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選出一黨專政的2018年國會大選,是柬埔寨民主的終結嗎?

李光耀1960年代訪問金邊時,看到繁華和美麗的街景,曾表示要向柬埔寨學習。50多年後,受到中國大力支持的洪森則學習李光耀,正在打造和新加坡相仿的「柬式民主」。在西方看來,柬國的民主是終結了,但30歲以下年輕人高達70%的柬埔寨人民,心中自有把尺。

林文斌/文藻外語大學東南亞碩士學位學程副教授兼主任

2018年9月5日,柬埔寨第6屆國會開議,125名國會議員在國王西哈莫尼(Norodom Sihamoni)監禮下,宣誓就職。參選政黨雖然多達20個,但這125名議員全屬執政的柬埔寨人民黨(Cambodia People Party, CPP)!這是因為選前佔有55席、最大反對黨-柬埔寨救國黨(Cambodia National Rescue Party, CNRP),在10個月前被最高法院以「判國罪」判決解散,118名黨籍議員、地方首長被褫奪公權5年。

在幾乎沒有競爭對手的情況下,人民黨一支獨秀,7月29日的大選被西方觀察家批評是「恥辱選舉」(Sham Election),直指總理洪森獨裁(dictatorship)。

「上次大選前後,連坦克都開到街上,氣氛十分緊張,這次則十分平靜,因為大家都心裏有數。」

一起聊天的柬籍朋友,欲言又止,很快岔開到其他話題。

柬埔寨在聯合國監管下重建君主立憲議會內閣制,1993年起採取政黨比例代表制選出國會議員,卻在25年後選出「一黨國會」。這實在違反知名政治學者杜弗傑(Maurice Duverger)所說的「比例代表制傾向產生多黨制」命題。

柬埔寨第6屆國會開議,125名國會議員在國王西哈莫尼監禮下,宣誓就職。(AFP)

故事要從2013年國會大選說起了。已執政25年的人民黨雖說勝選,但席次由90席減為68席,救國黨則由29席增為55席。以得票率來看,救國黨獲44.72%,和人民黨的48.83%,只相差4%、29萬多票,可謂空前勝利。柬國選舉法規定,選民完成投票後,食指需當場醮沾藍墨水為記,以避免重複投票。許多年輕人紛紛在臉書上展示「藍食指」,表達參與歷史性一刻的興奮之情。

但救國黨還是認為選舉過程有許多違規案件,如「傳言」在一些開票所,救國黨票數領先時「忽然停電」,來電後,人民黨的得票數開始快速增加,最後超過救國黨。無論如何,2013年大選結果讓帶領柬埔寨步向經濟成長,有自信獲得人民支持的洪森政府,悚然一驚。

柬國選舉法規定,選民完成投票後,食指需當場醮藍墨水為記,以避免重複投票。許多年青人紛紛在臉書上展示「藍食指」,表達參與歷史性一刻的興奮之情。(REUTERS)

1993年,柬埔寨各政治勢力以選票代替子彈,開始以民主選舉的方式競爭政治權力。軍人出身的洪森在1998年第2屆國會大選後牢牢掌握政權,並以極優惠的投資條件,如:最長可免稅9年、在國內使用美元等,吸引大量外資進入。2010年更開放外國人可持有2樓以上的房產,使得大量熱錢擁入,金邊土地、房產價格飛漲,處處大興土木,一片欣欣向榮。但經濟高速成長卻也擴大了貧富差距。金邊街頭貧無立錐之地者大有人在,路上卻常見進口名車穿梭,保時捷不稀奇,勞斯萊斯、賓利也很常見。許多國際、本土非營利組織和媒體抨擊政府官員貪污、違反人權,甚致插乾股一起和商人炒作房地產,卻對平民百姓的人權、健康、福利關心不夠。

主打公平、正義的救國黨2013年前所未有的勝利,鼓舞了在野勢力,反對政黨、團體,甚至僧侶,頻頻上街頭抗議。在選前聲言「野黨若赢得選舉,國家將會陷入內戰」的洪森,選後開始逐步「對付」反對者。2015年國會通過《協會與非營利組織法》(Law on Associations and NGOs,簡稱LANGO),要求人民團體向內政部登記、提出財務報告,並保持「政治中立」(political neutrality),同時給政府相當大的裁量權,例如內政部要求團體舉辦會議、訓練和其他活動,需獲得所在地方政府許可。批評者認為,LANGO縮減了言論、集會自由,意在限制許多草根性團體在地方上的活動。反對黨和人權團體明顯感到山雨欲來風滿樓。

金邊土地、房產價格飛漲,處處大興土木,一片欣欣向榮。但經濟高速成長卻擴大貧富差距。金邊街頭貧無立錐之地者大有人在。(Bloomberg)

「壓力」之後果然一波波襲來。2015年9月,擔任國會副議長的救國黨副主席庚索卡(Kem Sokha)被指控「召妓」。但他不願出庭而被拘捕監禁、叛刑5個月,後來為國王所特赦。緊接便在2016年10月被人民黨以多數優勢,表決通過解除副議長職務。

2016年7月,國際非營利組織Global Witness利用商業部公開的公司資訊建立資料庫,拼湊出洪森家族的政商關係,發出報告指出,與洪森家族成員有關的國內公司達114家,登記的資本額超過2億美元。柬國知名政論家庚雷(Kem Ley)醫師在廣播電台節目中引用報告,犀利批評洪森家族,引起廣大迴響。數日後的早晨,他竟於人來人往、車水馬龍大街上的咖啡店中被槍殺身亡。

庚雷醫師長年投入愛滋病防治、公共服務和人權維護,他的草根形象和對政府直言不諱的批評,廣受柬埔寨人民愛戴。庚雷遺體後來要運送回家鄉茶膠省(Takeo),從金邊出發時,有數萬市民湧上街頭悼念、夾道送行,盛況堪比2013年國父西哈努克的喪禮。兇手被捕後供稱庚雷欠他3千美元不還,才憤而行兇。但很多人認為有「政治因素」,救國黨主席沈良西(Sam Rainsy)更在臉書上指控洪森政府是幕後黑手。他隨即再被檢察官指涉及侮辱和搧動罪欲加以調查,而他早在1年前因其他「誹謗政府」案件,流亡海外。

柬國知名政論家庚雷醫師,長年投入愛滋病防治、公共服務和人權維護,他的草根形象和對政府直言不諱的批評,廣受柬埔寨人民愛戴。(http://apheda.org.au/)

2017年2月,洪森政府宣佈將修改選舉法,將明定被判有罪者不得擔任政黨主席,否則政黨將被解散。沈良西因而辭去黨主席,由庚索卡繼任,帶領救國黨迎接2017年5月的鄉分區(commune,約同台灣的村里)理事會主席、理事的地方選舉。

「鄉選」被視為2018年國會大選前哨戰。在野勢力兩年多來受到重重壓力,救國黨宣稱要全力投入,以期翌年國會大選赢得過半席次。洪森也有志在必得的「壓力」,20年來首次出現在地方選舉造勢活動中拉票,也再度提醒不要陷入「內戰」。選舉結果投票率幾達90%,人民黨獲得70%,共1,165席的鄉區理事主席,救國黨則有近30%,共489席。在理事部分,人民黨有6,503席佔56%,救國黨有5,007席,佔43%。這些數字看起來雖是人民黨的勝利,但人民黨前屆赢得97%的鄉分區主席,本屆則減少436席;救國黨選前只有40席,本屆竟增加449席。而由區域來看,救國黨贏得人口較多、經濟較佳的首都金邊、磅湛(Kampong Cham)、磅通(Kampong Thom),以及以擁有吳哥窟的暹粒(Siem Reap)等四省,過半的理事主席席次。再由兩黨得票率來看,人民黨為50.76%,救國黨為43.83%,也和2013大選兩黨得票比例差不多。

庚雷遺體運送回家鄉茶膠省,從金邊出發時,有數萬市民湧上街頭悼念、夾道送行,盛況堪比2013年國父西哈努克的喪禮。 (@lenleng06 on Twitter)

「鄉選」後,救國黨士氣大振,誓言翌年國會大選要獲得6成席次。但不久後,社群網站上出現一些幾年前救國黨內部會議、庚索卡等重要幹部與美國民主倡議團體、他國在野黨交流的錄影和照片,其中還包括與當時仍在野的民進黨。雖然談話內容不外是選舉策略、相互交流,但政府發言人嚴厲譴責「外國勢力不要干預柬國內政」。庚索卡2017年9月因此被以叛國罪嫌逮捕、關押迄今。內政部也向最高法院控告救國黨涉及叛國罪。高等法院11月16日以「與美國合謀意圖推翻政府」,判決解散救國黨,118名現任國會議員、地方、議員和重要黨幹部更被褫奪公權5年,現有職務即刻分配給其他政黨。

此舉引來聯合國、歐盟、美國、瑞典、澳洲等國批評與譴責,宣佈暫停外援。國內自由派媒體也大肆批評最高法院不獨立,柬埔寨民主倒退。但洪森政府不為所動,轉而以查稅來對付。

質量俱優的獨立英文報紙《柬埔寨日報》(Cambodia Daily)首當其衝,被國稅局要求補稅630萬美元。洪森叱責該報是偷走人民稅金的「小偷」、「不繳稅,就關門!」《柬埔寨日報》則批評政府用「漏洞百出和無中生有的資訊」,核定天文數字的稅款,别有用心,他們只能無奈決定停刊。另一家《金邊郵報》(Phnom Penh Post)也同樣被「查稅」,最後由馬來西亞籍商人主導的本地企業接手,還傳聞要和新政府的《高棉時報》(Khmer Times)。其他如包括《美國之音》(Voice of America)柬埔寨分臺、《自由亞洲電台》(Radio Free Asia)在內的18家獨立廣播電台遭追稅,還有記者、紀錄片工作者被以「造假」、「間謀」罪拘捕。

傳統媒體被迫噤聲,但網路上的社群媒體充滿著對洪森政府的批評。洪森也有反制之道。沈良西指控洪森收買「點擊農場」(click farm)到臉書粉專按讚,數量多達數百萬個。選前一週,手機上有WhatsApp的選民,紛紛發現自己被加入一個群組,時不時出現政府宣傳文字和圖片。選後有外國媒體指出這是中國在背後支持的網路技術。此外,國家選舉委員會在選前希望各政黨和媒體的入口網站,能在選前兩天「保持安靜」,資訊部(Information Ministry)隨即要求網路服務商封鎖包括《美國之音》、《自由亞洲電台》、《金邊郵報》等17個網站,但親政府的媒體則被刻意漏掉。

隨著2018年大選接近,洪森政府不斷送出利多,如提高工廠勞工基本薪資、地方建設。沈良西則呼籲選民杯葛「可恥」、「虛假」的國會大選,不要去投票的「柬埔寨救國運動」(俗稱「指頭清白運動」(clean finger movement)),以低投率來降低選舉正當性。

沈良西成立「柬埔寨救國運動」,呼籲選民杯葛「可恥」、「虛假」的國會大選,不要去投票的「柬埔寨救國運動」(俗稱「指頭清白運動」,以低投率來降低選舉正當性。(The Cambodia Daily)

洪森政府也為提高投票率使出各種方法,先是要求企業給予3天有薪假,讓員工返鄉投票,並一再「提醒」選民,是人民黨帶領柬埔寨走出內戰後的困境,接著還為恫嚇反對黨不要輕易發起街抗議,在選前數日於金邊街上出動4千多名荷槍實彈軍警舉行鎮暴演習,還警告說,散佈或支持指頭清白運動的訊息,將被處以1,700~2,500美元的罰款(成衣廠工人基本月薪是170美元!)選前一天,洪森公開說,選民若不去投票,「就是受到叛國者的搧惑,就是摧毀民主」。最後,登記擔任監票的107個人民團體有一半和洪森之子、國會議員洪瑪尼(Hun Many)領導的「柬埔寨青年聯盟」(Union of Youth Federations of Cambodia)有關,是監督選務,也是監督誰沒去投票。

7月29日投票日十分平靜,投票率高達前所未有的82.71%。選舉結果也毫無意外,但人民黨得到7成以上選票,令人驚愕地以政黨比例代表制選出一個「一黨國會」。洪森自誇柬埔寨人民給予人民黨的勝利如「水晶般透明」,毫無疑問。但國家選舉委員會公布的廢票率卻達8.4%,遠高於2013的1.6%和去年「鄉選」的1.88%。《新加坡海峽時報》特派員甚至在金邊某處投開票所發現,廢票率高達14.5%。不少選民顯然投廢票抗議。

洪森自誇柬埔寨人民給予人民黨的勝利如「水晶般透明」,毫無疑問。但國家選舉委員會公布的廢票率卻達8.4%,遠高於2013的1.6%和去年「鄉選」的1.88%。(REUTERS)

隨著選戰的結束,柬國社會一如往常,政府開始釋放一些反對人士,緩和國際壓力、持續爭取國際援助。商人也額首稱慶局勢安定,外國投資考察團一波接著一波,大樓一棟一棟蓋。洪森選前宣稱他健康良好,還可再「服務」國家10年!洪森兩位在軍、政界的兒子選後也都更上一層樓,眾人認為他們正在接班的路上相互競爭。

新加坡國父李光耀1960年代訪問金邊時,看到繁華和美麗的街景,曾表示要向柬埔寨學習。50多年後,受到中國大力支持的洪森則學習李光耀,正在打造和新加坡相仿的「柬式民主」。在西方看來,柬國的民主是終結了,但30歲以下年輕人高達70%的柬埔寨人民,心中自有把尺。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