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自由時報APP
看新聞又抽獎

立即下載
媒體

恐懼鳥》天生殺人狂?兒童/青年殺人與基因有關?(一)

每一個學說,都會有人贊成或反對,很難達到100%的共識。戰士基因MAO-A是否誘發暴力傾向的一個重要因素,我們暫且未有一個非常肯定的結論。但無可否認的一點,一個人的性格、喜好、價值觀、思想行為模式等等,在青少年之前,已經成形。

Gor Gor 歌歌

關於兒童/青年犯罪的原因和心理因素,實在還有很多可以探討的空間。所以,犯罪鳥歌繼續用真實個案與大家討論一下。

烏克蘭經典著名的3 guys 1 hammer (3個男生和一把鎚子)連環殺人案,3個19歲的男生在2007年6月25日至7月16日,短短的21天內瘋狂虐殺了21個人,即是平均每日殺一個人。在我閱讀連環殺手的個案這麼多年間,沒有見過任何比這個殺得更瘋。喜歡殺人的連環殺手不等於低智商,當中有些更是非常高智商的人。所以,他們大部份都會害怕被抓到、都會等待適當時機才捕殺獵物。然而,這三個男生,有兩個是主謀,一個名為 Igor Suprunyuk , 另一個叫Viktor Sayenko 餘下的一個是較下把的角色,名字是Alexander Hanzha 他們沉迷殺人的程度,已經去到不能自拔、喪心病狂的地步。

他們天生喜歡虐待、摧殘、殺害生命的變態心理已經一早根深蒂固的埋在骨子裏。在年幼時期,像大部分的連環殺手一樣,殘殺小動物是其中一種嗜好。他們更會與戰利品(即動物屍體)拍照,照片內盡是一臉得戚的模樣。到後來,虐殺小動物已經不能止住他們喜歡殺戮的心癮,所以他們便展開無間斷殺人的瘋狂大計。

(圖:網路)

有收看深夜網聚的朋友,對那段殘忍虐殺的影片應該非常深刻。該段影片的受害人是一個48歲患有癌症的男子,名叫Sergei Yatzenko,他駕駛摩托車外出後便告失蹤。他的屍體在四天後才被發現,經過四日的炎熱高溫,Sergei 被兇殘襲擊的傷痕仍然清晰可見。有熟悉俄羅斯語的人將影片的對話翻譯成英文,當中的對話更是令人極度心寒:(因為畫面比較混亂,所以很難分清誰是誰,只能以A B C標籤他們)

變態男A: 「等等,等等,你看他 (然後近鏡拍攝受害者血肉模糊的面貌)」
變態男B: 「什麼?還沒死?(他邊說邊拿着螺絲批向着受害者的腹部猛刺)」
「我已經挖開他的腸,但他的手臂還在動喔!」
變態男B: 「他今天真是他媽的倒楣!」然後邊說邊把螺絲批插向受害者的眼球。

在他們邊熱烈討論的同時,我可以聽到Sergei 發出微弱的、斷斷續續的「咕嚕咕嚕」的聲音。我分不清是Sergei 痛苦發出的聲音,還是傷口噴血,血液不停流動的聲音。

另一變態男說:「快些解決他!」
變態男B: 「什麼?我已經殺了他。」
變態男C (即拿着攝影機那位): 「我已經戳了他的眼球出來,但他還未死呀。」
另一變態男說:「快拿刀來!」
然後另一變態男手持鎚子,使勁地向着受害者的頭顱猛擊。

確保受害人死掉後,他們三個變態男走去洗手,把其中重要的凶器 - 鎚子,一併洗乾淨。

在沖洗的途中,他們三個就像踢完足球作賽後檢討那樣,滔滔不絕地討論剛才的殺人過程。「我插了枝螺絲批在他腦袋啊」另一變態男:「我從他的眼插入到鼻子裡,我不明白他為什麼仍生還,我感覺我碰到他的腦袋呢!」

「惻隱之心,人皆有之」似乎跟格林童話一樣,都是哄騙小孩世界是美好的,人性本善,諸如此類的假話。當我觀看整條虐殺影片時,我不禁代入受害人Sergei的角度,恨不得自己快點死去,越快越好。他所承受的驚恐和痛楚,只是幻想都足以令我雞皮疙瘩。當你知道受害人的背景,你不禁會問:「究竟一個人犯了什麼過錯,才會落得如斯悲慘的下場呢?」Sergei因患有喉癌,被逼在48歲就要提早退休。治療癌症的過程,令到他有一段長時間不能說話。Sergei因此非常不快,但他沒有閒下來,不停找尋不同種類的散工,在地盤工作、修理汽車、織籐籃等等。他已婚,有兩個兒子和一個孫兒,他還會照顧不良於行的母親。在他被殺的日子,他的聲音才剛剛開始恢復起來。

據資料所講,警方查閱這三個男生的電話及電腦檔案,除了發現多個令人發指的虐殺照片、影片檔案外,更找到他們出席受害者的喪禮照片。(雖然我對事件的真實性有所保留,因為當中有些照片顯示死者的面容是完好無缺,與他們虐殺受害人令到受害人血肉模糊的事實明顯不符)但他們在屍體旁邊豎起中指拍照,又翻轉死者的墓碑等等的行為,足以證明他們對生命的蔑視。

(圖:網路)

與其他惡名昭彰的連環殺手不同,兩名主犯的家庭背景蠻不錯。父母健在,屬於中產家庭,童年生活正常(沒有從報道中看到他們年幼被虐待的消息)。那麼,這三個男生一定是天生的變態殺人狂?又不一定。父母對兒童成長的過程,影響一定最深,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除了極端的精神虐待、肢體暴力、性侵等等,身為父母的言行舉止,道德價值觀,都會一一潛移默化影響着他們的子女。

在Igor 和 Viktor 被捕後,他們的父母一致認為他們的寶貝兒子是無辜的。Igor 的爸爸更認為Igor 是被屈打成招,他更繪聲繪影說,警察蒙着Igor的頭,逼他不停吸烟。Viktor 的父母更說他兒子只是代罪羔羊,真正兇手是其他親戚。更甚的是,他們認為第三犯人Alexander 刑罰太輕(判監九年),但他們的兒子刑罰過重,要判終身監禁,有欠公平。Igor 和 Viktor 的父母都認為法庭判決錯誤,一直提出上訴。

相片證據尚可解釋有機會作假,但長達40分鐘的殺人影片,沒有可能是假的吧?身為父母,竟然對自己兒子做出殘暴不仁的殺人行為,不加予譴責不特止,還處處維護,顛倒是非黑白,諉過於人,為了自身利益,不擇手段。有着如此道德價值觀的父母,你又怎能期望他們教出來的子女能有高尚的品格?

所以,我們錄影深夜網罪的時候,常戲言做父母需要考牌。你自己生個不肖子,對你不孝義是你自己自作孽。社會沒必要為你生下來的畜牲承擔惡果。廣東白話的「你死你事,唔好累街坊,害人害物」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當然,一個人成為殺人狂的原因有很多,父母的角色固然佔着重要的因素,但不會單單因為父母影響,還有很多其他原因,後天的環境因素,所受的教育,朋輩社交圈子等等。變成殺人狂的方程式,絕對不是1+1=2 那麼簡單直接。我們今次的題目主要關於天生殺人狂,那麼,我們就談談天生的原因吧。

天生的原因亦都可以包括很多因素,而其中一個備受爭議的是戰士基因MAO-A,MAO-A 只會出現在X染色體。有研究顯示,帶有戰士基因的人會較容易有暴力攻擊的行為。在2009年,佛羅里達州立大學做了研究,發現擁有戰士基因的男生,喜歡加入犯罪集團,並使用武器進行打鬥,其比例比沒有戰士基因的男生高出四倍。但同時間,亦有其他學者指出,戰士基因其實是一個誘發消極負面情緒的基因,跟暴力與否未必有直接關係。

天生的原因亦都可以包括很多因素,而其中一個備受爭議的是戰士基因MAO-A,MAO-A 只會出現在X染色體。情境示意圖,與本文無關。(圖擷自DailyMail)

神經生物學家 Jim Fallon, 因為他擁有跟很多著名連環殺手相似的大腦結構而聲名大噪。他對於戰士基因卻有另一番見解,他認為如果一個人本身帶有戰士基因,在他的成長過程中,特別是青春期或之前,長期見到或自己身處嚴重暴力的事件當中,(所指的暴力不是打一巴掌,而是帶有創傷性的)他便很有可能將戰士基因的特點發揮得淋漓盡致,這亦即是我們所講的連環殺手的特質。

儘管Jim Fallon 近年常被人詬病,指他利用自己「異於常人」的大腦來發表偉論發大財。但是,我個人比較認同他的論說。很簡單的一個例子,同一對父母所生的孩子,在同一個家庭環境下長大,性格都可迴然不同。同樣道理,就算兩個一樣擁有戰士基因的人,都不一定兩個都會有暴力攻擊傾向,還要取決於他們在成長期間所見過或遭遇過的其他事情。

每一個學說,都會有人贊成或反對,很難達到100%的共識。戰士基因MAO-A是否誘發暴力傾向的一個重要因素,我們暫且未有一個非常肯定的結論。但無可否認的一點,一個人的性格、喜好、價值觀、思想行為模式等等,在青少年之前,已經成形。我們不清楚Igor 和 Viktor 是否帶有戰士基因,但可以肯定的是,他們的父母一定要負上某部份的責任。

如果法例規定,兒童/青年犯法,父母都要一同被判罰,不知道那些父母還會苟且教導子女嗎?

本文經授權轉載自犯罪鳥歌 天生殺人狂?兒童/青年殺人與基因有關?

還想看更多新聞嗎?歡迎下載自由時報APP,現在看新聞還能抽獎,共7萬個中獎機會等著你:

iOS載點 https://goo.gl/Gc70RZ

Android載點 https://goo.gl/VJf3lv

活動辦法: http://draw.ltn.com.tw/slot_v8/

已經加好友了,謝謝
歡迎加入【自由評論網】
按個讚 心情好
已經按讚了,謝謝。