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紐約地途》一場三十年還在進行中的族裔矛盾

族裔之間的矛盾一直在紐約比較貧窮的地區上演。現在在這些地區經營中餐外賣或是美甲店的中國福州移民,大概都在一個地點用冒險的心態,努力不懈去經營三五七年,等存夠了資金便移居到美國其他城市落腳,把原來的店面再轉給新來美國,追求美國夢的移民。但是這些新的經營者並沒有,也不會願意去多瞭解認識當地的黑人文化與生活習性,對他們來說,這裡只是一個跳板,圖的就是一個安全下莊,之後到別處去過安穩的生活。

NYDECO

上個月系上任職27年的秘書喬治退休,1993年我來紐約唸書,就是他受我老闆之託到甘迺迪機場來接機。從未謀面的我們,他就像是機場接送的電招車司機,拿著一張寫著我的名字的牌子在提領行李區外的地方等候。因為是從加州飛來的紅眼班機,離開甘迺迪機場時差不多是早上九點多。機場是在皇后區,學校是在布魯克林。來紐約之前對布魯克林完全沒什麼概念,好像整個區就是黑人區,治安很差。喬治開車進入布魯克林後經過一家麥當勞時提議要買份早餐來吃。整間麥當勞除了喬治一位愛爾蘭裔白人,我一位黃種人,包括服務生在內其餘清一色黑人。當時不僅沒有害怕,反而有點興奮,心想,跟傳說中的一樣,布魯克林都是黑人耶!

其實就在那前一年,洛杉磯發生了大規模黑人與韓裔移民暴力衝突事件,而我唸的學校,位於布魯克林的Flatbush,也在那三年前發生當地黑人民眾因為韓國人開設的小雜貨店店員攻擊一位他們宣稱意圖順手牽羊的黑人女性顧客而號召社區民眾在商店外面聚集抗議亞裔店主歧視黑人,要求當地居民抵制這家韓國店,讓店家永久停止營業。那次抗議抵制事件持續了一年多的時間,期間在附近的其他亞裔的商店也受到波及,甚至一位越南裔的亞洲人被誤認為是韓國人而遭受攻擊。那時候的市長是紐約史上第一位非裔黑人市長丁勤時,他當時被許多紐約政界人士批評沒有在促進紐約市不同族裔和諧做努力,而放任那次示威事件演變成族裔之間的衝突,久久無法和平落幕。後來丁勤時在壓力之下,親自登門到那家韓國超市購物,象徵一種和解,也讓抗議群眾的怒氣緩和下來,慢慢結束抵制活動。從那時候開始,這個地區非裔與韓裔的關係越來越融洽。

1990年在布魯克林的Flatbush曾經發生非裔黑人與韓裔商店之間的族裔衝突,整個事件延燒了一年多。(圖:Curbed NY)

Flatbush位於布魯克林的地理中心,問一般在紐約生活的台灣人大概沒有幾個人能說出他的正確位置。和之前介紹過布魯克林BedStuy 不同的是,這裡的居民以比較晚來紐約的非裔黑人和加勒比海裔黑人移民為主,生性比較樂天熱情。才剛結束,在勞工節長週末舉行的「西印度日嘉年華會大遊行」就是以這地區的黑人文化為主體,紐約最大的節慶活動之一,每年都吸引一兩百萬人來觀賞同樂。不過這裡的居民和紐約其他非裔為主的社區一樣比較是紐約市裡的經濟弱勢族群,低落的社經地位,產生了許多社會問題。

Flatbush的居民以來自加勒比海地區的黑人為主。牙買加美食Jerk Chicken常可以在街頭看見。(圖:作者提供)

九零年代期間青少年輟學,中壯年流落街頭的情況在這裡是司空見慣,也因此連帶讓治安變差。這裡鮮少有亞裔居民,但是亞洲人經營的餐館,雜貨店和自助洗衣店卻不少,這些新移民用相對低廉的價格,提供這裡居民日常生活所需。而亞洲人的身型以及溫和的文化,卻讓他們成為治安上的弱勢。就像柿子挑軟的吃一樣,亞裔經營的店家成為不良份子搶劫或騷擾的目標。這些店家,只要生命不受威脅,多半都會以息事寧人的態度,以避免之後更受壞人騷擾。

雖然Flatbush地區的亞裔居民不多,卻有不少亞裔經營的餐館與商店。(圖:作者提供)

記得唸書第一年在校外租屋的地方就在當年發生抵制韓國超市事件的兩條街外。一樓是一間外賣中餐館。那時候第一次見識到亞裔店家是如何保護自己防衛搶劫的發生。顧客點餐時是無法和店員直接接觸的,隔開兩者的是兩層交錯,各有一英吋厚的防彈壓克力。也就是顧客和店員兩邊的壓克力板窗口不是相對著,雙方只能在兩層壓克力板中間一手交錢,一手交貨。如此店家才可以避免萬一遇到搶匪持槍搶劫,無法直接朝店員射擊。往後的一二十年,紐約市治安變好,這些店家也不再像過去那樣戒備森嚴,除了原有的中餐館和洗衣店外,這幾年還多出了許多中國人與韓國人經營的美甲店,以低於曼哈頓三四成的價格讓愛美的黑人女生可以常常上門變換不同的美甲造型。

近年紐約的治安改善,在布魯克林的中餐館已經很少看到櫃檯用防彈壓克力板與顧客相隔。(圖:作者提供)

就在這社區的非亞族裔關係似乎平穩和諧的情況下,今年八月初就在和28年前非韓事件的同一個街區,一家華人開的美甲店爆發了因為顧客不滿意店家其中一項服務,企圖連同其他服務也拒絕付費而與店家發生爭執,導致美甲店多位華人員工集體攻擊黑人顧客與和同行的家人。衝突事件的影片被上傳到社群媒體,畫面主要是一群員工,有人拿棍棒猛向其中一位黑人女士追打。影片一流出,頓時引起社區黑人強烈反彈,當天便有數十人聚集在店門外,要求司法單位起訴逮捕店家員工和老闆,並要求他們永久歇業。和1990年事件一樣,鄰近幾家指甲店與外賣中餐館,也受到波及,被部分參加抗議的人士辱罵威脅。

今年八月三日在Flatbush的一家華人美甲店發生店員持棍棒追打因為不滿意服務而拒絕付費的黑人顧客,引發當地黑人群眾憤怒抗議,希望店家永久關門。(圖:翻拍自網路與作者提供)

抗議的黑人民眾強調,越來越多亞裔商店在非裔社區做生意卻對當地居民持有歧視和不尊重的態度。這些亞洲人的眼中只有錢,他們不是看到一位顧客上門,而是看見金錢進來了。當Black Lives Matter爭取黑人平權的運動還在全美熱烈進行中,非裔黑人也開始有了Black Dollars Matter的口號,呼籲黑人們盡量到黑人經營店家消費,如果其他族裔店家對非裔黑人有不尊敬或歧視行為,居民們要團結起來讓那店家關門,無法在該地區做生意。

不過,這地區其他亞裔店家也是很無奈,先不論責任歸屬,他們認為畢竟會發生攻擊客人事件是非常少見的偶發事件,他們也是在這個社區中努力工作賺錢養家的移民,提供居民可以負擔得起的服務。但卻要常常忍受無理顧客的鬧事,敢怒又不敢言。筆者過去的確親眼看過好幾次非裔黑人在中餐外賣店找各種理由不願意付錢,或是因為業者英文不流利,表露出嫌惡歧視的態度,甚至還故意跟店家說送來的餐點與點購的不同,要求退換。也有一群小屁孩只點一份薯條然後在餐館裡嬉鬧,影響店家做生意。美甲店最常遇到的是顧客不給小費,店家善意提醒後還會被怒目相視。

許多華人店家受夠了不肖黑人的騷擾,改採取比較強硬的措施。(圖:作者提供)

這樣族裔之間的矛盾一直在紐約比較貧窮的地區上演。現在在這些地區經營中餐外賣或是美甲店的中國福州移民,大概都在一個地點用冒險的心態,努力不懈去經營三五七年,等存夠了資金便移居到美國其他城市落腳,把原來的店面再轉給新來美國,追求美國夢的移民。但是這些新的經營者並沒有,也不會願意去多瞭解認識當地的黑人文化與生活習性,對他們來說,這裡只是一個跳板,圖的就是一個安全下莊,之後到別處去過安穩的生活。

即使這個社區裡有醫院和醫學院,有不少亞裔的醫護人員與學生出沒,但他們並不像在這裡開店經營小生意的另一群亞裔移民一樣,是與當地黑人在日常生活上時時刻刻的接觸。許多這兩個族裔之間的芥蒂與摩擦沒有導致進一步衝突可能只是雙方在隱忍而已。祈禱萬一像之前韓國雜貨店或是這次華人美甲店類似的糾紛發生時,雙方都能夠有智慧去處理問題,不會成為下一次族裔衝突的引爆點。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