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超越諾貝爾級的農經理論:災損1%論

消費者並不是不能接受因為天災而導致的菜價波動,尤其是像短期葉菜這種需求彈性小的蔬菜,替代品少當然造成的彈性波動大。但短期葉菜生產如果之後沒有其他災害影響,只要兩週左右價格就會回穩,對於消費者的影響也不大。 農委會是農產業的主管機關,任務是協助農產業優先,以政策和規劃協助蔬菜供應的穩定,而菜價的形成是市場機制下的結果,因為災害導致供應量出現問題,就該對消費者誠實以告,讓消費者有漲價的心理準備,而不是粉飾太平。

Lin bay好油

台灣人食用的蔬菜數量非常大,種類也很多元。在批發市場上,蔬菜的品項有上百種,光葉菜的項目就有五十多種。根據行政院農委會〈糧食供需年報〉資料,台灣一年約可消耗掉260萬噸蔬菜,每人每日蔬菜供給量大約為300公克。這個數量高嗎?我們以馬來西亞為例,馬來西亞一年約消耗170萬噸蔬菜,如果把人口除進去,每人每日蔬菜供給量約為158公克,只有台灣的一半,如果讀者有機會到馬來西亞,在餐館點一道燒鴨飯,除了燒鴨之外,就只有兩片大黃瓜或是一條青江菜,但台灣的燒鴨飯有三種配菜。

台灣人每天要吃掉那麼多蔬菜,對蔬菜的需求自然是很大,那麼,台灣這個蕞爾小島的蔬菜又是如何生產的呢?

本島自南到北因為氣候及產業影響形成不同的生產模式,例如,桃園是北部短期葉菜類的生產重鎮,主要葉菜生產型態以膠膜溫室為主,在八德地區可以看到很多生產葉菜類的膠膜溫室;到了中部因為氣候較熱,以膠膜溫室生產葉菜類的比例就降低,到了高山地區就以夏季生產高麗菜及白菜為主,而中部膠膜溫室反而以生產瓜果類如小黃瓜、彩椒等居多。中部蔬菜的生產以露天或是搭高鐵經過雲彰地區時看到的綠色網室為主;而到了高雄、屏東的產區因為氣候更熱,膠膜溫室更少,主要的蔬菜生產就以露天為主。

用設施來生產蔬菜當然相對於露天來得穩定,但設施有建造與維持的成本,因此生產經營成本自然就比露天型的高,所以,當在今年二月到七月菜價吃土的情況時,設施生產虧損就比露天嚴重。

台灣的蔬菜產區光雲林一縣就佔了三成左右,其他縣市總共佔七成,所以當天災發生時,就會出現幾家歡樂幾家愁的情況。有些地區的農民因為災損嚴重,就算菜價高,也一樣虧得很慘,但有些地區的農民就沒什麼影響,還賺到天上掉下來的災害財。但對很多農民而言,人工費用、肥料、紙箱等生產成本不斷上升,但菜價卻一直不好,賣出去的價格往往比成本還低,根本沒有合理的利潤可言。

有些地區的農民因為災損嚴重,就算菜價高,也一樣虧得很慘。(圖:農友提供)

菜價的形成有許多的決定因子,但最主要的還是供需的關係,和農民的生產成本關係不大,多數農民不是價格形成的主動決定者,而是價格的被動接受者。例如行口的代買來看農民種植的蔬菜後,出一個價錢,農民接受,就由代買買走,不接受就只能另找買主,或是採收後詢問熟識行口收購的價格,決定要不要接受行口的價錢,走供銷合一的途徑,或者走共同運銷的管道將蔬菜送到台北去拍賣,看能不能賣出更好的價格。但不管是在現行共同運銷或供銷合一的結構之下,農民都是生產端、供銷端、承銷端三方最弱勢的一環,虧損時負擔的比例也最高。

難道要農民賠錢才算合理菜價?

台灣的菜價在每年在三至四月間會來到最低點,之後再慢慢爬升到11月左右,接著12月菜價就開始下滑,從12月到三、四月之間維持菜價的低點。這是在正常情況下的自然波動,但現實不可能那麼美好,冬天也可能發生寒害讓菜價飆漲,只是這種情況比較少。而最常導致菜價明顯波動的因素就是梅雨季或是颱風帶來的風雨導致災損。

菜價波動說明。以104-105年台北一市批發菜價為例。

最近因為823豪雨影響,菜價又開始攀高,一如以往,媒體開始四處訪問消費者,聽消費者抱怨菜價太貴吃不起;訪問餐飲業者,餐飲業者一樣抱怨菜價太貴。但難道發生災害之後,農民就能趁機賺大錢發災害財嗎?假設農民販售的菜價漲了一倍,從一公斤30元漲到一公斤60元,但能收成賣的量只有原本的2成,請問這位農民是賺錢還是賠錢?過去半年因為菜價吃土,一個四斤重的高麗菜,消費者能以一斤不到10元的價錢購買,讓消費者買到比整個產運銷總成本還低的蔬菜,就叫做理所當然嗎?

粉飾太平的農委會與始終狀況外的副主委

這次823豪雨導致菜價上漲,農委會又是怎麼面對?

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在27號的記者會這樣說:

根據我們的統計整個蔬菜的影響量大概只有185公頃,跟各位報告,我們一年的蔬菜的總生產面積是有15萬公頃,所以整個蔬菜佔整個總產量的百分比不到百分之0.1。

不意外的,陳吉仲副主委又再一次展現他的鬼扯跟外行了。以高麗菜為例,高麗菜每年生產面積大約是6500公頃,但難道6500公頃的高麗菜都在同一週生產嗎?農糧署自己也有數據顯示高麗菜冬季時每10天的需求大概是180公頃的面積,如果冬季發生寒害,造成快上市的高麗菜有90公頃的凍傷,這樣供應量就少了50%,高麗菜價一定會飆漲。那如果拿全年生產6500公頃的面積來說這90公頃只佔了高麗菜總生產面積的1.3%,所以高麗菜價不會影響,這樣合理嗎?

同樣的道理,目前的影響量有185公頃,一年蔬菜的總生產面積是15萬公頃,以一年365天來平均,那每天大概要有410公頃的面積生產蔬菜才夠供應國人,這樣說來,185公頃的面積短時間內真的沒有影響嗎?

而為什麼這次初期的災害統計雲林那麼輕微?這是因為因為蔬菜有延遲性影響的問題,災害初期難以統計得很完整,但雲林明明是明顯的受災區,使得本週供應量不斷降低,菜價也因此升高,怎麼會說沒有影響呢?8月30日台北一市到貨量只剩下812噸,對比一週前每天約1000噸的到貨量足足少了20%,請問副主委,這樣算穩定供應嗎?

陳吉仲表示,整個蔬菜的影響量大概只有185公頃,跟各位報告,我們一年的蔬菜的總生產面積是有15萬公頃,所以整個蔬菜佔整個總產量的百分比不到百分之0.1。(截自新聞畫面)

但陳吉仲還是在記者會說:我們農糧的這個部分因應,應該是還OK。

副主委,真的OK嗎?

8月23日之前,全台每天的共同運銷量約在3,400噸左右震盪,8月23日還有3,332噸,到了25日菜價的高點剩下2,505噸,28日經過中元節兩天的休市後,供應量來到3,780噸,到了30日只剩下3,055公噸,請問這樣叫做供給穩定?目前明明就因為供給量的減少,導致菜價明顯上升,難道批發市場的價量都是假的嗎?

(作者製表)

而陳吉仲在星期一行政院的記者會中說:這樣的一個豪雨跟一般的所謂的颱風造成的一個持續性的影響是不一樣的,所以我想說我們的蔬菜水果的價格應該會維持在一個穩定的水準。

大多數的時間,台北一市的蔬菜批發價格都和高雄市差不多,是全國拍賣價最高價的兩個批發市場,就算是受災後兩個市場也會維持差不多的價格,當週一陳吉仲說蔬果價格應該會維持在一個穩定的水準之後,休市兩天之後的台北一市價格就遠遠不如高雄市,平常兩個市場的平均價差都在一元以內,但28日兩個市場卻出現5.7元的價差,到了第二天維持3.4元的價差。

近期批發市場均價。

為什麼會有這樣異常的狀況?難道是北農配合副主委演了這樣一場穩定菜價的好戲?

北農總經理有沒有操作菜價的能力?過去這點一直是民進黨用來攻擊張家的點,如果把持北農就能操作菜價,當然現在換上吳音寧,也一樣是在操作菜價,只不過是往低價的方向操作,也難怪最近臉書一堆歌功頌德讚嘆吳音寧穩定抑制菜價的圖文,甚至有一張圖在line流傳,表揚吳音寧管理下的北農讓今年高麗菜變很便宜,怪罪柯文哲夫妻無恥。

(圖:網路)

天災後的漲價是必然,政客的粉飾太平是了然

消費者並不是不能接受因為天災而導致的菜價波動,尤其是像短期葉菜這種需求彈性小的蔬菜,替代品少當然造成的彈性波動大。以空心菜為例,這幾天品質好特等的空心菜,每公斤均價都在70元以上,因為豪雨影響品質,品質好的空心菜供應減少,但需求不變的情況下,批發的承銷價當然會攀升,到了末端的價格也會提升,但短期葉菜生產如果之後沒有其他災害影響,只要兩週左右價格就會回穩,對於消費者的影響也不大。

農委會是農產業的主管機關,任務是協助農產業優先,以政策和規劃協助蔬菜供應的穩定,而菜價的形成是市場機制下的結果,因為災害導致供應量出現問題,就該對消費者誠實以告,讓消費者有漲價的心理準備,而不是粉飾太平,明明未來供應量會不足,將導致菜價上漲,卻反告訴消費者菜價會很穩定,受損面積只有1%,沒什麼影響,但消費者只要到市場走一趟就會知道菜價並不像官方說得那樣平穩,消費者當然覺得其中有鬼,這也難怪網路上會出現一堆有張家把持的北農菜價高漲,但吳音寧在的北農菜價平穩,對吳音寧歌功頌德的圖文到處傳播。

短期葉菜生產如果之後沒有其他災害影響,只要兩週左右價格就會回穩,對於消費者的影響也不大。(圖:農友提供)

但光一個北農就有2300多個承銷商,其中最大的承銷商佔北農總額不到7%,現實是這樣的小承銷商結構,如何成為大到能夠操作菜價的菜蟲?8月25日有個農民的空心菜拍賣價達到每公斤175元,如果以一般生產空心菜的成本來看,農民每公斤的獲利可能達150元以上,算起來是暴利,但大家沒看到的是,這個空心菜農可能虧了半年,現在終於可以補一些回來,難道就因為他的菜可以賣高價,而這次獲利又非常高,他就是菜蟲嗎?

我想這個農民應該不是菜蟲,但我很肯定農委會的陳副主委根本搞不清楚狀況,才會自己憑空想像出這種可笑的1%論。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