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Lin bay 好油》穿西裝改西裝的果菜市場改建,能符合現代農產運銷需求?

批發市場需要政府出面協助做系統性的規劃跟整合,亞洲各國皆循此模式,在物流的提升與快速發展下,這些批發市場真的有必要繼續留在台北市或新北市嗎?政府為何不能以全盤性的考量規劃一個整合型的物流園區呢?

Lin bay 好油

北農總經理吳音寧在7月31日赴台北市議會的財建委員會欲進行工作報告,但最後卻在議員決議下離席,吳音寧想必是鬆了一口氣,也樂得笑著離場,而離開議會時,吳音寧接受媒體訪問表示:不該在她一個人身上打轉,還是希望能回歸農產運銷的本質問題。

關於批發市場與農產運銷這個議題,過去從來沒有那麼被社會關注過,但在韓國瑜與吳音寧兩人先後的努力下,讓北農從一家只有從事農業及農產運銷人士才知道的公司,攻佔全國媒體版面,一砲而紅,同時也讓吳音寧被冠上「高薪實習生」的外號,成為媒體、名嘴揶揄的對象。

過去北農的重要性只在農業領域,從來不是市政關心的焦點,為什麼突然北農一夕之間變得那麼重要?大概與從140億可能追加到200億預算的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有關,這個改建案或許就是導致北農問題如此複雜化的主因,同時,改建的大餅也讓民進黨轉向選擇和一般民眾最愛稱為「菜蟲」的承銷商合作,擊敗掌握四大生產運銷團體(農會、農聯社、國聯社、青果社)之中的農會和農聯社的張家,取得北農的經營權,也因為這樣的合作讓只有20.19%股權的農產運銷商拿下北農三席常務董事及六席董事,成為董事會中的最大贏家。

吳音寧鬆了一口氣,也樂得笑著離場。(本報資料照)

穿西裝改西裝的原地重建如何能符合時代的需求?

蔡英文總統在2015年底前往日本參訪時,特地前往東京最大的果菜市場-大田果菜市場。在參訪結束後,告訴媒體她對於這個二十多年前就蓋好的市場印象深刻,執政後將會由政府出面做系統性的規劃跟整合,替農民找好市場跟通路。

的確,批發市場需要整合,如同大田果菜市場整合了東京四個批發市場,形成的新市場,藉由舊市場的整合,硬體與軟體更符合現代物流及銷售系統需要的形式,過去是這種模式,未來也應該要循整合的方向前進。可惜,當蔡總統還是候選人時,承諾未來政府會做系統性的規劃跟整合,但經過了三年卻是一張白卷,地方各自為政,甚至出現中央跟地方互鬥的戲碼,規劃與整合又在哪?

大潤發的創始人黃明端離職時說了句非常經典的名言:「我擊敗了所有的對手,卻輸給了時代的潮流。」 他的話證明了影響銷售模式最深的還是物流,農產運銷的發展也受到物流極深的影響,如同宅配物流提供高價鮮果新的銷售模式,讓生鮮蔬果電商興起,也讓一般鮮果農民開啟了另一個銷售宅配銷售途徑。農產運銷也必須隨著物流的改變而改變,過去批發市場都在城市的外圍,但隨著城市漸漸的擴張及消費需求不斷的成長,尤其在亞洲這種以批發市場為主的農產運銷系統,批發市場的空間及容量不敷使用幾乎是必然。因此,過了一定的年限後,批發市場就必須重新規劃並進行整合。

除了物流的因素之外,食品安全及公衛這兩個因素也必須納入市場改建的考量,不過,目前台灣的市場改建仍處於硬體更新思維,未能更全盤性的思考如何才能在目前的農產運銷模式下,設計出符合現代物流、食品安全、公衛等多重因素的批發市場。而今年進行的第一果菜市場改建案,仍不脫穿西裝改西裝的原地重建方式,真的能符合現代農產運銷的需求嗎?我們已經從先進淪為落後,還要繼續落後30年嗎?

大田果菜市場整合了東京四個批發市場,形成的新市場,藉由舊市場的整合,硬體與軟體更符合現代物流及銷售系統需要的形式。(圖:作者提供)

果菜市場改建沿革

1985年9月,台北市第二果菜批發市場完工落成,當時號稱這是第一座「現代化」的農產品批發市場,只不過啟用沒多久就因地震導致結構壞損,只好重新改建,歷經18年,到了2003年才重新啟用,北農同時也把公司的行政中心遷到第二果菜批發市場內。俗稱濱江市場的第二果菜市場因規劃及定位不明,導致這個的農產品批發市場的供銷量反而不如第一果菜市場,只有第一果菜市場的三分之一左右,如果不是北農兼營第一果菜市場,單靠濱江公司是難以經營的,而這種情況就跟目前的新北果菜批發公司一樣。板橋批發市場也是一個號稱「現代化」的新市場,卻虧損連連,需要三重果菜市場的獲利才能支撐。

農產運銷不只有蔬果的部分,也包含家禽與肉品,而這些三四十年沒有任何改變的肉品批發市場,真能符合目前民眾對於食品安全及公共衛生的要求嗎?批發市場需要政府出面協助做系統性的規劃跟整合,亞洲各國皆循此模式,在物流的提升與快速發展下,這些批發市場真的有必要繼續留在台北市或新北市嗎?政府為何不能以全盤性的考量規劃一個整合型的物流園區呢?

大田市場:35年前規劃出40年後的需求

以大田市場為例,大田總面積約40.19公頃,其中蔬果、水產部門面積約占34.63公頃,花卉部門約占5.56公頃,再把附近昭和島、京濱島、平和島等相關的物流中心加進去,就形成一個350公頃的整合性物流園區。而在交通方面,南接羽田國際機場,東接東京港,北側是JR貨運基地,中間有首都高速灣岸線通過。儘管規劃大田市場是35年前的事情,但當初設計者的用心及前衛的觀念,讓大田市場光是蔬果部分就能維持一天3,700噸以上的交易量。

俗稱濱江市場的第二果菜市場因規劃及定位不明,導致這個的農產品批發市場的供銷量反而不如第一果菜市場,只有第一果菜市場的三分之一左右。(本報資料照)

目前台灣需要的是一個結合花卉、蔬果、肉品、水產及物流廠商的綜合型物流園區,週邊需要有動線順暢的交通加上海空配合的現代化園區,穿西裝改西裝的原地重建模式,無法改善市場缺乏腹地的問題,而沒有腹地,周邊的廠商就難以提升,當然只能維持行口的規模。

過去在農產品流通上從來就不重視運輸的保鮮溫度及批發市場的環境,導致蔬果的耗損率高,現在農委會才開始喊冷鏈物流,卻只搞了三個小規模的物流場,請問這是哪門子提升?日本在35年前就能預估未來40年的需求並做出規劃,為什麼我們現在做不出一個可以整合北北桃竹的規劃案呢?

在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之中,完全沒有相關的規劃,不管是地方或中央政府,都沒有人想到這一塊,在一個周圍腹地寬闊,有高速公路經過,又靠近雙北消費地的區域,以現代化的批發市場為核心成立一個綜合型物流園區,這對於農產運銷的才是最有效的提升與最直接的幫助。產地需要一個物流園區,消費地同樣需要這樣的物流園區,不只北農與新北,包括西螺果菜市場也是。政府若有遠見,就應規劃並整合這些市場,同時修正相關法令,讓地方跟中央能合作整合,而不是與跟地方互鬥。

過去批發市場的成立,引領那個時代的農產運銷現代化,現在批發市場的規劃與整合,同樣也引領著未來農產運銷的升級,改革不是靠耍嘴皮子做一堆圖表就能啟動,需要有遠見的執政者及有執行力的官員。

政府能看到這一塊嗎?還是繼續放任地方各自為政,等產銷失衡的時候再來發錢就好?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