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具產業觀的農食加工政策才能讓農產品擺脫「看天吃飯」的命運

農委會該協助的是如何提升生產加工產品業者的專業化,來解決使用本土農產品的業者在生產上遇到的技術、資金、土地、法令等問題,同時協調地方政府讓專業的業者得以經營,生產國內外消費者喜愛的加工食品,只要能創造需求,自然就能使用上大量本土農產品。

Lin bay 好油

出生率不足導致人口不斷減少,以及低出生率引發的未來老齡化人口過多問題,是許多國家正在面臨的窘境,在亞洲,日本就是代表國家,而歐洲、北美、紐澳等先進國家也有相同的麻煩,人口紅利不足,社會維持就會出現問題。

在農食產品(Agro-food)的領域中,因為人口減少及老化,產生的消費力降低,不管是生鮮食品或是農食加工品的市場都只會不斷的縮小,百貨、超市、便利商店、量販店與傳統小銷售通路的業績低迷、成長停滯,整個農食品的消費總量負成長,都是必然且可預期的趨勢,加上在自由化的競爭下,對於國內食品業來說可謂是雪上加霜。

過去傳統銷售通路販售產品以國產的農食品為主,如今便利商店中國產農食品的比例越來越低,而日韓食品甚至有專區販售,這使國內食品廠商的經營更為艱困,食品業與農業是唇齒相依,如果國產食品賣不出去,對國內的農業原物料需求就會降低,當需求減少時,農產品過多的情況自然需要靠減量生產來解決,農田就會荒廢,畢竟不是每種農產品都像稻米一樣,一年可以有上百億的公帑進行公糧收購來維持米價延續稻田的生產。

但另一方面,世界上其他新興國家正在發展,人口也不斷增加,目前中國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國家,預計未來人口最多的國家將會是印度或奈及利亞,而這些新興國家生活水準也在向上提升,形成一個看得見的消費市場,消費市場擴大之後,各新興國家的富裕階層就產生對於高品質農食產品的需求。

原產於熱帶美洲的釋迦,根據《臺灣府誌》記載,是由荷蘭人引種入台栽培,台灣已經有400多年的栽種釋迦的歷史,同時也是世界上選育最多商業釋迦品種的國家,而台灣的釋迦主要分為大目及鳳梨釋迦兩個品項。

十七世紀波蘭籍天主教耶穌會來華傳教士卜彌格著作《Flora Sinensis》(譯:中國植物志)筆下的亞大菓子。(維基共享)

鳳梨釋迦主要出口中國大陸這許多人都知道,但台灣的大目釋迦主要卻是出口到菲律賓、越南等地,空運到當地的價格雖然高,卻有穩定的需求存在,因為台灣大目釋迦的品質和水準其他國家目前追不上。高價大目釋迦的外銷成長,說明了這些高價需求的成長。

高加值農食產品Semi-premium agro-food (セミプレミアム)

日本農食產業過去一直以內需市場為主,一如30年前台灣農業面臨全球化的競爭時,選擇以內需為主,日本的農食產業過去並不是非常重視海外市場,因為當時只需要靠國內需求就好,但隨著需求不斷降低,日本廠商漸漸能接受與其死守日本市場,不如趁還有能力投資的時候前進海外通路,因此日本企業如朝日、麒麟、Suntory、7-11、Family-mart、Aeon、伊勢丹、Jusco開始進軍海外,它們不只開啟了海外生產、加工、通路的佈局,也展開了海外的合作。例如台灣雞精第一品牌的白蘭氏,其母公司早被日本銷售酒品為主的Suntory公司買下。

日本人把農食產品簡單區分為四個等級,最底層是低價的雜糧農產品,生產這類農產品的多數國家都需要靠補貼維持,第二等級是一般流通的農產品,像蔬菜、水果等,受到供需的影響,價格起伏大,競爭者多。第三等級是高加值的農食產品,以一般流通農產品為原料,經過加工後加值出高附加價值的農食產品,這種高附加價值的產品稱為Semi-premium(セミプレミアム)農產品。

(作者製圖)

全聯在2017年上架了北海道別海鮮乳,有別於全聯向來走的低價路線,這支品牌鮮乳在全聯的架上曾賣到196元,是一般國產鮮乳的兩倍價格,消費者買單嗎?事實證明,2017年這支產品的銷售額破億,因為在風味上有別於國產鮮乳。能在無調整、無添加的生產,加上漫長的船期,通關、鋪貨、架上販售,試問台灣目前的牛乳加工技術,能做出這樣的風味又有長期壽命的產品嗎?

台灣地瓜的收購價一公斤往往不到10元,但台農57號這個特別品種,洗淨後經過高溫烤熟,迅速真空降溫,再經過IQF(Individual Quick Freezing)急速冷凍之後,就是暢銷的產品冰烤地瓜,就從一公斤不到10元,變成100多元的產品,冰烤地瓜就是高加值農食產品的代表之一。

台灣地瓜的生產面積目前能維持住一萬多公頃,就是依賴這些加值的加工技術,讓「靠天吃飯」的農產品,搖身一變成為全年可穩定供貨的農食產品,能達到穩定品質(quality)跟數量(quantity)才會有價格競爭力(competitive)。

錯置資源問題當然無法解決

台灣面臨的問題,其他國家也遇到,但日本跟韓國都比台灣想得更遠,對於農食產品的協助更為直接,筆者過去在國外參加食品展,曾吃到韓國的je kiss的酸橙巧克力,覺得相當美味,疑惑的是,為什麼台灣沒有這種類型的食品?台灣的柳橙難道沒辦法做這類加工產品嗎?這個產品看起來簡單,但實際的加工程序卻不簡單,要維持巧克力片的厚度,柳橙就不能用人工切,必須使用機械輪切,柳橙太軟不能直接輪切,就必須先冷凍才能輪切,切完之後只能取中段製作,一顆柳橙約取六片,再經過熱風乾燥,之後通過巧克力機,然後包裝完成。

韓國的je kiss的酸橙巧克力。(圖:網路)

國內也有某盛產柳橙的農會試著製作類似產品,卻找不到能跑這樣製程的代工廠,只能委請蛋糕師傅協助製作,產品水準和je kiss還是有些差距,但製作成本卻遠比je kiss高出許多,自然無法商品化。2016年民進黨政府執政後,一直致力推動小農食品加工,但實際上,小農連買設備的成本都沒有,更別說土地、廠房、生產技術等門檻,最後只能弄出千篇一律的初階加工品,例如,醋、XX酵素、乾燥果乾、蔬菜乾等,當市場上都一樣是加工技術不高的產品時,如何能獲得消費者青睞?

過去農委會為了協助小農加工,補助了一些小型擠壓膨發加工的設備,但所生產類似乖乖的加工食品在價格上卻不具競爭性,做不出差異化,通路也打不開,最後產品當然就消失在通路上了。而這幾年最成功的擠壓膨發產品全是大廠乖乖生產的,乖乖用本土農產品做了許多支新產品,包括今年引發購買熱潮的香蕉乖乖,就是由供應端提供香蕉泥原料交由乖乖製作。

農委會該協助的是如何提升生產加工產品業者的專業化,來解決使用本土農產品的業者在生產上遇到的技術、資金、土地、法令等問題,同時協調地方政府讓專業的業者得以經營,生產國內外消費者喜愛的加工食品,只要能創造需求,自然就能使用上大量本土農產品,例如,國內最大的地瓜食品加工廠,契作超過1,000公頃面積的地瓜,開放登記契作時,地瓜農幾乎是早上不到六點就到公司前排隊,深怕排不進契作名單。

實例擺在眼前,面對產業的困境與未來的競爭,政府該做的是協助加工業者的提升?還是補助小農加工呢?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