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好油》口號治國:以昨日的自己打臉今日的自己

台灣農業向來以南部縣市為主,過去兩年來,地方政府也多是民進黨籍,再加上中央執政,許多的農民對民進黨充滿了期待,但一片真心換絕情,這兩年農業的慘況讓農民充滿傷害,中央與地方只有分工沒有合作。例如農委高喊要發展冷鏈物流中心,但請問農委會與地方溝通過嗎?還是反正跟抓菜蟲一樣,先喊抓菜蟲,再找個倒楣鬼交差了事混過去?

Lin bay好油

23日,行政院長賴清德在行政院會中表示:

穩定物價是政府重要施政,颱風等天災是影響農產價格的重要因素,請農委會於颱風來臨前密切掌握各類蔬菜價量供需,務必落實調節工作,兼顧農民與消費者權益,全力避免汛期可能造成蔬菜價格大幅波動情形。

賴清德院長在院會中聽取農委會「因應汛期蔬菜產銷調節措施」後指出:

農委會已於去年11月提出穩定菜價八大措施,今年在產季期間即面臨檢驗,指示農委會確實檢討並精進各項措施,掌握各類農產品每年生產情形,及早因應、避免量多價跌。

什麼是穩定菜價八大措施?

連什麼時候提出這些措施都搞不清楚,真不知道是誰的問題。穩定菜價八大措施是前年提出,結果到了最近又變成是去年,打迷糊仗倒是上下有志一同。

105年民進黨政府上任幾個月,接連遇到莫蘭蒂、馬勒卡、梅姬等颱風影響,再加上10月剛好是平地跟高山產區的交換期,而105年年初又因為寒害導致根莖類儲存量不理想,在這幾個原因影響之下,出現了台灣有史以來維持最久的菜價高漲期,導致民怨四起。農委會新官上任三把火,不孚眾望,十足展現外行領導內行,召開了一個會議,專責討論處理菜價高漲的問題,會後完成了五個結論,裡頭有兩個很特別:

1. 災後大量復耕的高麗菜,12月下旬會再崩盤,菲律賓目前菜價高,要求農糧署研擬用漁船辦運送給菲律賓,來響應新南向。

2. 請農委會秘書室盤點颱風後媒體易扭曲報導的觀點(如惡意攻擊等),請相關單位備妥相關資訊,以利迅速回應。

0823豪雨雲林縣初步統計損失己逾653萬,還在增加中。(本報資料照)

菜價飆漲的問題還沒處理好,農委會就先設想到未來兩個月之後的崩盤,這叫遠見嗎?甚至要求農糧署研擬如何透過漁船走私高麗菜來送給菲律賓,來響應新南向,果然,只要套上新南向,什麼話都能鬼扯。還有,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農委會一定沒有哪裡做不好,一切都是媒體惡意攻擊,所以一定要迅速反擊媒體。

之後農委會提出兩大失誤原因,針對如何改善,則提出了穩定菜價八大策略:

1. 氣象、產銷資訊系統整合。

2. 颱風前緊急進口機制。

3. 擴大滾動式倉儲及設備改進。

4. 建立根莖類蔬菜安全儲存。

5. 擴大辦理平價蔬菜供應據點。

6. 輔導興建結構加強行設施。

7. 配合各部會查價工作。

8. 天災專案小組。

就在提出這八大策略之後沒幾天,沒想到政府還是用了過去30年來的老招:抓菜蟲。果然這一喊,法務部馬上就抓到菜蟲!檢調抓到個囤了300公噸紅蘿蔔的南部盤商,結果各家媒體一面倒報導抓到菜蟲,一時舉國沸騰。農委會在畫了一堆靶之後,終於抓到個倒楣鬼可以向社會交代,暫時鬆了一口氣。

真的抓到菜蟲了嗎?

假的。最後證實抓菜蟲是鬧劇一場,曹啟鴻成了農委會最短命的主委,不到八個月就下台。但最倒楣的是這個紅蘿蔔的業者,花了10萬元交保,在鬧劇演完之後不起訴,白白被農委會折騰了一段時間。

菜價飆漲一定是菜蟲的影響?

在政府長年用高喊菜蟲解決問題的影響下,社會大眾都會認為一定有菜蟲在操作菜價,然而,如果菜蟲這麼有力,那麼為什麼從去年六月起菜價就趴到現在?今年三月開始菜價就創同期新低,到了七月還創下七年來新低,既然菜蟲神通廣大,為什麼在菜價這麼低的情況下沒有介入操作把菜價拉高一點賺錢,卻放任這種讓農民都過得很辛苦的爛菜價?

農產品價格除了供需的彈性影響之外,還有一個重點在於作物的可替代性,這個可替代性造成了需求的彈性,例如,水果就是屬於需求彈性大的農產品,荔枝價格過高時,消費者就可能選擇較便宜的鳳梨來消費。而短期葉菜類就是屬於需求彈性小的商品,例如北部炒羊肉都要用空心菜,很難用其他蔬菜替代。短期葉菜的保存期往往不到半個月,和長期葉菜三個月以上的保存期相比之下算是非常短,因此在消費上也不會大量購買後冷藏儲存的情形,再加上台灣短期葉菜的種類多,例如,不結球白菜、空心菜、萵苣(萵苣類)、菠菜等有幾十種,單一種供應量相較於長期葉菜類較少,種種的因素影響之下,短期葉菜類價格的波動性就非常高。

以這三天台北一市特等的空心菜為例,三天的時間菜價飆漲了122%,價格飆漲情況很嚴重,在需求彈性小的短期葉菜類,價格的震盪就是如此驚人。當今天做為參考價格的台北一市出現這樣的拍賣價格時,必然影響其他行口的販售價,但一般行口的震盪幅度會比台北一市低,因為一市是缺菜搶菜,在行口供給固定的客人就不會那樣。

這次的雨量主要都集中在雲林以南,對短期葉菜的供應到底造成多大的影響呢?

0823豪雨雨量主要集中在雲林以南。

大家不妨可以上農糧署的農情報告資源網,以空心菜為例,2016年的資料顯示,雲林縣的佔比為55.68%,前四大生產縣市佔了82.74%的生產量,所以是極高寡占的類型,因此雲林重創,當然會對短期葉菜類的供應產生極大影響,造成價格飆漲。

而扣除這次主要影響的區域,若以空心菜來看,約有35%的生產區域影響小,因此,像桃園市、台中市、新北市等種植空心菜的農民就會有不錯的收益,一場豪雨讓幾家歡樂幾家愁。

至於其他農損方面,如果根據目前24號公佈的農損資料,則以嘉義縣損失最嚴重,因為豬死太多,豬又太值錢,其他的農損則還在陸續統計中。

以昨日的自己打臉今日的自己

2011年,當時中興大學應用經濟系的陳吉仲教授說:執政者不解決「結構性問題」,動輒喊出補貼價格,反而導致政府跟消費者都在付更多錢,卻無法真正造福農民。

七年前的陳吉仲教授講的真的太有道理了,只可惜兩年前當了副主委之後的陳教授,搖身一變就成了他口中批評的人,民進黨這兩年的執政,農業還是以補貼為主,例如綠色對地補貼,友善農業耕作補貼,對於改善結構性的問題,口號大於實際,不如回頭看看前年公佈所謂的八大措施,落實了多少?

台灣農業向來以南部縣市為主,過去兩年來,地方政府也多是民進黨籍,再加上中央執政,許多的農民對民進黨充滿了期待,但一片真心換絕情,這兩年農業的慘況讓農民充滿傷害,中央與地方只有分工沒有合作。例如農委高喊要發展冷鏈物流中心,但請問農委會與地方溝通過嗎?還是反正跟抓菜蟲一樣,先喊抓菜蟲,再找個倒楣鬼交差了事混過去?

台灣的生產運銷結構從過去亞洲領先到現在成為亞洲的後段班,這幾十年的時間,多數國家的農產運銷制度都不斷精進改變,但我們就像一灘停滯的死水,沒有設法降低農產運銷所產生的成本,生產成本不斷提高下,再加上極端氣候的影響,生產、供銷、承銷的三級結構中,生產端的農民承擔最多的風險,只能不停在菜土菜金中輪迴循環。而農委會卻是毫無作為,混過一天算一天。倘若民進黨政府可以用疼惜吳音寧的心來疼惜農民,就不會這樣毫不用心,連自己的政策是什麼時候提出來的都搞不清楚。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