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超A評論》新武士道:日本的科技新創

許多科技新創一上市即造成轟動,這些新創所打出的氛圍與幕末的明治維新志士相似,創業的動機也不只是創造資本而已,許多科技新創並不是發展新技術,而是應用現有科技打破長年以來的產業壁壘。

蔡敦仁/現職設計研究者

世界各地的科技創業風潮從矽谷發祥以來,創造了新經濟成長的典範,例如大家熟知的Google或是Facebook等。

台灣一直以來也有政府領導的「亞洲矽谷」等國發基金主導的科技政策,但大部分都仍然在找尋方向,目前可以作為成功案例(也就是傳說中的獨角獸新創)卻非常之少。學習矽谷積極創業的精神雖然很重要,但是在鄰國日本卻走出了另外一種不同於矽谷的路,本文即是介紹這些被稱為「新武士道」的日本科技新創。

逐漸崩壞的現代產業

日本從經濟蕭條到2008年雷曼兄弟的金融風暴二十幾年以來,主要產業發展發生了極為重要的典範轉移:傳統的電子製造業與精密機器的榮景已經被中國、韓國與台灣所取代,產業動能轉向以資訊科技(IT)新創公司為主。

許多科技新創一上市即造成轟動,這些新創所打出的氛圍與幕末的明治維新志士相似,創業的動機也不只是創造資本而已,許多科技新創並不是發展新技術,而是應用現有科技打破長年以來的產業壁壘。

如果我們從市場資本的角度上來看所謂「獨角獸(意指未上市股票估值在10億美金以上的企業)」新創企業,目前有近22家企業有機會成為下一波的獨角獸。其中以最近上市的二手市集メルカリ(Mericari)手機應用服務為最大宗。從2013年開始,Mericari 在短短的 4 年之間達成了資本額5000萬日幣到175億5千萬日幣的資本成長,同時也造就了2017年高達220 億左右的業績收入。今年6月19日在東證創業板上場(Mothers)時隨即創下原先承銷價格3000日圓跳到5000日圓(目前4,735日圓),媒體甚至坦言說沒有人想到Mericari會成長得如此迅速。

Mericari 的概念很簡單,使用者利用手機應用程式拍攝自己家裡沒有用到的二手產品,再轉賣給其他需要的人, 基本上就是個跳蚤市場。(www.mercari.com)

令人意外卻反而合理的新創公司

Mericari 的概念很簡單,使用者利用手機應用程式拍攝自己家裡沒有用到的二手產品,再轉賣給其他需要的人, 基本上就是個跳蚤市場(Flea Market)。說起來不算是什麼新的點子,日本國內就有許多二手流通販賣的業者(最大的是日本當地的雅虎拍賣),但就只有Mericari可以如此快速達成目標。成功秘訣就是「交易速度」,沒有其他家可以像Mericari 一樣能夠快速回應使用者對速度的需求。

Mericari平台上任何二手物品上架之後,藉由後端的媒合機制,短短的數十分鐘之內即可轉手賣出,而其他業者可能都要等上數天到數個月,這種速度感是過去從來沒有的,很意外卻是滿合理的符合到網路買賣的需求。

另外一家意外卻合理的例子則是已上市的ZOZOTown。ZOZOTown是流行電商平台,專門販賣快速時尚的飾品或衣物。日前購併了紐西蘭的感測器新創公司,發展精準身材量測衣 ZOZOSUIT 供使用者免費索取。一件智慧衣的開發費用非常高,但為何要免費讓使用者索取?也是因為速度能就降低物流成本的關係。也就是說,如果使用者可以精準量測自己的身材尺寸購買時尚商品的話,就可以節省電子商務無法試穿,進而造成尺寸不符而退換貨的物流成本。這些科技新創對人的精準觀察加上出劍快速(創新與市場並行),是這些日本新創自矽谷之外能夠獨樹一格的原因。

ZOZOTown是流行電商平台,專門販賣快速時尚的飾品或衣物。日前購併了紐西蘭的感測器新創公司,發展精準身材量測衣 ZOZOSUIT 供使用者免費索取。(AllAbout-Japan.com)

除了精準之外,另外一個原因則是他們完全不單仰賴政府規劃,反而走向自立的道路。例如孫正義建立起軟銀帝國之後,結合石油資金建立起軟銀願景基金(Softbank Vision Fund),提供了100億美金融資給科技公司,投資對象包含了物聯晶片設計公司ARM與電腦視覺晶片設計公司nVidia等快速成長的科技公司。另外在種子輪投資部分 則由孫正義其弟孫泰藏(Taizo)成立的Mistletoe積極投資物聯網硬體新創,Cerevo 則是其中一間。

Cevero與深圳製造生態圈聯手,設計生產像是投影機機器人等非常具有時代性創新的產品,過去這些新產品根本不可能通過任何一個在大公司的審查機制而問世,但是岩佐先生認為在網路時代之下的硬體,反而不能走過去「以量制價」的路數,必須要在「獨特性」上走出自己的一條路才行。在Cerevo屢創佳績之後,他又以共同創業者的身份回到Panasonic,另外建立了一間新公司而造成話題。類似的情況都會以「叛徒」的身份拒絶往來,這次公司高層居然會以「共同創業」的心態合作,十分不可思議,感覺到大公司也無法抵擋時代的力量。

Cevero與深圳製造生態圈聯手,設計生產像是投影機機器人等非常具有時代性創新的產品。(CEREVO.com)

「Me too Innovation」到「True Innovation」

說到大公司,本來就是將本求利的經濟體,或許從別人已開發過的產品創新來做差異化的「同樣創新(Me too Innovation)」是主流,不論怎麼進行創新專案的開發,因為人與環境皆是由類似的想法在裡面,總是有個曾經做過的影子(點子)出現。

「真實創新(True Innovation)」就在日本獨特的職人氣息下產生,於是整個社會非常重視技術人才培育,甚至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尤其是科學界,科學界中常常有已經發明完成的技術放了幾十年才有人懂得怎麼應用而創造出市場,LED技術就是一例。雖然1993年已經成功發展出穩定的LED生成技術,但是直到2003年才有商業應用的LED螢幕,進而代替掉傳統映像管。培育科學人在思考「應用」面與研發面同等重要,資訊科學界中甚至有「未踏人才與事業培育計畫」。由日本情報推進機構(IPA,類似台灣資策會)建立一個以應用開發為主且不用繳還的未踏基金,專門提供給23歲以下的年輕工程師申請。

首先,什麼叫做「未踏」?

意思就是「尚未開發(還沒有人踏過的土地)」的地方就稱為「未踏」。2002年以來總共培育出1,600人以上的資訊產業內容與軟體創造者,間接造就了現在日本科技新創的蓬勃發展。就以上面所述的「獨角獸」新創概念來看,排名第一的獨角獸就是以機器學習研發為主的 Preferred Networks (目前估值約 2,326 億日幣),二位創業家都是未踏事業基金培育出來的人才。或者是最近火紅,被譽為「天才」的落合陽一(年僅30歲,為媒體藝術家與筑波大學副教授)也都經由未踏事業開始個人事業的開端,並且用獨特的媒體表現與國際接軌。

排名第一的獨角獸是以機器學習研發為主的Preferred Networks,二位創業家崗野原大輔(左)與西川徹(右)。都是未踏事業基金培育出來的人才。(Preferred Networks)

擺脫自我繁殖的Galapagos 日本過去曾經有折疊式手機的輝煌歷史,不幸的在iPhone進軍的隔年變成了現代遺跡,被稱為完全自我演進的「加拉帕戈(Galapagos)創新」,而日本新創公司也有一樣的擔憂。新武士道所建立起來的「精準」傳統在面臨國際化風潮的時候,要如何建立起「精準」與「合理」的二刀流經營法,就是對於這些創業家的挑戰。首先使用者會因為企業的某個服務達成目的,進而支付相對的費用,找到利基的企業成功之後,投資在社會創新的各種領域,例如科技與能源等等未來產業,然後再給使用者最合理的服務,如此不斷循環創造利益的生存之道。

這些科技創業家並不像過去創業家成功之後就以上面的團體組織戰經營日本市場,相反的他們並不執著於技術,也在初期就積極進入國際市場。從他們身上,我們可以看到並非傳統的閉門造車,朝向積極的建立起國際網絡共存共榮,並且讓自有平台走向開放平台的願景,都讓這個百年創新大國有了新方向。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