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政治的日常》「男兒本願」:獅子宰相濱口雄幸

不景氣和裁軍,造成了日本政治很大的轉變。大正以來左派、自由派雖然受到壓制,但基本上是成長的。此時卻面臨了法西斯的挑戰。這些右翼極端份子認為,日本會這麼亂,經濟被不景氣衝擊、國家失去榮譽、社會陷入混亂,就是因為太自由了。

李拓梓

田中義一因為失去天皇信任請辭之後,元老西園寺公望推舉了在野黨的領袖濱口雄幸出馬組閣。濱口雄幸是土佐出身的武士家庭子弟。爸媽本來以為會生女孩,決定取名「於幸」,結果卻生了男孩,所以就在幸前面加上了雄,改叫雄幸。雄幸生來就繼承土佐人的愛酒豪特質,不過他很不愛講話,個性又固執,少年時應該也是個難搞的小孩。

濱口從東京帝大畢業之後,進入大藏省服務,做事非常非常認真,可以說是拚命三郎,因此官運還不錯。長期以來,他政治上都站在反政友會的自由派這邊,當過大隈重信的大藏省次官,還有加藤高明、若槻禮次郎內閣的大藏大臣,後來接下了「立憲民政黨」的總裁。

「健全財政,世界協調」是他最重要的理念,也是西園寺推薦他組閣的原因。 濱口甫一上台,面對的就是財政的黑洞。他找來老友井上準之助幫忙,要推動金解禁制度,讓日本回到全球金本位制度當中。他跟井上說,現在日本是非常時期,接任這個位子就得全力以赴,搏命改革。井上在財政界也算是身經百戰,當年關東大地震後的財政重整,擔當大任的人就是他。

田中義一請辭後,由在野黨的領袖濱口雄幸出馬組閣。(維基共享)

不幸的是,濱口跟井上這次的工作更加困難。一九二九年,華爾街發生了金融風暴,隨之而來的是世界經濟大恐慌,市場發生大蕭條,衰退的出口、暴跌的日圓價格、大量的失業人口,讓濱口跟井上一個頭五個大。

尤其在農村地帶,失業造成了大量返鄉人潮,而農產價格的低落,又讓這這些離開都市的人,連在鄉村生活也無以為繼。許多農家婦女只好賣身為妓,支應一家人的生活。

不過戮力從公的濱口和井上,還是全力投入經濟景氣的復甦,尤其是濱口雄幸,他不僅巡迴全國精神講話、接受專訪,成為第一個直接面對公眾的首相外,政策上以共體時艱為名,強力推動撙節支出,年度總預算削減百分之五,官員薪資削減百分之一,也都獲得國民的大歡迎。

一九三零年的眾議院大選中,濱口領導的「立憲民政黨」大獲全勝,領先第二名的政友會九十九個席次,濱口內閣在政治上度過了經濟危機。

不過削減支出,官員減俸這些做法,雖然會得到民眾歡迎,卻引起當時崛起中,越來越不受控的軍方的反對。尤其濱口重新啟用了被田中義一批評軟弱,一向主張協調、談判,對中國態度比較溫和的幣原喜重郎為外相,回到「協調外交」的老路,也引來軍方、右翼人士對濱口內閣很大的不滿。

濱口跟軍方的衝突點,發生在一九三零年的「倫敦條約」,當時擔任全權大使,被派往倫敦開會的,是濱口的好友若槻禮次郎。若槻認為自己已經跟海軍大臣財部彪談好,因為世界經濟大恐慌的關係,各國都想撙節軍費支出,因此只要倫敦會議談判結果不要太離譜太欺負人,就勉強接受各國對海軍艦隊噸數的比例分配,算是對國內、外都有個交代。

濱口雄幸內閣。(維基共享)

結果海軍顯然不接受,甚至一分為二。海軍大臣財部彪是海軍元老山本權兵衛的女婿,以他為首的海軍軍政部門對簽約持正面態度。但負責打仗的軍令部門,卻抵死不從,軍令部長加藤寬治大將甚至晉見天皇,要求天皇出面當不合理的裁軍的公道伯。天皇當然覺得很錯愕,就在加藤晉見之前,內閣總理大臣濱口雄幸才說軍縮已經得到包括海軍同意,結果海軍居然有兩種意見。

在野黨這時逮到機會,強烈的攻擊濱口首相的做法是「統帥權干犯」,直指軍隊的指揮是天皇的統帥權,輪不到首相來干涉。雖然事後在野黨也承認這些說法都只是為了板倒濱口內閣的說詞,但是因為他們的攻擊,在市街上「統帥權干犯」已經變成流行語。海軍的老臣像是東鄉平八郎、岡田啟介等人,這時也都紛紛站在反對條約這邊,東鄉還批評財部去談判帶著夫人是「打仗帶女人」,也引起輿論一陣風波。

天皇和宮內大臣牧野伸顯等人,看起來是比較支持條約派這方,也因此倫敦條約終於簽署。不過由於海軍大老們的意見是要財部出來負責,因此事後被認為是海軍「明智派」的財部一派人馬人紛紛辭職。據說後來在珍珠港偷襲當中威震四方的山本五十六也興起辭意,是因為友人力勸才決定留在軍隊當中。不過這起「統帥權干犯」事件,確實讓日本海軍的組成從勢力均衡,變成強硬派主導。

海軍大臣財部彪是海軍元老山本權兵衛的女婿。以他為首的海軍軍政部門對簽約持正面態度。但負責打仗的軍令部門,卻抵死不從。(維基共享)

不景氣和裁軍,造成了日本政治很大的轉變。大正以來左派、自由派雖然受到壓制,但基本上是成長的。此時卻面臨了法西斯的挑戰。這些右翼極端份子認為,日本會這麼亂,經濟被不景氣衝擊、國家失去榮譽、社會陷入混亂,就是因為太自由了。他們認為現在的世界局勢非常險峻,白人、西方帝國主義者正想盡辦法要把黑手伸入遠東,日本再不振作,再繼續陷入政黨惡鬥的邏輯當中,必然會被西方消滅。

法西斯主義者開始結社,尤其透過軍隊的系統,結成了「櫻會」等等右翼組織。他們把日本沈淪的罪魁禍首,指向陷在經濟恐慌、軍心浮動危機中的濱口雄幸身上。一九三零年十一月十四日,一位叫做佐鄉屋留雄的年輕人趁著濱口要在東京車站搭當時剛剛開通的東海道「燕子」特急列車前,以三公尺的近距離向濱口開槍,濱口身受重傷,送醫治療。

受傷的濱口仍然掛心政情,在醫院辦公,每次有人去看他,他都說自己戮力從公,被刺殺是「男兒本願」,他有勇氣承擔。問題是他的身體看起來並沒有辦法承擔,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傷口發生了感染。好不容易稍稍復原,濱口覺得代理首相幣原喜重郎應該撐不住議會的強力攻擊,決定親上火線,不過不久就再次倒下。他只好找來好友若槻禮次郎,跟他說自己不行了,希望若槻出來承擔組閣的責任,不久之後濱口就撒手人寰了。

濱口死後不久,他的好朋友井上準之助也在一九三二年的選舉活動中,遭到右翼組織「血盟團」成員小沼正的刺殺,死於非命。這一對就任時視死如歸的好友,最後還真的都死於非命。

井上準之助也在一九三二年的選舉活動中,遭到右翼組織「血盟團」成員小沼正的刺殺,死於非命。(圖:網路)

其實,像佐鄉屋留雄、小沼正這樣的年輕人,昭和初期特別的多,尤其在軍隊裡面,法西斯力量蔓延的特別快素。濱口雄幸被刺,也預告著日本的政治即將發生巨大的轉變,首先是恐怖行動開始了,所有不同意者可以斬殺的「天誅」氣氛再次復興起來,讓之後好幾年的政治人物陷入人人自危的氣氛。再者是軍方越來越不受控制,從關東軍自行其是炸死張作霖,一直到海軍為了倫敦條約而分裂,都意味著軍隊的力量在右翼崛起的氣氛中佔了很重要的角色,也將日本一步一步帶往戰爭之路。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