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神奇海獅先生》【波希戰爭二】默默無名的草原女王殺死了世界之王,還將他的頭割下、浸在裝滿血的皮袋中

「嗜血無饜的居魯士啊......把我的兒子還給我、把你的軍隊原封不動的帶離我的國家,如果你拒絕,那麼我將以神聖的太陽起誓,帶給連你這樣的嗜血者都喝不完的血!」托米麗絲女王言出必行,於是居魯士就這樣無限暢飲了自己的鮮血。

神奇海獅先生

續上篇

(維基共享)

「當外國人入侵時,即使侵略者懷抱善意,人們仍會加以抵抗。」

                                           -威廉・波爾克,《伊朗》

世界之王:居魯士。

不知道為什麼,雖然這句話聽起來是一件非常顯而易見的事情,但是在整個世界歷史裡,能參透的統治者卻少之又少-即使是居魯士也不例外。其實以當時的標準來說,波斯帝國的建立者居魯士真的已經算是很寬厚的了。在征服的領地上,他並未屠殺當地居民、也沒有壓制地方信仰。在征服巴比倫以後,他下令釋放了先前因為「巴比倫之囚」而全被俘虜的猶太人,甚至允他們重建聖殿。因為感激居魯士,猶太人甚至給居魯士冠上「彌賽亞」(救世主)的稱號。居魯士的名聲甚至連讓歐洲人都讚嘆不已,比如說希臘歷史學家色諾芬認為:居魯士是君主制度的理想典型。但即使是面對這樣的君主,當對方逼近時,人們仍然是會起而反抗的。

西元前530年,當波斯的軍隊以壓倒性的優勢,排山倒海的進入中亞草原民族馬薩格泰的領地之內,就是面臨這樣的情況。

不過居魯士倒是沒有打算要跟草原民族正面決戰,反而是設了一個從現在角度來看有點瞎,但非常有用的陷阱:他的一個大臣聽說馬薩格泰人沒吃過什麼好東西,所以建議他設立一座空城,裡面只留下最弱的部隊駐守。......還有大量的美食。

等到晚上,馬薩格泰的王子果然率領著全國將近1/3的軍隊偷襲軍營。偷襲成果非常順利,等到馬薩格泰軍隊衝進軍營的時候,眼前的景象讓他們全都傻了眼:

瑪薩格泰人沒有留下太多紀錄,以上為想像圖。(by Angus McBride)

眼前一點戰爭的樣子也沒有,反而是一望無際的盛宴!

大量的羊肉在鍋子裡冒著蒸氣,還有各式各樣草原民族沒看過的珍饈美饌。看到這樣的情況,馬薩格泰人便放鬆了戒備,開始坐下來開懷大嚼著羊肉。而當他們渴了之後,就抓起周圍唯一的一種飲料:葡萄酒。

草原民族的主要飲料只有乳製品,從來沒喝過葡萄酒的他們,當然也不知道這東西強大的後座力,最後成千上萬的草原勇士竟然就直接醉倒在波斯的營區裡。而這時候居魯士的大部隊才終於出動,把馬薩格泰的士兵一網打盡。而其中最有價值的,則是這支軍隊的首領:女王托米麗絲的兒子。

在得知自己的兒子被俘之後,瑪薩格泰的女王托米麗絲幾乎發狂,派了一名使者這樣威脅著居魯士:

「嗜血無饜的居魯士啊......把我的兒子還給我、把你的軍隊原封不動的帶離我的國家,如果你拒絕,那麼我將以神聖的太陽起誓,帶給連你這樣的嗜血者都喝不完的血!」

居魯士無聲聽完女王的信息。這時候的波斯軍隊已兵臨城下,他根本不在意女王的威脅,而事實上,馬薩格泰的王子還可以是個很好的人質。靠著他,居魯士應該還可以兵不血刃地再次拿下一塊屬地。但是他萬萬沒想到,這時候意外發生了......

15世紀,草原女王托米麗絲想像圖。

早上,王子的酒終於醒了。當時才18歲的王子正是血氣最方剛的時候,當他知道自己不但中了波斯的陷阱、還折損了全國將近1/3的軍隊,雖然在外表仍是滿臉傲氣,但在居魯士試著表現友好、親手將把住他的繩索給解開時,內心的內疚終於把他整個壓垮。

當王子雙手獲得自由時,他便立刻向前撲身、從居魯士腰中抽出佩刀。居魯士都還沒反應過來,就看著王子在這電光石火的瞬間,用刀刃往自己脖子上用力一抹。

他的手沒有顫抖、沒有猶豫。血立刻噴濺了一地,立刻倒地死亡了。

消息傳到馬薩格泰。失去了兒子的女王徹底抓狂,把國內的全部軍隊糾集起來,準備和波斯正面決戰。

本來,以一個全亞洲最強大的國家實力來輾壓一個中亞遊牧民族,照道理來說應該不是一件太困難的事情才對。居魯士原本也是這麼想的,但是瑪薩格泰是屬於西徐亞部落的一支。西徐亞人,正是世界上最剽悍的民族。

根據「歷史之父」希羅多德的說法,居魯士在接下來遇見了他一生中最慘烈的一場仗。失去王子的馬薩格泰人瘋狂進攻。一輩子戎馬生涯的居魯士萬萬沒有想到,他攻佔了小亞細亞最有錢的國家呂底亞、用駱駝兵大敗兇悍的呂底亞騎兵、攻佔了中東的古老帝國巴比倫。

他是「世界之王,偉大之王,力量之王」 而到最後,這遙遠的中亞草原竟然是他的最後之所!

「讓你飽飲鮮血」在殺死居魯士後,女王將世界之王的頭浸入鮮血中。(Mattia Preti,17世紀)

遊牧民族跟波斯兩邊箭雨如飛,在箭全部射完之後,兩邊的人便拿起刀劍近身決鬥。倒在居魯士身邊的士兵越來越多,最忠心的兩名腓尼基侍衛被箭雨射成刺蝟,許多人甚至是被敵人活活咬死的。

而到最後居魯士也死了,有個說法是被對方女王托米麗絲扔出的長矛給刺穿的。他看到托米麗絲朝著自己跑來,他好像看到自己已然去世的妻子。

女王下令把居魯士的頭割了下來,裝在一隻裝滿血的皮囊中。根據希羅多德,女王對居魯士的屍首喃喃自語著:

「你把我兒子擄走,戰敗的其實是我......但如今,我還是想實現我過去用來威嚇你的話,所以把你的頭用血泡起來,讓你飽飲鮮血。」

這場戰爭,改變了兩個國家。

原本默默無聞的女王殺死了世界之王,注定名留史冊;而波斯停止了對中亞草原的攻伐,這個巨大的戰爭機器開始將目光轉向南邊的埃及,因為居魯士的繼位者在小時候便說:

「等我長大成人之後,我會把整個埃及攪翻的。」

但是,波斯要征服埃及卻不是這麼簡單的一件事。因為兩國之間有一道狹長的敘利亞沙漠,在當時需要走整整90天才能越過。

波斯要如何征服這個文明古國? (待續)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