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楽坂週記》七十年前的假新聞:巴西日僑「勝利組」騷動(三)

「勝利組.失敗組抗爭」在巴西的日僑社會中,一直到1970年代初期,在第一代日系移民之間都成了長年無法言說的禁忌。而1950年代抗爭大致平息後,還要經過大約十年,也就是新的戰後日本移民來到巴西的1960年代,巴西日僑社會才逐漸恢復平穩。然而,以臣道聯盟為中心的勝負組之爭,在巴西不同地域的日僑社群中,依然留下了某些至今無法修復的創傷。

神楽坂雯麗

續上篇

圍繞著「祖國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是勝是敗」這個對大部分人類來說都毫無意義的疑問,巴西日僑社群在戰爭結束後反而陷入了極度的混亂與內部抗爭中,爆發了許多仇殺、詐欺及炸彈恐怖攻擊。究竟這場毫無必要的意志衝突,最後會如何收場?

試圖向勝利組傳達事實的「認識派」

如前所述,相信祖國日本贏得大戰的勝利組認定失敗組是「國賊」,其中的激進份子更計劃性地對失敗組進行恐怖攻擊。然而勝利組當中的許多人,也因為真心相信祖國贏得了戰爭,使得自己上當受騙,失去了土地、房屋與資產。

大戰結束後,巴西國內日本僑民社群間的人際與社會關係,因此陷入極度混亂當中,這一切追根究柢,都只是因為一個謠言:「日本打贏了戰爭。」

那麼,要收拾這種混亂的事態,最終解決問題,就只能設法向勝利組傳達真正的事實—也就是日本的敗戰。

照理說,隨著時日經過,報紙與廣播電台不斷地報導(雖然是葡萄牙文),客觀事實應該能夠非常簡單地辨明才對,但勝利組的人們只要接觸到「日本戰敗」這些與他們主觀信念有所出入的消息,就完全拒絕接受,認為那只是一種宣傳謊言。就像是刻意組織起來欺騙自己一樣。

如果事態繼續這樣下去,凶殺與炸彈攻擊不斷發生,那麼有一件事情是可以確定一定會發生的:巴西國內日本僑民—無論對戰爭結果的認識如何—的立場,將會越來越惡化。

於是,日本人或日僑當中社經地位較高的人們,開始集結起來,努力向頑固的勝利組同胞們傳達事實。這些人就被稱之為「認識派」。

1945年10月3日,認識派的成員,也是在巴西相當具有名望的日僑宮腰千葉太,從日本收到了告知戰爭結束的文件,其中也有當時的日本外相東鄉寫給海外日僑的訊息。

由認識派撰寫的終戰詔書。(ndl.go.jp)

宮腰召集了日僑社群中的有力人士,將「日本在戰爭中確實輸給了美國」這件事情傳達給在場的所有人。然而,事情的發展卻遠遠超乎宮腰的預期:這只不過更加激怒了勝利組的人們。宮腰被譏為「非國民」、「國賊」,也被列入勝利組的襲擊目標之一。

原本宮腰打算在這次宣達之後,旅行巴西各地向各日僑社群傳達事實,但由於感受到人身危險,只得把計畫更改為將實情印刷成文件,在巴西的各大城鎮發放。

此後,認識派也設法從日本本土取得報紙與雜誌,發送到巴西的各都市,甚至連吉田茂首相也發表了聲明,印成文宣在巴西發放。聖保羅的本地政治家也曾經邀請600名勝利組成員到自家官邸,試圖說服他們,但幾乎未見成效。

終於,日本本土的政治相關人士也來到巴西,在各地發表演說傳達戰敗的事實,以及今後的可能展望。但是,在這種演講會於巴西各地舉辦的同時,在勝利組成員之間,又出現了新的謠言:「在亞馬遜叢林的深處有一個名叫『新日本』,與日本非常相似的國家。現在到處演講宣稱日本戰敗了的那些傢伙,就是從這個『新日本』來的⋯⋯那些傢伙不是日本人。絕對不能上他們的當。」 這又是一個媲美現代內容農場的荒謬謠言。但是,它也像《薄荷國賊論》和其他的臣道聯盟地下文宣一樣,被勝利組廣泛地接受了。

最終,屬於勝利組的人們,還是會理解到他們的認知是錯誤的;但所需要耗費的時間,卻遠遠超過人們的想像。轉而相信日本真的已經戰敗的人,只有一點一滴地緩慢增加。

臣道聯盟本身由於引起多起恐怖攻擊,造成巴西社會的不安,在1946年底,其組織就遭到巴西政治治安警察(DOPS)鎮壓瓦解,然而勝利組對「祖國日本贏得戰爭」的看法,卻沒有這麼容易動搖。

終於,不僅是飽受攻擊的認識派與失敗組,就連美國國務院、日本政府、盟軍佔領當局(GHQ),甚至是中立國的瑞典政府,都相繼介入,試圖說服頑固的勝利組日僑。在日本國內,當局呼籲「在巴西有朋友或親人的人,請寫信給他們」;日本報紙及新聞影片,也被送往巴西。

到了這個地步,收到了這許多資料與日本官方的說明,還不相信日本真的已經戰敗的人,究竟是已到了硬要耍彆扭的程度,或者是已經明知事實卻也無法脫身了呢?此後,勝利組雖然還是會做出一些引人側目的事情,到了1956年2月,他們也終於覺悟到了「矢盡弓藏」的時候,發表事實上的活動停止宣告。

此時距離二次大戰結束,已經過了11年。

在巴西相當具有名望的日僑宮腰千葉太。(ニッケイ新聞)

最後的勝利組

1973年,一個日僑家庭從巴西搭機飛往日本。他們是直到戰爭結束後28年,都不肯承認日本戰敗,被稱為「最後的勝利組」的日本移民家庭。在等待在機場的媒體攝影機群之前,他們先是高呼「天皇陛下,萬歲!」,再環顧四周,對著記者們說道:

「這看起來像打敗仗的國家嗎?我們果然是贏了戰爭呢。」

也許這當中有說不盡的荒謬,但也可能是他們身為勝利組的最後一點自我堅持吧。

「勝利組.失敗組抗爭」在巴西的日僑社會中,一直到1970年代初期,在第一代日系移民之間都成了長年無法言說的禁忌。而1950年代抗爭大致平息後,還要經過大約十年,也就是新的戰後日本移民來到巴西的1960年代,巴西日僑社會才逐漸恢復平穩。然而,以臣道聯盟為中心的勝負組之爭,在巴西不同地域的日僑社群中,依然留下了某些至今無法修復的創傷。

這就是一場70年前的假新聞所造成的悲劇。(完)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