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恐懼鳥》瀕死時,你應走向白光與離世親人嗎?-靈魂陷阱論

死亡問題之所以複雜,有時候不是單單「有沒有死後世界?」如果死後只有虛空,那就沒什麼煩惱。相反假設真的有死後世界,那會是怎樣的世界?有什麼規條?

恐懼鳥

每逢夜闌人靜在床上輾轉反側時,腦海都不自覺飄到死亡的問題上。有人說那麼年輕便擔憂死亡是杞人憂天,但其實死亡每人遲早都要面對,而且搞不好明天便來臨,但可怕的是我們仍然一頭霧水,這比沒溫習便去考場還糟。

你打開報紙看看那些意外車禍,我相信裡頭大多受害人前一晚睡覺時,壓兒沒想過明天便要「交答卷」。

死亡問題之所以複雜,有時候不是單單「有沒有死後世界?」如果死後只有虛空,那就沒什麼煩惱。相反假設真的有死後世界,那會是怎樣的世界?有什麼規條?那個宗教成為最後贏家?現在回頭一看,基督教的死後世界或許是最令人舒服,畢竟你生後如何純粹由你生前行為決定。

當然這樣說可能引起其他宗教朋友不滿,但小編知所以這樣說,因為近來有理論表示,你瀕死前一個微小的決定,足以影響你整個靈魂的存在與破滅。

「媽媽,是你嗎?」

媽媽,是你嗎?示意圖,人物與本文無關。(圖片來源:https://cc0.wfublog.com/)

五個月前,家父過身了。小編與父親的關係難以用片言隻語描述,亦無謂在這裡詳述。但猶記得在葬禮上家姐問我︰「你看那麼多東西,在我將來死時,父親會來接我嗎?」

那一刻,我喉嚨上上下下一時說不出話來。我想答是︰「是。」這個既安慰又得體的答案,而且說不上有什麼錯。2014年,美國紐約州水牛城臨終關懷中心的Kerr CW醫師曾經做過統計,追訪了59名重症病人,當中大多數死前都有見到離世親人的"幻覺"。

除此之外,小編亦留意到在大多數奇異事件分享帖子,親人瀕死時見到離世親人的留言數量不尋常地多,而且套路都劃一口徑,例如以下數宗個案︰

網友(organicgirl811):

今年年頭,我父親因工受傷(他做切割鋼材),不得不把手指切下來。 當我們在急診室等候時,父親發出非常痛苦的尖叫聲,失控地嚎啕大哭。血液從傷口源源不絕地噴出,潟到遍地鮮紅。

就在某一瞬間,他突然抬起頭凝視住左邊的天花板,歪著頭說︰「媽媽?」然後他開始撕心裂肺地吼叫道︰「不,我還沒準備好!」 大喊一遍又一遍。

我的婆婆在去年便離世,所以在場我和媽媽都嚇死了。當父親康復後告訴我,婆婆突然出現在他上方,懸空倒吊在天花板上,勸說他沒關係,是時候和她在一起走。 直到現在,我還停不了想著這事。

網友(Jesspandapants):

我是一名註冊護士。在我還是學生時,我照顧過一位患有末期腎衰竭,簽了放棄急救的婦人。 事發時我正與她閒聊,但她突然停下來,看著我肩膀後方的位置說道:「比爾在這裡了,我得走。」,然後瞬即停止呼吸。後來翻閱她的舊筆記,才知道比爾是她已故丈夫。

網友(yeahIvegotnothing):

我奶奶死前數天,她突然很清醒,一點也不迷糊地笑著說:「我不敢相信他們都在這裡!”」我媽媽問特洛伊(我3個月大便去世的哥哥)是否也在那裡,奶奶說「是啊!他很漂亮!」 也許這是嗎啡的效果,但我們都很欣慰如果她的父母、丈夫、姐姐以及其他親人真的都在迎接她最後一程。

扯開少少題,雖然大部份人很幸運地死前見到離世至親,但凡事總有例外︰

網友(JeremyHowell):

不是親身經歷,但是當我媽媽做急診室護士時,一個人流血不止的車禍傷者進突然在搶救過程時醒過來,尖叫說︰「不要讓我回到那裡!拜託,拜託,千萬不要讓我回去!」幾秒鐘後,他死了。

網友(smellycheesefeet):

我曾祖母離世時94歲,患有老人癡呆症。她不時對我和家庭護士說,客廳角落裡有一個小男孩不停地嘲笑她,嘲笑她快將要死。嗯...雖然有點令人不安,但我們想或許因為老人癡呆症,所以聳聳肩便算了。

直到一天,我好朋友帶著他3~4歲的兒子來訪時,事情就沒有轉彎餘地。那小傢伙指向曾祖母指同一個角落,大喊道︰「我要打死你!」 當我們問他發生什麼事時,他說看到一名小男孩蹲在角落,而且那男孩一點也不友善。 我們當場嚇到他媽的翻了....或者奶奶其實沒有什麼幻覺。

與離世親人相近,「光之隧道(Night Tunnel)」是另一種瀕死病人常見的異象。病人覺得自己被一層如絲絨般黑暗包裹著,正穿越一道無盡的隧道,隧道盡頭由白強光照耀著,同時間感到前所未有的幸福感與平靜,還有神秘的背景音樂。

與離世親人相近,「光之隧道(Night Tunnel)」是另一種瀕死病人常見的異象。示意圖,人物與本文無關。(圖片來源:https://cc0.wfublog.com/)

關於光之隧道,近年科學解釋說這是由於大腦缺氧,導致視網膜局部失靈而產生白光。背景音樂與歡愉感也可由大腦胡亂發出腦電波與化學物質解釋。但至於見到離世親人,暫時只有"為應付死亡巨大壓力而產生的幻覺"這一含糊解釋。

所以驟眼看來,無論瀕死經驗是否觸及鬼神,都是有把握且令人安慰的回答,那為何小編要猶豫回答家姐的提問呢?在臨終前能重遇至親不是很令人感動嗎?

然而,實情瀕死經驗卻是更加複雜的博奕。容許小編問一條問題︰如果所謂白光與離世親人都是「陷阱」,目的是引誘你跌入一個可怕的局面,那麼你又怎麼辦?

「靈魂陷阱陰謀論」

或者讓我們先談談輪迴」 這回事。輪迴聽起來頗好,前世今生、恩恩怨怨是不少浪漫小說的題材。但仔細想一下時,其實這個概念頗不對路。「我」是現在的「我」,很大程度建基於我的記憶。我的性格、想法與價值觀都源于過去經驗引申出來,所以如果進入輪迴會洗掉今世記憶,「下個我」還算是「我」嗎?前世今生的「業」對於「不同的我」還有意義?

這不只是小編覺得有問題,佛教主張人們脫離輪迴進入涅槃,近年也有不少神秘主義者愈想愈不對路,但他們的解釋生動很多,創立了「靈魂陷阱論(soul trap theory)」。他們有的說受到天啟,有的外星人告知,有的自己推敲出來,但橫一論調指我們身處的世界是座大監獄,目的是囚禁住我們的靈魂。

那些新世紀運動人士會說因為我們有罪,才會囚禁在地獄最底層,直到改過自身為止。但小編個人不認同這說法,正如前文所說,洗掉記憶只令人在輪迴不斷犯下相同的錯誤,根本沒有學習改進的效果。

另一方面,悲觀的陰謀論家會說從沒輪迴天堂地獄這回事,我們只是某高等生物的能量綿條,宛如《駭客帝國》情節。我們靈魂在凡塵吸收足夠的情感糧食後,就被回收渣乾,然後洗乾淨再丟回食物鍋,或者更糟的情況是直接被吃掉,灰飛煙滅。

更加可怕的是,這個系統並不守株待兔,它有一套方法確保回收成功︰光之隧道與裝扮離世親人的模樣。 宛如捕蟲網般,白光與離世親人給瀕死者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和溫暖感覺,誘惑力你跟它們走。

系統偶爾亦會播放走馬燈,短時間內回顧生命,提醒你人生各種遺憾,然後跟你說現在有第二次機會。但其實這好比如詐騙金融合約,因為洗掉記憶的你根本沒法吸收錯誤,只會在輪迴重覆犯錯,為系統效力。

當然凡事都有反面,亦有人反駁說有接濟總比沒接濟好。因為脫離系統的靈魂雖保留自我,但同時沒有知識如何維持自己,變成孤魂野鬼。 當你瀕臨消散之際,惡靈便會出現,給你少許精力維持一段時間,條件是替它們做各種惡事,成為惡靈奴隸。

我們看到「靈魂陷阱論」本質以佛教輪迴做藍本,卻加入很多現代資本社會元素,例如幫銀行打工、高利貸等等,充分反映社會變遷。

然而究竟理論是真是假?其實證據仍然欠缺,那些提倡者純粹從經驗推演出來。但瀕死時遇白光和離世親人是已知常見的現象,所以那一刻來臨時你又會如何選擇呢?

投奔親人與白光的懷抱,還是轉身而去?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恐懼鳥 瀕死時,你應走向白光與離世親人嗎?-靈魂陷阱論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