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關稅配額?制衡盤商? 搞不清楚問題的政府與無能的副主委

當連問題都搞不清楚是什麼的時候,當然任何措施也不會有改善的成效,想要避免紅豆、洋蔥、大蒜價格嚴重下跌的噩夢,最起碼要先弄清楚問題的癥結。從過去的兩年表現中,社會大眾發現陳吉仲根本無能處理產銷的問題。只是,從他對外發表內容看來,我們這才知道他不只無能,連狀況都搞不清楚,還談專業?

Lin bay 好油

有好一段時間沒有聽聞農委會副主委陳吉仲的消息,不過副主委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因為日前他又透過媒體開始講些莫名其妙的話了。

《中央社》的新聞標題:洋蔥大蒜國產不足卻價跌 農委會要制衡盤商

農委會要制衡盤商?光是從農委會官方口中講出「盤商」這個字眼,本身就是件很奇妙的事。什麼是盤商?誰又是盤商?盤商是很外行的講法,因為整個台灣農產運銷的模式簡單區分成供應商跟承銷商,那麼誰是盤商?批發市場外的行口是不是盤商?負責去產區契作供應農產品到市場的人是不是盤商?不過也沒差,反正大家也不是第一天知道陳副主委很外行,有這亂七八糟的表現不是第一天,也不會讓人太意外。

至於關稅配額農產更是有趣,報導中,陳吉仲表示,洋蔥、大蒜、紅豆等「關稅配額農產」。明明國內自產不足,卻還會跌價,將透過介入收購等5項措施穩定產銷,制衡盤商,避免農民流汗耕作、含淚賤售。

首先讓我們來搞清楚什麼叫做關稅配額農產?

當年台灣加入WTO時就面臨農業必須開放的問題,台灣使用關稅配額這種模式來做緩衝,意指在配額內的進口量是低關稅,超過配額的進口量是高關稅,用關稅來限制進口的數量以保護本土農產,範圍內的配額量則由台灣銀行負責廠商領取資料競標業務。

陳吉仲表示,洋蔥、大蒜、紅豆等「關稅配額農產」。明明國內自產不足,卻還會跌價,將透過介入收購等5項措施穩定產銷,制衡盤商,避免農民流汗耕作、含淚賤售。(本報資料照)

關稅配額的品項有鹿茸、液態乳、羊乳、帶殼花生、大蒜、東方梨、乾香菇、椰子、檳榔、香蕉、芒果、紅豆等農產品。舉一個實際的例子,以鳳梨為例,台灣鳳梨的進口關稅要173%,國際鳳梨的價格大概一箱12公斤落在10-12美金之間,也就是說,如果在173%的關稅之下,就用成本價計算,鳳梨清關進台灣一箱大概要20-22美金,這麼貴的進口鳳梨消費者根本不會買單,這種關稅下,外國鳳梨在台灣就沒有競爭力,當然也沒有人願意進口。

台灣主要的鳳梨產季大約是半年,所以台灣開放在非產季的另外半年進口,數量則有限制,所以要先花錢去標到進口配額,配額內的鳳梨進口關稅只要15%,讓冬天想吃鳳梨的消費者一樣能買鳳梨。聽起來好像很不錯,但魔鬼藏在細節裡,很多搞鬼的招數藏在合理的說詞中,例如東方梨-也就是我們說的水梨。

水梨一年的進口配額約一萬噸左右,也就是大約700個40呎貨櫃的數量,台灣每年的進口量也很接近配額,這說明進口水梨很熱門。但水梨的進口配額怎麼分配?官方的講法是要申請者依過去兩年進口實績及申請先後順序分配,這意思就是進口量都被限制在那些以前做水梨進口的進口商手裡,如果你是進口商,想申請進口水梨,但以前沒有進口過,當然就沒有實績,也就不可能拿到配額,而這一萬噸的進口配額還不用繳交標配額的錢,在免標配額費用又缺少競爭的情況下,水梨進口付出的成本就很低。

乍看之下關稅配額好像是保護本土水梨產業,但實際上只是做做樣子,根本沒有保護到本土水梨產業,反而是圖利某些進口商,陳吉仲講關稅配額,只是利用這些東西對一般民眾而言很複雜,就連記者都沒幾個人懂來賣弄,但對於關稅配額的黑箱之處,屁都不敢吭一聲。

再者,洋蔥根本沒有關稅配額,所有進口商進口洋蔥都是25%左右的關稅,主要進口國之一的紐西蘭因為貿易協定有12.5%的低關稅優勢,那麼洋蔥怎麼會是關稅配額農產?所以說陳吉仲無能真的是很中肯,因為連這些基礎資料都不會分辨,請問能力與專業在哪裡?

洋蔥根本沒有關稅配額,所有進口商進口洋蔥都是25%左右的關稅,主要進口國之一的紐西蘭因為貿易協定有12.5%的低關稅優勢,那麼洋蔥怎麼會是關稅配額農產?(本報資料照)

大蒜和紅豆的確是關稅配額農產,但洋蔥根本不是。紅豆的進口配額是每公斤22元,2017年加拿大進口來台共3571公噸,平均報關價37.85元,清完關的價格遠比台灣本產貨還低,根本也沒有什麼關稅配額的問題,人家都直接走正式高關稅的途徑,那提關稅配額要做什麼?配額量調高進口商獲利,調低人家也沒在怕。

所謂無能就是沒有能力面對產銷的問題來提出解方,因為我們的副主委根本什麼狀況都搞不懂,是說他比較擅長的其實是發補助,叫他來處理農產運銷還真是難為他了。

「市場結構及通路」被數家盤商掌握?

二流文青就會覺得只要進口就是打擊本土農產,就是壞蛋,但若以專業的角度來看,進口是一種供應的調節,用以維持供應的穩定,供應要穩定才能創造更多的需求,例如台灣洋蔥的需求不斷增加,進口洋蔥功不可沒,進口和本產不一定是敵對,反而是相輔相成的狀況。

而就算是生產量高,有時也需要進口,這也是因應供應調控,舉個簡單的例子,中國是柑橘生產大國,中國對柑橘的需求量很大,問題是夏天沒有柑橘,為了全年供應柑橘,必須進口反季節的澳洲柑橘,這時候市場上的澳洲柑橘怎麼會打擊中國本土柑橘?

台灣的洋蔥也是一樣的道理,今年雖然生產過剩,但台灣的洋蔥品種很難保存超過八月,現在市場上的洋蔥還是以進口為主,只能等到12月左右,中部的本產洋蔥開始供應,才會恢復本產供應,如果沒有進口洋蔥的調節,讓消費端可以整年使用洋蔥,反而會造成本土洋蔥的需求下降。

陳吉仲說:洋蔥自產部分有6到7成產自恆春半島,而且這裡的品種可以冷藏5到6個月之久,不像彰化、雲林不能擺久,採收後要馬上銷售掉;「但是外界看產銷問題常習慣點式思考,認為今年產量比去年多,所以價格應該跌,聽起來合理,但是事實上不合理。」

由這段話應該可以判斷他的腦袋還停留在30年前。這幾年中部洋蔥從彰化伸港一路往南已經種到台南後壁的北端,中部的種植面積早就遠超恆春半島了,哪來自產部分有6到7成產自恆春半島?

只有恆春的品種可以冷藏5到6個月?別逗了好嗎?你不說話人家還不知道你有多無知和無能。都是一樣短日照的黃洋蔥品種,差別只在恆春因為溫度高相對濕度低,容易把洋蔥曬得乾一點,中部溫度低濕度高,洋蔥沒那麼乾,稍微短一點,恆春如果採收前多下點雨,保存期限比中部還短,而且中部的採收本來就比屏東早,先採收儲存之後一定是先出,因為先進先出是生鮮品儲運的基本概念,副主委該不會連這個基本概念都沒有吧?

中部洋蔥的採收比屏東早,先採收儲存之後一定是先出,因為先進先出是生鮮品儲運的基本概念。(本報資料照)

至於市場結構跟通路,被數家盤商掌握?上文提到盤商是很外行的講法,在產地負責和農民買貨集貨的合作社,也是盤商嗎?還是該稱為他們供銷商?而供銷商理貨、集貨之後用貨車將農產品運送到消費地,在消費地買這些貨的人也是盤商?還是該稱為它們叫分銷商?再透過這些分銷商把農產品分銷到各個零售點和有大量需求的商號,這就是我們的現況,那麼盤商是指供銷商?還是分銷商?

以目前的體系,分銷商才是價格的決定者,供銷商是價格的建議者,而農民是價格的被動接受者。就像今年的洋蔥,一些大型的供銷商為了履行跟農民的契作,都虧上百甚至上千萬,如果他們的成本比售價還高,為什麼他們還要賣?因為價格不是由他們決定,報出來的價格在消費端的分銷商不願意接受,就只能報到分銷商接受為止,而分銷商也要依照目前的供應跟銷售的狀況去調整買貨價,這就是市場自然的機制。

至於紅豆的例子,紅豆連共同運銷都沒有,本來走的就是封閉型的通路,這種封閉型通路是過去這些分銷商自己打出來的通路,結果現在就是壟斷。果然,完全沒有經商經驗的人來主導產業真是噩夢一場。是說,既然吳音寧也是陳吉仲力保的,那怎麼不叫北農來拍賣紅豆,試試看突破這些通路呢?

末段價格高,不應該收購價低?試問收購價有多低?台灣紅豆的報價遠比進口加了關稅之後的紅豆價格還高,這才是問題吧?假設你是分銷商時,在零售價格固定的情況下,差不多品質的農產品,請問你要買一公斤90元的進口貨,還是買一公斤150元的本產貨?這麼簡單的道理,我想不是做生意的人都懂,可惜農委會的副主委不懂。

比無能更糟的,是搞不清楚狀況

當連問題都搞不清楚是什麼的時候,當然任何措施都不會有改善的成效,想要避免紅豆、洋蔥、大蒜價格嚴重下跌的噩夢,最起碼要先弄清楚問題的癥結。這些崩盤的情況是供應量和需求量如何調整,以及生產成本的問題,如果洋蔥產地收購價1公斤跌到只剩6元,農民生產成本只有3元,那怎麼不會賺?就算漲到1公斤10元,如果生產成本要11元,那怎麼會賺?

從過去的兩年表現中,社會大眾發現陳吉仲根本無能處理產銷的問題,只知道發補助花納稅人的錢了事,之前菜價高要抓菜蟲,現在菜價低要制衡盤商,雖然為官之道-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陳吉仲向來落實得很確實,但過去曾是堂堂農經系教授,再怎麼無能總該有點專業才對,只是,從他對外發表內容看來,我們這才知道他不只無能,就連狀況都搞不清楚,還侈言專業?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