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專欄

時空偵探的歷史行腳》歷經多次改建的台北郵局,為何會被市府譽為「西區最大鑽石」?

要追溯台北郵局的建造緣由,我們得從1895年日軍武力接收台灣開始談起。眾所周知,在網際網路尚未發明的一百多年以前,是以郵件和電信作為傳遞消息的主要媒介。

◎宋彥陞(時空偵探)

最近幾年,台北市政府積極整頓國定古蹟北門周邊的路型和天際線,試圖將北門打造成不輸給巴黎凱旋門的首都國門。如果您已經造訪過去年夏天完工啟用的北門廣場,相信您對北門後方的另一棟古蹟台北郵局一定不會陌生。說到外型典雅的台北郵局,大家或許會想到存錢提款、寄送郵件等郵政服務。

不過,您是否知道現在的台北郵局其實並非竣工當時的原本樣貌,目前更是市府規劃公辦都更的重點區域之一呢?接下來,就讓筆者為各位朋友娓娓道來吧!

落成於1930年的台北郵局,與台北城北門、總督府鐵道部皆是台北西區相當著名的古蹟建築。(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要追溯台北郵局的建造緣由,我們得從1895年日軍武力接收台灣開始談起。眾所周知,在網際網路尚未發明的一百多年以前,是以郵件和電信作為傳遞消息的主要媒介。

甲午戰爭前夕,日本政府為了確保戰場前線能夠迅速收發郵件,因而數次頒布軍事郵政相關規定。一待戰事爆發,連戰皆捷的日軍不僅趁勢攻占澎湖群島,更在媽宮(即馬公)設置「混第一野戰郵便局」,是為日治時期郵政事業的先聲。

其後,日本政府眼見台灣紳民表態抗拒《馬關條約》的割地要求,隨即派兵武力接管台灣主權。1895年7月,日軍才剛控制台北城不久,便在基隆和台北分別成立第一與第二野戰郵便局(註1)。值得注意的是,坐落城內的第二野戰郵便局並非位於台北郵局現址,而是以北門街(即博愛路北段)南側、鄰近總督府(註2)的兩層木造民宅充當辦公廳舍。

根據總督府技師栗山俊一的說法,台北郵便局最初使用北門街上、靠近西門街
的兩層木造民房,筆者推測可能位於總督府東側一帶。(圖片來源:《台北大稻
埕艋舺平面圖》。藍、紅字部分為作者標註。)

日治初期的野戰郵便局一景。(圖片來源:《台灣寫真帖》)

隨著日軍漸次弭平各地反抗勢力,總督府於翌年宣布廢除「野戰郵便」制度,改以隸屬民政局的「郵政電信局」取代陸軍局管轄的野戰郵便局。受此影響,第二野戰郵便局連帶改名為「台北郵便電信局」,並在郵政業務之外兼營電信事務。

考量到現有建築空間不足以同時容納郵政與電信部門,主事者便選在靠近台北停車場(即台北火車站)、位於北門南側的空曠地帶動工營建新的郵便電信局。1898年3月,花費9萬日圓的第二代台北郵便電信局宣告竣工。基於台灣民眾對郵政服務還不甚熟悉,日本政府非但開放民眾自由參觀剛落成的郵便電信局,更指派擅長台語的翻譯人員現場解說,希望藉此達到教育和宣傳的雙重效果。

由於原有空間不敷使用,主事者遂選定北門南側的空曠地帶營建新的郵便電信局。(圖片來源:《台北市區改正圖》。藍字部分為作者標註。)

以磚頭和土塊打造而成的台北郵便電信局,是日治初期的台北知名地標。(圖片來源:《太陽》)

遺憾的是,這棟華麗美觀的郵便局建築只存在了十餘年的短暫時間,便因為1913年發生火災意外而嚴重毀損。

有鑑於台北郵便局(註3)是全台灣最重要的郵政與電信機關,總督府一面原址重建木造臨時廳舍以處理郵電業務,一面預計配合都市計畫擇地另建新局。但是,受限於經費和土地遲遲無法到位,最後只能拆除臨時廳舍北側(即台北郵局現址)官舍,就地建造新一代的郵便局廳舍。

在總督官房營繕課的設計規劃下,新廳舍入口面向西北方的北門圓環,建有氣派大方的立面和五連圓拱廊,並以褐色面磚和洗石子裝飾牆面。1930年4月,工費高達56萬日圓、以鋼筋混凝土打造的三層郵便局建築總算順利告竣,頓時變成舊城區西北角最為宏偉顯眼的重要地標。

台北郵便局新廳舍即為現在的台北郵局,曾與臨時廳舍南北相鄰。(圖片來源:《台灣建築會誌》)

台北郵便局新廳舍為三層樓建築,並於入口處建有氣派的五連圓拱廊。(圖片來源:《台灣建築會誌》)

1945年10月,伴隨著國民政府接收台灣統治權,台北郵便局也就此迎來更名改建的動盪命運。

改朝換代後,政府不僅用中式的「郵局」名稱取代日式的「郵便局」舊名,另外成立「電信局」接管郵局的電信業務;到了1960年代,主管機關又以台北郵局業務繁忙、現有空間不足為由,將原有的三層建築增建第四層(註4),並拆除正面的五連圓拱廊以便郵務車進出收件。

即便台北郵局在20世紀末被內政部指定為三級古蹟,郵局建築前方非但設置了電線杆、地下道出口等諸多遮蔽物,外牆面磚更是不時鬆脫剝落,與日治時期的壯麗形象實是相去甚遠。更尷尬的是,由於該類面磚取得不易,外牆的修復工作一直延宕到2006年才得以進行,並在歷時七年之後正式宣告完工。

國民政府來台後,台北郵局先後歷經多次改建,與日治時期的建築原貌已有明顯的差異。(圖片來源:作者拍攝)

近年來,台北市政府為了活化相對老舊的台北西區,開始在台北車站往西延伸至淡水河畔的狹長區域推動「西區門戶計畫」。

此時,位於西區黃金地段、擁有基地4000坪的台北郵局被市府譽為「西區最大鑽石」,希望以公辦都更方式和中華郵政共同開發,仿效日本將東京中央郵便局改建為「日本郵政塔」(JPタワー)的作法,在台北郵局後方空地分別興建樓高50層及30層的「中華郵政塔」。

日本郵政塔位於東京車站南側,是保留東京中央郵便局部分廳舍所改建而成的超高層商辦大樓。(圖片來源:維基共享)

然而,市府一拋出公辦都更的改建構想,學者專家便紛紛提醒新版《文資法》可能會成為台北郵局都更案的一大變數。目前,這件案子已於去年通過台北市都委會審議,現在正由內政部都委會接手審查。

除了想營建極具商業價值的中華郵政塔之外,市政府還著手處理郵局前方的機車停放問題、拆除使用率過低的地下道出口,逐步恢復台北郵局昔日的乾淨門面。根據林欽榮副市長的說法,市府未來還會重建郵局入口處的五連圓拱廊,且讓我們一同拭目以待。

註1:因應台灣本島郵政人力吃緊,澎湖的混第一野戰郵便局隨即予以裁撤,並於日後重新成立第十六野戰郵便局。

註2:日治初期曾以清代的欽差行台(位於台北市中山堂一帶)作為總督府廳舍,直到1919年才搬入現在的總統府建築。

註3:1907年,總督府將台灣的郵便電信局統一改稱為「郵便局」,繼續兼管電信業務。

註4:事實上,台北郵局的右翼尾端甚至還加蓋了第五層樓。端賴該處和其他樓層使用相同的窗型與面磚,乍看之下並不會過於突兀。

參考資料

1.栗山俊一,〈臺北郵便局の落成に當り其の過去を省みて〉,《台灣建築會誌》第2輯第4號,1930年8月。

2. 劉子鳳,〈受傷的古蹟 台北郵局外牆丁掛嚴重剝蝕〉,《聯合晚報》,1993年9月11日10版。

3. 黃得峰,〈日據初期郵政發展概況〉,《臺灣文獻》第50卷第2期,1999年6月。

4. 漢光建築師事務所研究調查,《第三級古蹟台北郵局調查研究與修復計畫》,台北市:中華郵政股份有限公司台北郵局,2005。

5. 陳郁欣,〈日治時期台灣郵政的初建──「野戰郵便」〉,《台灣學研究》第6期,2008年12月。

6. 林滿紅主編,《從總督府到總統府:建築的故事》,台北縣:國史館,2009。

7. 〈三級古蹟台北郵局七彩霓虹燈 挨批「活像酒家」〉,《自由時報電子報》,2014年12月3日,瀏覽時間:2018年7月30日。

8. 〈台北郵局整修完成 林洲民讚「西區最大鑽石」〉,《自由時報電子報》,2015年1月18日,瀏覽時間:2018年7月30日。

9. 〈還瘋歪腰郵筒? 文史工作者籲復原台北郵局拱廊〉,《自由時報電子報》,2015年8月19日,瀏覽時間:2018年7月30日。

10. 楊文琪,〈北門郵局變身 將砸270億都更〉,《經濟日報》,2016年8月25日A6版。

11. 陳燕珩,〈新版文資法上路 北門郵局蓋雙塔恐碰釘〉,《中國時報》,2016年8月27日B2版。

12. 盧穎,《日治時期台灣普通郵便局之建築研究》,台北市:國立台灣科技大學建築系碩士論文,2016。

13. 鍾泓良,〈市府砲打中央 北門郵局都計闖出北市都委會〉,《自由時報電子報》,2017年5月11日,瀏覽時間:2018年7月31日。

14. 鍾泓良,〈忠孝西路路型調整 6月全部完工〉,《自由時報電子報》,2017年5月21日,瀏覽時間:2018年7月31日。

15. 〈北門重現 柯:盼成台北新國門、新地標〉,《自由時報電子報》,2017年8月3日,瀏覽時間:2018年7月21日。

16. 「西區門戶計畫」官方網站,瀏覽時間:2018年7月30日。

17. 「JPタワー / JP TOWER」官方網站,瀏覽時間:2018年7月31日。

新聞送上來! 快加入APP、LINE好友

iOS

Android

APP下載

LINE好友

快加入!新聞送上來!

iOS

Android

LINE加入好友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