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薇拉夫人的國際關係料理藝術》印度總理莫迪訪問日本:日印關係與印太戰略合作

印太地區的中心點是南海,由於中國視南海為其地緣政治利益的核心利益,印太區與中國一帶一路的競爭輪廓逐漸清晰可見。1952年日本與印度建交,開啟雙邊的戰略夥伴關係,兩國不斷摸索如何在世界建立一個安全系統,深化戰略合作。可以理解,中國因素是影響印度日本各領域的合作關係主要原因。

黃惠華

2018年10月25日,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訪問中國,尋求改善兩國關係,備受國際關注;另一方面印度總理莫迪(Narendra Modi)也於10月28日展開第三次訪日之旅,兩國在印太區的合作,同樣殊值關切。安倍認為,「印日合作關係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關係」。

2018年8月,前日本防衛大臣小野寺五典(Itsunori Onodera)訪問印度時,莫迪指出「國防是兩國關係發展的優先事項之一,歡迎印度日本建立戰略與全球夥伴關係。未來幾年,兩國在國防領域的關係將得到發展。因此,計劃擴大兩國武裝部隊之間的聯繫,並就這一主題建立各種談判機制及發展國防技術領域的合作。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去年對印度的訪問非常成功,他希望回訪日本…」。

2016年8月,安倍宣布「印度太平洋地區自由與開放戰略」,該戰略將印太地區定位為一個尊重自由,法治、市場經濟的開放空間。其概念類似於莫迪所倡議的以亞洲為導向東向政策(Act East Policy, AEP),側重於印度與東亞國家的全面合作;2017年9月,安倍訪問印度,安倍將日印關係描述為新時代的一部分,此行目的是加強日印兩國的戰略夥伴關係。

小野寺五典(Itsunori Onodera)與印度國防部長希塔拉曼(Nirmala Sitharaman)會談中,雙方就簽署日本陸上自衛隊與印軍相互融通物資與勞務的《物資勞務相互提供協定》(Acquisition and Cross Servicing Agreement, ACSA)磋商達成共識。該協定為兩軍提供燃料、彈藥等,相互融通物資與人力後勤支援等服務。小野寺強調「安全領域的日印合作對維護地區穩定的重要性,並希望今後也深化防衛合作」。本次會談談及有關自衛隊與印度軍擴大合作,確認10月舉行海上軍事演習、11月的陸軍聯合軍事演習及2019至2020年的聯合軍事演習等相關事宜」。

小野寺五典(右)與印度國防部長希塔拉曼(左)在會談中,雙方就簽署日本陸上自衛隊與印軍相互融通物資與勞務的《物資勞務相互提供協定》磋商達成共識。(UNI)

對此,日本駐印度大使平松賢司(Kenji Hiramatsu)表示,「由於印度與日本海軍每年都在進行大量演習,因此海軍基地聯合使用協議合乎邏輯。現在是海軍後勤相互支持的時候了,強大印度符合日本的利益,為此日本將對印度提供更多支援。過去貿易與投資主導日印雙邊關係,現在國防與安全需要緊隨而上。莫迪訪日期間,日印將簽署一項關於海洋疆域認知的協定,同時啟動關於海軍後勤合作方面的談判。印度正就日本蒼龍級潛艦與日本進行單獨談判,印度也正進行內部程式,並與印度私營企業合作夥伴談判」。

如果協議達成共識,日本軍艦將能夠在印度的海軍基地,包括安達曼群島與尼科巴群島的基地進行補充燃料、進行相關維護工作。印度海軍基位於麻六甲海峽、印度洋與太平洋之間的主要海上航道上。印度則能使用日本位於蘇伊士運河與印度洋之間的東非吉布地基地,控制世界上最繁忙的航道走廊。對於日本來說,日本原物料運送大都經由印度洋至太平洋,印度-太平洋航行安全符合兩國的國家利益。

日印關係戰略合作的展現

影響日印關係合作因素取決於:印太地區地緣環境不斷變遷、中國威脅論、非傳統安全威脅、北韓、巴基斯坦問題等。特別是印度與巴基斯坦存在喀什米爾主權問題,印度認為巴基斯坦是一大安全威脅,中國與巴基斯坦關係因一帶一路關係熱絡,與美國關係越來越冷淡,印度立場自然與美國日本較為親近。

若從文化角度來看,日本印度關係始於西元552年,印度僧侶來到日本宣傳佛教,印度佛教傳入日本,至今佛教與印度文化對日本仍有很深的影響,這是兩國關係的重要基礎。印度與日本列屬於世界前幾大文明體之一,是東方文化代表,這兩個國家的文化多年來不斷發展並且交織融合在一起,在宗教與文化觀點上創造了共同方向。近年來,兩國關係明顯增溫,有高度的興趣強化合作關係,印度這個古老的文明體,需要西方的先進的技術,是捍衛共同利益的伙伴;日本這個具有高度原創性的文明體則需要精神發展與心理深度。

近年來,日印關係明顯增溫,有高度的興趣強化合作關係,印度這個古老的文明體,需要西方的先進的技術,是捍衛共同利益的伙伴;日本這個具有高度原創性的文明體則需要精神發展與心理深度。(Bloomberg)

儘管兩個文明體特徵有著明顯的差異,日印也有很多共同點,兩者都是民主國家,兩國都認為經濟增長、改革、緊密的軍事關係可讓國家強大,自2000年以來,兩國戰略合作特別積極,高層互訪成為傳統。2008年日印簽署雙邊安全合作宣言,繼美國、澳洲之後,印度成為三個與日本簽屬雙邊安全合作宣言的國家,之後兩國國防部長展開定期會晤、舉行聯合演習、海巡工作等。2012年,兩國慶祝建交60年,在強化雙邊政治、經濟與軍事戰略關係達成共識。

隨著日本(2012年12月)安倍與莫迪(2014年5月)上台,日印兩國從戰略與全球夥伴關係升級至特殊戰略與全球夥伴關係。2015年安倍訪問印度在聯合聲明中兩國同意,「根據2025年遠景,制定全面具體的中期和長期行動計劃」。必須加快聯合國改革,強調印度日本是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合法候選人。兩國在南海局勢看法一致,強調自由航行的重要性。在非洲地區,兩國希望透過「東京非洲發展國際會議」(TICAD)與「印度非洲論壇首腦會議」(India-Africa Forum summit, IAFS),共同促進非洲合作。

在軍事領域,日本印度努力發展兩軍互通性,這是根據安倍所示「兩軍可以成為一個單一的和諧系統」。此外,兩國都在積極加強共同防禦所需技術領域的聯合防務與合作。日本與印度定期舉行「國防外交2 + 2」戰略合作機制,定期高層會議,這是加強雙邊關係的重要合作框架,另一方面,2014年日本政府通過「防衛裝備轉移三原則」,強調若符合「有助於日本安全保障」等條件,即可允許出口與共同開發。日本與印度、東南亞國家是日本主要出口市場。2015年日本與印度簽署防衛裝備與技術轉移、兩國共用防務領域保密情報兩項協定,根據協定,印度購買日本海上自衛隊使用US-2水陸兩棲飛機,有助於印度的軍事裝備現代化。

隨著日本安倍與莫迪上台,日印兩國從戰略與全球夥伴關係升級至特殊戰略與全球夥伴關係。(deshgujarat.com)

落實印太戰略合作

中國透過一帶一路擴大在南亞與非洲的經濟與軍事行動一一提醒著印度,印度推出「亞洲-非洲成長走廊」(Asia-Africa Growth Corridor, AAGC)倡議,目標是印日共同在非洲發展高質量的基礎設施。將日本自由開放的印太區戰略與印度的東向政策對接,擴大戰略空間。2018年5月印度擬定印太戰略,重點在南非、東南亞與東非的基礎設施發展,印度日本預計在孟加拉、緬甸、泰國,肯亞及印度東北部各省等國進行合作,一方面維持美國、日本、印度、澳洲為四方會談模式。四方會談目的在深化經濟安全領域合作與開發區域基礎設施融資。

十年前的四方會談,主要討論經濟安全領域的合作問題,卻引起中國不滿,認為這些國家是為了阻礙中國經濟的發展。目前四國正在談論如何建立統一的基礎設施網絡,透過建設連接中國所建設的港口與其他基礎設施的公路或鐵路線,實現經濟可行性。建立印度到太平洋的經濟帶,符合印度日本的利益,兩國打算在阿富汗、伊朗與非洲進行共同計劃,未來希望吸引緬甸、泰國、越南、斯里蘭卡加入。

印太地區的中心點是南海,由於中國視南海為其地緣政治利益的核心利益,印太區與中國一帶一路的競爭輪廓逐漸清晰可見。1952年日本與印度建交,開啟雙邊的戰略夥伴關係,兩國不斷摸索如何在世界建立一個安全系統,深化戰略合作。可以理解,中國因素是影響印度日本各領域的合作關係主要原因。同樣身為最古老的文明體的中國,強調的是理性、務實、符合世俗生活的價值觀。與一個強調宗教、哲學、精神多樣的文化的印度以及一個追求文化原創性讓別人也擁有自己的日本,文明的差異如何呈現三個文明體的合作與衝突,也體現在當代的國際關係之中。

台灣位處於印太地區中間點上,台灣的「新南向」政策可以在「印太戰略」扮演角色,兩方戰略主張要與理念相近國家深化合作,促進和平及繁榮,建議政府思考如何將新南向政策對接印度「亞洲-非洲成長走廊」倡議、東向政策、日本自由開放的印太區戰略、爭取加入四方會談等等,有助於拓展台灣新南向的戰略與合作空間。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