,在畫旁指揮觀眾致敬,就是當時政治正確的最佳詮釋。

在中途島,日軍因為錯估美軍的攻勢,慘遭敗北,一次損失了四艘航空母艦,讓整個太平洋戰局逆轉。圖為三隈號遭美軍艦載機炸彈擊中。(維基共享)

另一方面,日軍在中國戰場陷入泥淖。幾個作戰雖然成功地打開了戰線,阻止了美軍使用中國機場起降,但得到美國支持的重慶蔣政權依然穩如泰山。南洋戰事吃緊,日軍不得不從中國戰場抽離兵力,將統治權交給不是很直的信任的傀儡政府。從寒冷的滿洲到炎熱的新幾內亞這一片泥淖戰場,讓日本戰敗幾乎已經只是時間問題。為了支持傀儡政府的權威,日本政府還召開了「大東亞會議」,雖然會議中宣布了共榮圈的概念,但因為日本戰敗是遲早的事,因此並沒有受到世界輿論的關注。

本來民氣一流的東條內閣,現在因為連戰連敗變成眾矢之的,東條個人的情緒,也陷入極惡劣的處境。他對於討厭他的人採取報復手段,不聽話的軍人就調去前線,寫不利他新聞的記者就徵召去戰場。他甚至鼓勵士兵當機關炮無法擊落敵機時,用身體的衝撞也要把敵機擊落這樣的玉碎主張。而原先軍方就在執行的「玉碎」,也是採納自東條陸相時代「戰陣訓」的要求,這些非理性的戰術,也成為後來日軍採取特攻隊戰法的先聲。

東條解決權力困境的方法,就是爭取更大的權力。他自己不只是兼任陸相,還兼任了參謀總長,而他的跟班島田海相,也兼任了海軍軍令部長職務。這個戰政合一的體制,給予東條無上的權力和決策效率,但是卻讓東條暗中得罪了許多人,尤其是那些當過首相,現在被晾在一邊涼快的重臣們。

為了支持傀儡政府的權威,日本政府還召開了「大東亞會議」,雖然會議中宣布了共榮圈的概念。(維基共享)

物極必反,東條權力擴大的同時,軍隊裡面反東條的力量也正緩緩集結。年輕的軍官策劃要暗殺東條,老練的政客們也打算要把東條獨占卻無法好好使用的權力要回來。東條深知問題嚴重,找了當初推薦他的木戶幸一討論,木戶的反應冷淡的讓東條驚訝,他希望東條把權力分享出去,讓重臣組閣,把島田換掉,東條感到非常的不愉快,但為了保住位子,也只能照做。

可是重臣們對權力的期待顯然不止於此,一向和島田過不去的海軍大將岡田啟介、米內光政,此時正蠢蠢欲動,東條找了米內希望他老驥伏櫪,出任海軍大臣,但被米內回絕。米內當年被陸軍倒閣的新仇舊恨湧起,謙稱自己沒有能力從政,頂多只能當個顧問。另一方面,早先被東條諮詢能不能把位子讓出來的外務大臣岸信介拒絕了東條辭職的要求,讓東條一時感到重臣也安撫不了,手下也控制不住,想一想決定辭職一了百了。

在重臣會議當中,東條下台已經成為共識,但是重臣當中唯一支持東條的阿部信行詢問誰要去告訴東條時,現場卻一片漠然。最後辭職的訊息並沒有人告訴東條,而是由牧戶直接帶去宮內稟呈天皇。東條本人,不知道是獲悉小道消息,或者是政壇打滾多年,自己知道情勢發展不利,也在接近的時間遞出了辭呈。決定辭職之時,東條在入宮的車上不斷碎念,「不要幹政治,不要讓子孫後代涉及政治」。這位日本史上權力最大的首相,就這樣在內外交逼的煎熬中辭去了職務,成為「重臣」的一員。

戰敗之後,盟軍掌握了權力,決議逮補跟戰爭關係最密切的東條。在「戰陣訓」中要求寧可玉碎也不能被俘虜的東條,這一次竟然自殺失敗,被逮補到巢鴨監獄,淪為民間怨恨他的人一時的笑柄。經歷了折磨人的東京審判,東條被判處死刑,這位及權頃一時的獨裁者、拚命三郎的政治家、律己甚嚴的美德家、不世出的天才表演家,最後以戰犯的身份,步上了黃泉。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