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聚焦南海》首次出席「北京香山論壇」談南海,栗戰書傳遞了那些訊息

栗戰書在「北京香山論壇」傳遞的南海訊息,需要整體來看待,但更重要的是由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身分來談論安全議題,恐怕外界關注的焦點更可能集中在其與習近平的關係。

 林廷輝

「北京香山論壇」自2006年創立以來,從來沒有過中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參與相關活動,今年10月24-26日舉行的第八屆論壇,其性質仍屬討論軍事安全議題,但24日的歡迎晚宴卻由中國「最高國家權力機關」的常務委員會委員長栗戰書來闡述安全政策,而不是由中央軍委會的高階成員來說明,除了以軍委會成員陪同習近平巡視南部戰區外,更重要的是栗戰書「肯定」是由習近平指定出席,並透過論壇對國際社會釋放正確的訊息,對論壇進行定調,以免在「人多口雜」的論壇上「歪樓」了,造成不必要的困擾,這當中,最引人注意的當然是南海問題。

在論壇的歡迎晚宴上,栗戰書指出:「一些境外國家頻繁的將大型戰艦和戰略轟炸機,開進南海展示他們的力量耀武揚威,這對地區安全構成了威脅,不僅是典型的『軍事化行動』,而且是地區軍事化的『最大變數』。他表示:「中國大陸在南海島礁進行『和平建設』並部署防禦措施,完全是履行國際法依法賦予主權國家的自保權、自衛權而且是正當合法的。」簡單而強硬地回應了國際社會對中國在南海島礁軍事化的疑慮與批評,但在《人民日報》等官方新聞稿中,刻意地將朝鮮半島與南海問題一語帶過,集中在論壇的屬性、中美貿易與台海等問題上,然而,當栗戰書提到南海的「境外國家」時,明確點到了大型戰艦和戰略轟炸機,顯然針對美國航母戰鬥群及B-52戰略轟炸機頻頻進入南海而來。

隔日,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發表演說,在南海部分強調,南海諸島自古以來是中國的領土,「是老祖宗留下來的,一寸都不能丟」。中國在南海諸島的建設是「主權國家行使的自衛權,與軍事化無關」。中方反對「域外國家」打著「航行自由的幌子,到南海展示武力、進行挑釁,增加地區緊張」。魏鳳和的論調與栗戰書一致,將區域緊張情勢歸罪於域外國家在南海的軍事行動,而中國的軍事化措施一切都是為了行使自衛權而來的,沒有違反國際法。

中國國防部長魏鳳和發表演說,在南海部分強調,南海諸島自古以來是中國的領土,「是老祖宗留下來的,一寸都不能丟」。(圖:人民日報)

強調部署防禦措施是為自保、自衛,其目的在替習近平洗刷國際社會的污名化

不過,栗戰書過去雖曾擔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共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理應對雖涉及國家安全的南海議題應有些講法,但對南海問題的公開說法卻少之又少,但這並非代表栗戰書對南海情勢毫無掌握,「北京香山論壇」的一席話,主要目的仍試圖洗刷國際社會對習近平的污名化,國際社會指稱其在2015年9月與美國前總統歐巴馬會面時承諾不會將南沙群島軍事化的說法是一種欺騙的手法,但栗戰書明確指出,和平建設島礁,部署防禦措施,行使國家的自保權、自衛權是正當合法的,只是由於今日國家無論是防衛型、攻擊型的軍事部署,早難以切割,因此,指稱中國軍事化島礁的聲浪,也不會因為中國國家領導階層的澄清與保證,就因此而消弭。

軍隊不備戰打仗,那要做甚麼?

與此同時,習近平在南部戰區的視導,要求「集中精力推進備戰打仗工作」,也被國際社會解讀為對台海、南海變局的備戰,認為台海與南海局勢將陷入惡化,甚至有爆發軍事衝突的可能性;但就在10月1日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建政69周年的前幾日,習近平在視察屬於北部戰區的第七十九集團軍時強調,全面加強練兵備戰加快提升打贏能力。如果回顧2017年7月30日習近平在朱日和舉行的「慶祝中國人民解放軍建軍90周年閱兵典禮」上致詞時表示:「堅定不移堅持戰鬥力這個唯一的根本的標準,聚焦備戰打仗,鍛造召之即來、來之能戰、戰之必勝的精兵勁旅」,也是強調「備戰打仗」。簡言之,習近平要求軍隊備戰,無論在南部戰區或在北部戰區,或是在閱兵的場合上,「備戰打仗」原本就是軍隊的任務,總不能要求解放軍回頭經營商業貿易,至於習近平是否會在台海、南海動武,那就必須完整審視其兩岸與南海政策。

栗戰書過去雖曾擔任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中共中央國家安全委員會辦公室主任,理應對雖涉及國家安全的南海議題應有些講法,但對南海問題的公開說法卻少之又少,但這並非代表栗戰書對南海情勢毫無掌握。(kremlin.ru)

動武要有條件,備戰打仗不等同動武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這是習近平在處理東海、南海等領土主權與海洋議題上的政治態度,不過落實在操作面上,解放軍還需要先計算能否打勝仗,如果差距過大而猶如「以卵擊石」,中國共產黨是不會冒這個險,讓中國的金雞母東南沿海各大城市陷入戰火的局面;再者,現代戰爭非局部性,視察南部戰區就意味著準備對台海、南海動武,這種推論過於簡化,倘中國因台海、南海而使用武力,難道其他戰區將袖手旁觀?重現當年清朝末年八國聯軍東南各省互保的局面?新疆、西藏等地不會因此而發生動亂?因此,如果真要在近期動武,習近平便應該取消在巴布亞紐幾內亞「亞太經合會」(APEC)以及訪問菲律賓的行程,也應取消11月底在阿根廷舉行的「二十國集團」(G20)峰會,錯失與美國總統川普雙邊會談的機會,習近平此時此際應該不斷視察所有戰區,同時進行軍事演習,發布總動員令,但目前只有視察「南部戰區」,且僅重申過去幾次無論在視察或演習過程中所言的「備戰打仗」,便推論將對台海、南海動武,言過其實。

栗戰書認為的境外威脅,只有中國感受到

不過,這並不代表中國將放棄使用武力,只是現階段不存在這種條件,栗戰書的話語中,是先將破壞區域穩定與安全的原因全都怪罪到美國身上,認為境外國家的行動構成了安全上的威脅,但其實南海周邊真正感受到美國威脅的國家也僅有中國,就連台灣輿論大多偏向「樂觀歡迎」而被中國官方指責台灣「挾洋自重」,更遑論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善用美國的「關懷」,讓中國提供菲律賓更多資源;越南則更需要美國主動「威脅」,進一步平衡來自中國的「威脅」;馬來西亞一改過去親中作風,展現外交手腕,停止中國在馬來西亞「帶路倡議」的投資,轉而尋求美國與日本到馬來西亞投資。而美國在南海的軍事存在,當然對這些國家確保外資的安全提供更多的保障,這些國家並不會如同中國感受到美國的軍事活動是一種威脅。

然而,中國必須體認到,無論是過往、今日或者是未來的霸權(即使習近平重申中國富強以來後永不稱霸),都有義務要提供國際社會「公共財」(public goods),否則霸權將不成霸權,而一個安全的空間環境,就是霸權對盟邦能夠提供的最基本的「公共財」,這當中也包括確保海上貿易航行自由權、空中航運自由權等,當美國在亞太地區提供這些公共財,即使被譏笑為「不是免費的」,但的確是受到大多數國家歡迎的,目前也只有中國將其視為是一種「威脅」。

馬來西亞一改過去親中作風,展現外交手腕,停止中國在馬來西亞「帶路倡議」的投資,轉而尋求美國與日本到馬來西亞投資。(Bloomberg)

美國海軍作戰部長李察森(John Richardson)10月底在東南亞訪問之際,在美國駐印尼大使館發言表示,未來中美兩國海軍將在公海上相遇的機會更加頻繁,而南海的自由航行與自由飛越,將會持續地被執行;李察森在菲律賓訪問時也表示,美軍也會在台灣海峽持續進行自由航行;美國強硬的立場,必不會因為中國的警告而退卻,反而以真實的行動,來展現美國對東亞國家的承諾,這點中國並非沒有注意到,而當年在實力上無法與中國國民黨匹敵的中國共產黨,都可以潛入地下工作,不正面交鋒而保存實力,今日遇上美國兵臨城下,相信也將採取類似的手法與美國周旋,因此,南海緊張局勢將會持續好一陣子。

未提南海風險管控,意味《南海行為準則》仍要再等一下

無論是「新加坡香格里拉論壇」或者是「北京香山論壇」,也無論是一軌、一軌半或二軌會議,其主要目的在透過國防相關官員、專家學者間的溝通,試著了解對方,最好能夠化解彼此間的歧異,這兩個平台除各抒己見外,另一個重要功能便有「信心建立措施」(或稱軍事互信機制)的作用,但栗戰書的南海發言並未強調這一點,而兩年多來中國積極與東協國家就國防部門的「海上相遇規則」(CUES)及外交部門的熱線(hotline),或者是論壇進行時中國與東協在南海舉行的海軍軍演,這些「成果」栗戰書都隻字未提,雖然在論壇進行中仍有專家學者提及,但從中國領導階層第三號人物口中講出來,便是一種政治背書,顯見目前中國對風險管控的《南海行為準則》與東協尚未達成最後共識。

此外,從中國外長王毅在10月29日在菲律賓與菲國外長聯合記者會上表示:「期待在菲律賓擔任協調國期間完成磋商,盡早建立起這一致力於確保南海和平穩定的地區規則。」由於明年開始三年內,菲律賓在南海問題上代表東協,與中國擔任共同主席,可見今年雖與新加坡完成《準則》的「單一磋商文本草案」(SDNT),但仍不會再11月的東協與中國高峰會議上通過並簽署。

栗戰書在「北京香山論壇」傳遞的南海訊息,需要整體來看待,但更重要的是由人大常委會委員長身分來談論安全議題,恐怕外界關注的焦點更可能集中在其與習近平的關係,當習近平兩大政治親信、盟友王岐山與栗戰書,前者到以色列中東進行外交訪問,後者在北京暢談國家安全議題,免不了讓人聯想到中國領導人的接班問題,畢竟熟悉外交與國安事務,也是做為領導人必備的條件。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