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北農改建案中,那些說不清的事

隨著這幾天資料越擠越多,整個北農改建案爭議的輪廓也就越來越清楚。讓我們來釐清幾個癥結點:

Lin bay 好油

北農改建案近期成為社會注目的焦點,一開始在資料不全面、資訊也未明的情況下,柯文哲因為回應態度欠佳又爆粗口,一時輿論風向大變。只是,隨著這幾天資料越擠越多,整個北農改建案爭議的輪廓也就越來越清楚。讓我們來釐清幾個癥結點:

其一,吳音寧說是請台大城鄉研究發展基金會規劃市場改建,但筆者上週查詢北農的公開招標的網站,並沒有發現這個委託給台大城鄉研究發展基金會規劃市場改建的標案,如果沒有標案,台大城鄉發展基金會如何幫北農做規劃?

隨著這幾天資料越擠越多,整個北農改建案爭議的輪廓也就越來越清楚。(本報資料照)

有些人認為北農不須依《政府採購法》每個案子都須以標案方式進行。的確,北農不需要依照《政府採購法》每一個案子都開標,但請人做規劃總是要付錢,錢從哪裡來?是要用業務費?還是用公關費?當然這兩種都不行,在金額過大的情況下,走標準程序就是要進行勞務採購,就是要公開招標,北農多數勞務採購以公開招標方式完成,這個規劃案有甚麼特殊原因不須公開招標?

北農多數勞務採購以公開招標方式完成,這個規劃案有甚麼特殊原因不須公開招標?(圖:截自北農官網)

吳音寧過去擔任過溪州鄉主秘,一般人或許不懂工程規劃及執行等相關程序,但吳音寧不會不懂,先期規劃必須先把概念與可能的預算模擬出來,北農的改建是一個140億的大案子,要做這個包含預算的先期規劃是很複雜的工程,不是小錢或用人情凹就可以做出來的,台北市政府花了1747萬5000元做規劃,台大城鄉研究發展基金會再怎麼英明神武,也要幾百萬跑不掉,如果吳音寧在北農的體制內不公開招標,如何有這筆經費請台大城鄉所研究發展基金會規劃?

省下11億的腦殘算法

台北市議員簡舒培質詢時說吳音寧有一個更好的市場改建方案,可以省11億,質疑柯P為什麼不用?是不是因為吳音寧擋人財路?吳音寧提出的市場改建方案真的可以省11億嗎?當然不可能,因為以她的規劃根本沒有做到費用預估的部分。

從3月23號需求討論會議的報告中就可以清楚發現吳音寧的版本是以北市府版本為基底做修改,會有11億的講法是因為少了樓地板面積,再把少出來的樓地板面積直接乘上每平方公尺的建造成本才會有11億的數字。但是,一樣的面積,蓋六樓跟蓋十樓高,成本會一樣嗎?有腦袋的都知道不一樣,況且內部設計經過更改之後,營建費用也會不同,直接套少掉的樓地板面積說省11億,這是無知,而且如果要補足缺少的停車場的部分,可能又會超過11億了,甚至會花更多錢,哪來省錢的結論?

從3月23號需求討論會議的報告中就可以清楚發現吳音寧的版本是以北市府版本為基底做修改。(截自年代新聞畫面)

不過,隨著事件發展,我們這才發現能找台大城鄉所研究發展基金會來做市場改建計畫的原因,因為根本沒有這個市場改建計畫存在。

原來北農只是提出需求表,但不能說是北農希望台北市政府依照需求作修正,而是吳音寧個人希望台北市政府依照她的需求做修正,因為這個案子根本沒在北農內部的董事會中提出來過。

為了圓一個謊言必須說更多的謊

為了呼應簡舒培的質詢,吳音寧週一在她的臉書粉絲團貼了一份北農日本福岡大同青果市場考察報告,說明她率領改建小組成員於106 年11月24-27日前往日本福岡青果市場業務考察。有趣的是,北農自吳音寧上任到現在一共對外招標了六次考察,最近一次考察也在5月9日完成,但北農之前的出國考察報告卻從沒在官網上公開過,唯獨在9月3日公告改建執行小組日本福岡大同青果市場考察報告,為什麼其他的考察報告都不公開過,卻獨獨公開這份?

北農自吳音寧上任到現在一共對外招標了六次考察,最近一次考察也在5月9日完成。(圖:截自北農官網)

而報告的內容中寫到:為規劃第一果菜市場為現代化批發市場,總經理率改建小組成員於106年11月24-27日前往日本福岡青果市場業務考察,汲取福岡市場設計優點以作為第一市場改建規劃之參考方向。

吳音寧很認真,帶隊親率了改建小組去日本福岡考察,這個考察團依北農的制度也要上網公開招標,但如果查詢北農相關的考察標案可以找到兩個,若以日期來看,去年11月只有一個「董監事日本九州參訪考察農產品市場」的標案。

若以日期來看,去年11月只有一個「董監事日本九州參訪考察農產品市場」的標案。(圖:截自北農官網)

董監事參訪考察是什麼內容?和吳音寧所說親率改建小組一樣嗎?

最特別的是這個考察團預算金額為280萬,若以團名來看,該團只招待北農董監事,團員每個人的團費預算並不低,但再以北農另外一個南九州考察團來對照,五天的費用一個人是三萬,請問這個董監事團280萬的團費預算到底去了幾個人?其中有多少人是吳音寧親率的改建小組成員?

考察團預算金額為280萬,若以團名來看,該團只招待北農董監事,團員每個人的團費預算並不低。(圖:截自北農官網)

之前北農被市場處罰款的案子之一,正是有議員索取這個團的出團人數、成員名單等,但北農一概不理,沒想到這個董監事團現在變成改建小組考察團,請問這個案子究竟實際的內容是什麼?到底花了多少錢?而且既然去了兩次九州,為什麼只公開一份考察報告?不公開第二次報告的原因是什麼?

農民的利益是什麼?

吳音寧曾說:「我很想解決現在的農業產銷問題,更想幫助農民找到最大的利益」。

北農連結供銷端(農民及合作社)及承銷端(承銷商及零售商),照理說應該要站在中立的角色上,然而,當北農經理人的角色是由政治決定時,當然不可能絕對中立。若選擇向供銷端傾斜,就必須把批發價拉高,供銷端才會有更好的獲利,過去韓國瑜就是這樣搞,所以能讓合作社和農民挺他,但批發價變高的情況下,承銷端的成本就上升,北農當然也會有一票反韓國瑜的勢力。

吳音寧雖然說想幫助農民,但她主持下的北農明顯傾向承銷端,這可從北農交易價格長期偏低看出,照理說,她身自溪州這種農業區,應該會傾向供銷端,但北農今年長期果菜價偏低其實只對承銷商有利,甚至她還受到七大蔬果公會的力挺,說她是歷任以來最好的總經理,農民討厭她,承銷商稱讚她,這就是北農選擇向承銷商傾斜的結果。吳音寧過去是有理想的人,她的上任曾經讓農民寄予無限希望,希望她能領頭改革已經僵化腐敗的農產運銷制度,但她並沒有完成想要幫助農民的使命,反而讓農民這一年來在低菜價中吃盡苦頭。

不過,社會運動者進入體制之中反而成為弱勢的壓迫者一點都不讓人意外,因為吳音寧是這樣,陳吉仲也是。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