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瞭望之窗》川習不再是好朋友,習近平抵擋得了川普的貿易戰嗎?

川普政府這一整套針對中國進行的貿易戰,在聯合國這個頗具代表性的國際場合表露無遺,也做出完成的行動呈現,絕非川普個人興之所至而為。習近平也採取若干報復性措施,甚至運用輿論戰來鬆動美國農業州對川普與共和黨的支持,但目前為止似乎效果不彰。當川普不再視習近平為朋友而是敵人,當愈來愈多中國人民視習近平無力確保他們的經濟利益,一心一意想要當皇帝的習大大,還能安穩渡過這次危機嗎?

托克維爾

美中貿易戰自7月開打後,美國至今已對中國輸美貨品課徵價值高達2500億美元的懲罰性關稅,逼近中國一整年輸美產品總額的半數。中國則是對進口的1100億美元美國貨品課徵懲罰性關稅以為報復。

這場中美貿易大戰也漸漸衍生成美國總統川普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之間的個人恩怨。川普兩天前在紐約主持聯合國安理會時,當著英國首相梅伊、法國總統馬克宏、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中國外交部長王毅等人的面前,指控中國正在干預美國期中選舉,原因是川普是歷來首位在貿易上挑戰中國的美國總統。川普在會後記者會上更直白地說「習近平可能不再是他的朋友了」。

川普挑明習近平不再是朋友的說法其來有自。他前一天還在「推特」指責中國官媒《中國日報》在美國愛荷華州進行報紙宣傳,訴求以黃豆為主的美國農民可能受到美中貿易戰傷害。此舉被川普視為干預11月底的美國國會期中選舉。

川普不只個人向習近平宣戰,美國政府也拉幫結派對中國施壓。同樣在聯合國的場合,美國與日本、歐洲聯盟簽署貿易聯合聲明,點名關切非市場導向的經濟政策與作為,更譴責竊取智慧財產權。雖然未指名道姓提到中國,但三方皆強調將針對「第三國」的不公平貿易行為採取共同行動。項莊舞劍、意在沛公,美國用中國向來最擅長的「聯合陣線」模式來反將北京一軍。

川普在聯合國安理會指控中國正在干預美國期中選舉,原因是川普是歷來首位在貿易上挑戰中國的美國總統。川普在會後記者會上更直白地說「習近平可能不再是他的朋友了」。(AFP)

美國貿易代表賴海澤表示,「中國是美國未來經濟的主要威脅」,而美國這十多年來不是沒給過中國機會,美國和中國有多種型態的嚴肅對話機制,但現在看來,這種模式仍是中國受益。被視為強硬保守派談判專家的賴海澤強調,美國的貿易談判團隊睿智又愛國,但中國光說不練,美國對中國過去訴諸以理的談判完全無效,川普也曾有耐心地給過中國機會,但北京仍沒有具體行動,因此,美國現在得嘗試其他做法,而指控中國的竊取智慧財產權、強迫技術轉移,美國全有憑據。

川普政府這一整套針對中國進行的貿易戰,在聯合國這個頗具代表性的國際場合表露無遺,也做出完成的行動呈現,絕非川普個人興之所至而為。習近平也採取若干報復性措施,甚至運用輿論戰來鬆動美國農業州對川普與共和黨的支持,但目前為止似乎效果不彰。北京認為只要迫使共和黨在期中選舉輸掉兩院其中一院(較有可能是眾議院多數席次),就能迫使川普讓步。殊不知川普對於這場貿易大戰根本是吃了秤砣鐵了心,不會受到期中選舉結果影響。這是北京誤判之一。

北京的誤判之二是對現階段美國政、學、商、輿論與社會各界對中國不滿已經超越黨派,形成新的「中國共識」(China Consensus)。這個共識就是,即使仍然有許多人對川普施政和個人領導風格不滿,但對於他敢於用具體行動施壓中國做出公平貿易的調整,多數人都認為幫美國出了一口氣,也做到柯林頓、小布希甚至歐巴馬做不到的事。

甚且這股彌漫在美國各階層的「中國共識」不僅在經貿領域發酵而已,更擴展到中國在南海、太平洋軍事擴張的野心以及對少數民族與異議人士打壓的反彈。無論是執政的共和黨還是在野的民主黨,都對中國崛起對美國與全球造成的威脅戒慎恐懼,也都主張要用具體行動來制衡北京。現在在華府還會替中國說話的學者或前任官員已屬鳳毛麟角。如果中國仍然自認可以透過遊說或利益來拉攏「親中」勢力,恐怕將失之東隅。

《中國日報》在美國愛荷華州進行報紙宣傳,訴求以黃豆為主的美國農民可能受到美中貿易戰傷害。(Reuters)

誤判之三是習近平自己。為了剷除內部敵對力量、鞏固己身權力,習近平假打擊貪腐為名,實內部鬥爭之實。他也成立十多個工作小組,由他兼任召集人,解除中國共產黨的集體領導制度。他犯下更大的錯誤,就是今年年初運作修憲,取消任期制,也未指定接班人。此一動作不僅讓舉世為之警戒,擔憂中國走回獨裁體制,也讓習近平的政敵醞釀集結反抗陣營。

此外,現階段中國內部情勢充滿不確定性。中國經濟成長趨緩好長一段時間,的股市自今年1月以來已經下跌24%。自從今年4月川普宣布美中貿易戰開打以來,人民幣已貶值10%。再加上潛在債務危機加深、金融市場和房地產市場出現泡沫化現象,環保與食品安全議題持續惡化,中央強化國內維穩等變數,在在都讓習近平猶如走在政治鋼索上。

當然中國官方有一套維持面子的說法,包括就算貿易戰讓中國折損1%的GDP,中國人民都還能撐得住,而且北京也有能夠報復美國的武器。但中國社會與學界卻逐漸出現批判的聲浪。有人建議習近平應該藉由貿易戰來進一步進行中國經濟市場開放的改革。也有人開始批評習近平應該重回胡錦濤時代的韜光養晦,不要急著追尋中國夢。有人更直接抨擊「一帶一路」和「2025中國製造」兩大旗艦計劃花費巨資也太過招搖,引來美國與歐盟的戒心與防衛。

尤其美中貿易戰若是拉長時間和戰場,將波及中國廣大中產階級。根據估計,到2022年,中國居住在都市中的中產階級人口將達到5.5億人。這些中產階級在習近平第一任5年時給予他「打貪」很高的評價和支持。但就在習近平運作解除任期制,以及窮於應付川普的貿易大戰之際,未來任何對中國經濟可能造成的衝擊,都將轉化為對習近平個人的不滿。也因為習近平的集權,再也沒有其他人可以分擔他的責任。

當川普不再視習近平為朋友而是敵人,當愈來愈多中國人民視習近平無力確保他們的經濟利益,一心一意想要當皇帝的習大大,還能安穩渡過這次危機嗎?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